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113 林薰儿的不甘
    ,精彩小说免费!

    当所有人都以为郑鹏会欢天喜地地答应时,没想到郑鹏面色平静地说:“抱歉,走的时候让人准备了卤肉,一会还要回去享用,就不叨扰薰儿姑娘了。”

    什么,回去吃卤肉?

    要是郭老头在这里,肯定又得对郑鹏腹诽,这个“要钱不要脸”的家伙,到哪里都不放弃找机会做宣传,可又不得不说,郑鹏做的广告很绝,像在兰亭会那一句广告,硬是把整个魏州的读书人都鼓动了,一夜之间,卤肉从被嫌弃变成抢手货,还有很多私塾长期订货。

    大厅那些不知情少年才俊,闻言差点没吐血:天啊,狠心拒绝色艺双绝美人儿的邀请,理由是回家吃卤肉?

    不是脑袋进了水吧?

    “这家伙是饿死鬼投胎吗?”

    “上辈子没吃过肉吗,要是有薰儿姑娘邀请的是某,别说卤肉,就是老子叫都不回。”

    “卤肉?这是什么东西?”

    “孤陋寡闻了吧,听说是魏州很有名的一种肉食,郑鹏在兰亭会上说过,他吃完卤肉脑子会特别灵光,对了,这位魏州才子不仅诗做得好,写的字也非常出色,前任叶祭酒说他的字,能开宗立派。”

    “叶祭酒说的?能得到此评价,这个郑鹏,肯定有他的过人之处。”

    众人你一言我一言,羡慕、吃惊、妨忌都有,不少人看郑鹏的目光都不同了。

    站在台上的林薰儿楞了一下,看着郑鹏转身坐下的身影,敬佩之余,眼里也闪过一丝不甘。

    在平康坊,自己天生丽质、才艺过人,是最红的花魁,平日不知多人有追捧、一掷千金,只为博自己一笑,可眼前这个郑鹏,自己都主动邀请他了,竟然当众拒绝了自己?

    让自己都骄傲的容颜,对这位才华横溢的才子没吸引力?

    一想到自己的吸引力不如一盘卤肉,骄傲的林薰儿就有一种强烈的、不甘心的感觉。

    有心想挽留也来不及,郑鹏已经坐回自己的位置,林薰儿心有不甘,可表面还是面露笑容地说:“郑公子还有事,奴家就不强留了,薰儿在这里,随时恭候郑公子的光临。”

    人群中又是响起一阵羡慕声,刚才是请教,现在可好,改成随时恭候了。

    郑鹏站起来,笑着拱拱手说:“一定,一定。”

    林薰儿有些不甘心地走了,她一走,大堂里的人慢慢也散了,喝酒的喝酒,寻欢的寻欢,只有郭子仪还在目瞪口呆,盯着郑鹏,好像不认识一样。

    郑鹏有些好笑,干咳一声:“子仪兄,你心仪的薰儿姑娘不在这里,看错地方了。”

    郭子仪这才从震惊中醒过来,只见他苦笑一下,有些不舍地看了看手中的玉佩,不过他很快就推了过来:“飞腾兄,某愿赌服输,这块玉佩是你的了。”

    郑鹏拿起来,看了看,在手心抛了一下,扭头看了脸色有些紧张的郭子仪一眼,开口说道:“子仪真是一诺千金,对了,某出门只带了一两黄金,刚才打赏了出去,也懒得让下人拿来,不知子仪兄能不能顺便帮我把帐结了?放心,只喝酒,还没选姑娘呢。”

    “没问题,你的帐某包了。”郭子仪大声说。

    郭子仪是个大方的人,对郑鹏也服,毕竟郑鹏能写出这么好的诗,不解风情是个问题,而郑鹏能坚守本心更了不起。

    郑鹏哈哈一笑,把玉佩一抛:“那行,这玉佩归你了。”

    郭子仪一急,马上把玉佩接住,然后有些不相地说:“归我?”

