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114 人生小巅峰
    ,精彩小说免费!

    春风楼的生意越来越好,特别是林薰儿演唱的时候,大堂里人满为患,很多人没有位置,就是站着也乐意,而林薰儿每次出场,都被要求唱郑鹏那首“月上柳梢头,人约黄昏后”的歌。

    这首诗原来传唱度就很高,得到原作者郑鹏亲自点评,说林薰儿唱的最动听后,好像林薰儿唱的才是“正版”于是文人雅士纷纷上前倾听。

    林薰儿精心编的曲得到认可,她的好嗓子也功不可没,以至每一次演唱,都能收到一笔可观的赏钱。

    只是,林薰儿不仅没开心,反而有些怨恨起来。

    怨恨的对象是郑鹏。

    郑鹏的打赏和点评,给林薰儿带来了声望和金钱,林薰儿应该感谢郑鹏才对于,可林薰儿却对郑鹏有了怨念,原因是郑鹏半个月没来了。

    当晚拒绝了自己的邀请,林薰儿对郑鹏说,随时恭候他的光临,心想郑鹏可能当众有些不好意思,第二天会前来找自己,没想到半个月过去,就没见郑鹏再到过春风楼。

    郑鹏不去春风楼,可不代表他没别的青楼,就在这半个月里,郑鹏可没闲着,去了丽春楼、群香楼、群芳院、兰香阁等,可以说左拥右抱、夜夜笙歌。

    原因很简单,郑鹏是一个长得不错的少年人,还是一个长得不错又才华横溢的少年人,这一点就很受青楼女子欢迎。

    在这短短的半个月时间,郑鹏摇身一变,成为平康坊的红人。

    不知为什么,郑鹏去哪个青楼,哪个青楼就会红火,哪个青楼女子得到郑鹏的赞美,很快就身份大增,这样一来,郑鹏成为平康坊最受欢迎的客人,也成为街头巷尾茶余话后议论的对象。

    今天跟这个花魁斗酒,明晚又担任某个青楼举行的赛唱评委,像青楼美女暗送秋波、佳人提前替郑鹏结帐的事也成为长安城坊间的谈资。

    郑鹏有一个特点,评价不多,但评价正面且一语中矢,这样一来更受那些青楼女子欢迎,往往一进青楼,还没挑人,那些花魁、红牌就闻讯而来,这个唱歌那个敬酒,就是为了从郑鹏嘴里得到一句赞美。

    这天林薰儿起床刚刚梳洗完毕,身边的婢女小杏就急急脚进来,有些焦急地说:“姐,又有新消息了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消息?”林薰儿佯装不经意地说。

    不用问,小杏的消息,与那位风流而多情的魏州才子郑鹏有关。

    女人就是这样,把她哄着捧着,她对你爱理不理,可当你对她不瞅不睬后,她反过来哄你捧你,对女生来说,也有一种征服欲。

    越是瞧不上自己,就越想证明给别人看。

    小杏小声地说:“姐,昨晚郑公子去了丽春院,陪他是王媚儿。”

    林薰儿俏脸一寒,有些冷笑地说:“六天前就陪过一次,算这次是二次,这是郑公子第一次找同一个女子相陪,王媚儿这小浪蹄子对付男人真有一手,对了,郑公子说了什么。”

    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,平康坊青楼众多,竞争非常激烈,青楼之间竞争哪间生意好,而**也暗暗竞争哪个价格最高、最受客人欢迎。

    春风楼的林薰儿、听雨楼的钱柳儿、群芳院肖团儿的和丽春院的王媚儿,号称平康坊四大美女,每个人都有一帮相对稳定的捧场客,这些捧场客,经常为哪个是平康坊第一美人争论不休。

    林薰儿、钱柳儿她们表面不作置评,实际上也暗暗竞争,就是她们背后的东家也支持、甚至鼓励她们去争夺,多点花样和绰头也好吸引客人。

    在大唐,青楼玩的是文艺范。

    小杏小声地说:“郑公子给王媚儿写了一首诗...”

