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112 林薰儿的邀请
    ,精彩小说免费!

    面对着全场的目光,郑鹏不慌不忙地说:“吩咐不敢,薰儿姑娘唱得太好了,好得让人拍案叫绝,这里有一两黄金请薰儿姑娘收下,就当是某的一点心意。”

    多少?

    一两黄金?

    坐在下面的郭子仪差点没笑出来。

    郭子仪想到眼前这个狂妄自大的家伙,会用钱吸引林薰儿,但万万没想到他只愿掏出一两黄金,一两黄金相当于十贯钱。

    一两黄金就想吸引林薰儿?简直就是做梦,要知道,有人出到300贯的高价,林薰儿都没动过心呢。

    要是刚刚掏十贯钱,勉强还能让龟奴唱一下,林薰儿说过不要赏钱,当着这么多人,赏个十贯钱还叫得这么大声,这家伙是从乡下进来的吧?

    想用一两黄金想拿自己这块价值不菲的玉佩?

    “这人谁啊,一两黄金也拿得出手?”

    “就是,当薰儿姑娘没见过钱吗?”

    “肯定是哪个小地方出来的,没见过世面。”

    “滚滚滚,哪来要饭的,拿一两黄金敢跑到春风楼装阔?”

    堂下爆发一阵嘲笑声,不少人指着郑鹏哈哈大笑,可郑鹏却是面不改色,一脸淡然地看着台上的林薰儿。

    好像笑的不是自己一样。

    林薰儿也有些好笑,可是从小就受到严格训练的她,很好掩饰自己的内心的情绪,有如公式化地对郑鹏淡然一笑:“这位公子,奴家说过,前面的赏钱足够厚,这支新曲是献给在座的诸位,感谢这么多客人捧场,所以,这钱薰儿不能收,无论如何,谢谢公子的美意。”

    一两黄金对林薰儿来说,还真没看在眼内,可这话她不能说出来,打算随便应付就走。

    就在林薰儿想再次转身离开时,郑鹏有些叹息地说:“自从某写了这首诗,传唱的人不少,可薰儿姑娘唱得最好、最扣人心弦,特地想表示一下,没别的意思,倒是让薰儿姑娘见笑了。”

    林薰儿的右脚都抬起了,听到郑鹏的话,脚中半空停滞了一下,很快放回原地,有些吃惊地转身,神色带些惊讶地说:“公子,你是...贵乡的郑鹏郑公子?”

    什么,这个人是这首诗的作者,最近名气大涨的郑鹏?

    原来有些喧嚷的大厅,一下子静了不少,众人都看着郑鹏,眼里疑惑中带着吃惊,而坐在郑鹏旁边的郭子仪更是惊讶得嘴巴张大得可以塞进一个鹅蛋,心里暗暗有种不妙的感觉。

    “大丈夫行不改名,坐不改姓,某正是贵乡郑鹏。”郑鹏一脸从容地说。

    “他说的没错,他就是贵乡郑鹏”人群中有人站起来大声说:“某在兰亭会见过郑公子,亲眼目睹他作出这首千古绝句。”

    说话的是一个相貌有些普通的少年,说完后,向郑鹏行了行礼:“飞腾兄,某是黄程远,兰亭一别快半年了,没想到在这里看到你。”

    兰亭那么多人,郑鹏前半程只顾着低头吃东西,后面被众人围着,哪里认得几个人,听到黄程远说这些,可自己脑里没什么印象。

    “真是巧了,程远兄,想不到在京城见到你,缘分啊。”郑鹏顺着他的话说。

    这时候总不能说记不起吧。

    郑鹏和黄程远的对话没什么“营养”,但是陈述了一个事实:郑鹏就是月上柳梢头,人约黄昏后的作者,最近声名雀起的魏州大才子。

    林薰儿确认郑鹏的身份后,那张脸上的清高、淡泊的脸没了,取而代之就是脸色有此泛红,眼里也有了异样的光采,只见她深深地看了郑鹏一眼,然后抱琴对郑鹏行了一礼:“原来是郑公子光临,奴家有失远迎,还请公子恕罪。”

    “不敢,某只是一个小人物,不敢劳薰儿姑娘大驾。”

    “郑公子这是取笑奴家了。”林薰儿二话不说,郑鹏又是一个礼。

    第一眼看郑鹏时,只觉得这人长得普通,想得简单,做得随性,要不是维护自己的形象,早就转身就走,可不知为什么,知道郑鹏是刚才那首诗的作者后,在“才华”光环的衬托下,林薰儿越看郑鹏就越顺眼。

    就是郑鹏当众打赏一两黄金的举动,前面觉得他有点不自量力,现在也看成是率性而为,真诚而不做作。

    林薰儿欣赏之余,不忘给一旁押场的老鸨使了个眼色。

    郑鹏还没有说话,一直在维持秩序的老鸨突然指着龟奴骂道:“不长眼的东西,没看到郑公子看赏吗,还楞着干嘛,郑公子的手举着不酸吗?”

    那龟奴楞了一下,很快回过神,扬手啪啪就自打了两把:“是小的没长眼,马上,马上去。”

    说完,拿着一个铺着红色绸布的托盘,恭恭敬敬地跑到郑鹏面前,一脸讨好地看着郑鹏,当一张薄薄的金叶子放在托盘上时,龟奴的手都不由抖了一下,好像不堪其重一样。

    龟奴扯开喉咙,大声唱道:“贵乡郑鹏公子,赏林薰儿姑娘黄金一两。”

    一两黄金不算什么事,问题是这两黄金是郑鹏赏给林薰儿的,还说她唱的诗最好,最能体会原作者的心意。

    原作者都说是他听过传唱中,林薰儿是唱得最好的,也就是说,天下那么多人传唱这首诗,可只有春风楼的林薰儿唱得最正宗,这对林薰儿的名气进一步推高。

    林薰儿一来佩服郑鹏的才华,二来不肯放过扬名的机会。

    三百六十行,行行出状元,就是**,在娼妓云集的平康坊,竞争激烈到白热化,特别是四个顶尖的妓院,一直在暗中相互较劲,这也是老鸨配合林薰儿的原因。

    “谢郑公子厚赏”林薰儿对郑鹏嫣然一笑,满脸欢喜地表示感谢。

    台下好像响起一阵心碎的声音,包括坐在郑鹏旁边的郭子仪。

    平时对林薰儿百般追捧,钱物、胭脂水粉、各式绸缎没少送,价值低于十贯都不好送出手,可林薰儿从不跟他们假以颜色,那么多礼物也没见给谁笑过,可偏偏对郑鹏一笑再笑。

    “不用,不嫌薄就好了。”

    “郑公子”林薰儿突然柔声地说:“奴家准备了一些酒菜,让公子享用,一是感谢公子的厚赏,二是奴家总得觉得有些地方理解不够,席间正好向郑公子请教一下诗问题的,不知郑公子赏不赏面?”

    林薰儿的话音一落,现场响起一片哗然声,很多人难以置信地看着林薰儿,接着的有些羡慕地盯着郑鹏看,不知多少人的眼睛都红了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