    这块玉佩价值超过百贯,更是郭子仪的心爱之物,郑鹏就这样随手抛出,摔坏了怎么办?

    奇怪,大厅舍不得坐前面,听歌不给赏钱,打赏给林薰儿,也只有一两黄金,这价值过百贯的玉佩,这么轻易还给自己?

    “飞腾兄,你今晚的花销某包了,就当是交个朋友,这玉佩是你的彩头,请收回。”郭子仪大度地说。

    虽说舍不得那块玉佩,可郭子仪拿得起、放得低。

    不占郑鹏这份便宜,要知郑鹏当时可是说双倍赔给自己。

    郑鹏吃惊地说:“子仪兄,你当某是朋友?”

    “就怕飞腾兄瞧不上某这种粗人。”

    “那就行了”郑鹏高兴地说:“那好,这玉佩就当给子仪兄的见面礼,收下就行,要是再客套就是虚伪了,要不然就是看不起我郑鹏。”

    打赌的时候,郑鹏心里也没多大把握,主要是不知林薰儿是什么性情,还没赌就作了输了的准备,反正输赢不重要,重要是和郭子仪拉上关系。

    输了就算当花一百多贯和未来的名将拉关系,无论如何都不会吃亏。

    郭子仪没想到郑鹏这样大方,闻言高兴地说:“飞腾兄真是爽快,行,这礼某收下。”

    心爱的玉佩失而复得,郭子仪心情大好,当场应了下来,心里盘算着以后再好好补偿郑鹏。

    两人又聊了好一会,郑鹏婉拒郭子仪去风流一晚的提议,和郭子仪交换了联系方式,这才施施然在离开。

    刚才振振有词说要回家吃卤肉,再留着不走,那不是变相羞辱林薰儿吗?

    就是她本人不在意,估计她的那些追随者都不肯放过自己。

    不回去,好不容易打的一个绝妙广告就就变质了。

    夜里坊门关闭,其它人回不去,但对郑鹏来说没有问题,就是走路也就一会就到。

    长安城很大,可是传消息传播得很快,因为喝了不少酒的缘故,郑鹏睡到第二天中午才起来,没想到一起来,就听到阿福说起昨天晚上的事,这是他上街购物时听来的。

    一夜之间,只是一夜之间,林薰儿用新式唱法技惊四座的事,很快就传了出去,除此之外,郑鹏扔下娇滴滴的美人儿不爱,跑回家吃卤的事也抖了出来,只是半天的功夫,就传出了好几个版本。

    有人说郑鹏不爱女色好男色;有人说郑鹏更喜欢熟女型,不喜欢林薰儿那种青涩的小姑娘;有人说郑鹏某方面不举,以至对女子不感兴趣.....

    传言就是这样,听风就是雨,有的是听得不清,有的觉得不够精彩自己“加戏”,长安城以一座以军事化管理的城市,百姓没什么娱乐活动,平日最喜欢听八卦,像才子佳人这一类故事最感兴趣,茶余饭后一个个说得口沫横飞。

    一些杜撰出来的版本,郑鹏听到都有些无言。

    好吧,不管怎么说,郑鹏的目的已经达到:挣得了名气,推广了卤肉。

    走之前和郭可棠商量过,长安这个大市场不能放过,郭可棠布完局后,就会亲自带人来长安开拓卤肉生意,现在就当是预热吧。

    “少爷,薰儿姑娘这样说,今晚去跟她幽会?”阿福有些八卦的说。

    郑鹏一边吃饭,一边赏了他一脚:“找打,敢调侃本少爷。”

    这些下人,在自己的纵容中,变得越来越大胆了。

    “不敢,不敢,就是好奇问问。”阿福挨了打,可他脸上反而露出幸福的神色,继续嘻皮笑脸地说。

    少爷这种表情踢人,不是生气,而是是一个宠信的信号。

    郑鹏把筷子一放,出人意料地说:“春风楼去过了,不急,先晾几天,今晚去丽春院。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