    林薰儿转过身,连忙问道:“什么诗?”

    “凤眼半弯藏琥珀,朱唇一点露英瑶。

    自是生香花解语,千金良价更难消。”

    好诗啊,林薰儿仔细品味了一下,忍不住赞叹,全诗没写一个美字,可是处处把女子特有的美态描绘出来。

    虽说没有兰亭会的那首好,但绝对上乘之作。

    林薰儿有些吃醋地想:王媚儿的脸是瓜子脸,脸小眼睛大,笑的时候眼睛弯弯的,这是她媚态尽现、最迷人的时候,郑鹏把这它描绘得这么详细,哼,也不知王媚儿那浪蹄子用了什么手段。

    小杏有些愤愤不平的说:“那个王媚儿,今日还招摇过市,对了,姐,这事传开后,到丽春院点王媚儿的客人,都已经排到月底啦。”

    林薰儿轻咬着银牙:“小杏,郑公子住在宣阳坊?”

    “是啊,姐,你问这个,你不是想去找他吧?”小杏吃惊地说。

    平康坊四大美人,林薰儿是后起之秀,捧场客没那三位多,优势是那三个都让人“破瓜”了,只有林薰儿还是清倌人,这是那些富家子弟热烈追捧林薰儿的原因,都想先拨头筹,平日那些客人想见林薰儿一面都难,现在自己主动送上门?

    不像林薰儿的作风。

    “这事你不管”林薰儿开口说:“去把妈妈唤来,就说我有事跟她商量。”

    “姐,我这就去。”

    ......

    郑鹏一觉醒来,看看日上三竿,这才摇着脑袋洗刷。

    一连半个月,天天泡在青楼,喝着美酒、拥着美人,简直快乐不知时日过,其实想想,这段日子可以说是人生的小巅峰。

    每到一个青楼,马上待为上宾,迎接自己的是最好的服务、最漂亮的姑娘,一个个都用心伺候着,好酒好茶招待着,虽说有点怕染病,就是留宿也不要人侍寝,但是亲亲搂搂、吃点豆腐还是可以的。

    享受到最好的服务,结帐时青楼都是象征性收一点,还有女子偷偷往郑鹏的衣袋塞钱,虽说天天风花雪月,可加起来还没花到一百贯,这点钱郑鹏还承受得起。

    “少爷,这些都是给你的请柬。”就在郑鹏准备吃东西时,阿福捧着一叠请柬进来,笑口盈盈地说。

    郑鹏在春风楼主动表明身份后,第二天就有人找上门,邀请郑鹏去喝酒,记得第一份请柬来百花楼,随着郑鹏的名气水涨船高,像大型的青楼、有名的花魁也开始给郑鹏写信、写请柬。

    有时一天有上百封,郑鹏也由原先的兴致勃勃,变得有些索然无味。

    “看看,都有些什么。”

    阿福应了一声,然后开始读了起来:

    “百花楼的翠儿姑娘,邀少爷今晚喝酒。”

    “丽春院的王媚儿姑娘,新编了一曲,说今晚只想弹给少爷一个人听。”

    “听雨阁今晚举行一个诗会,邀请少爷参加。”

    “秋花院晚上举行赛诗比赛,诚邀少爷去作评审。”

    “金月楼的芳儿姑娘邀请少爷......”

    阿福念了好一会,这才把手上的请柬读完,读完后,开口问道:“少爷,今天准备去哪?”

    郑鹏没有应,扭头问阿福:“阿福,你觉得,本少爷现在在平康坊,有名气了吗?”

    “当然有,少爷本来就有名,这几天又写了几首好诗,名气更大”阿福有些眉飞色舞地说:“现在是,少爷说哪间青楼好,哪间青楼的生意就红火,少爷说哪个姑娘漂亮,哪个姑娘马上就身份上涨,就像王媚儿,原来陪喝酒是五贯起,少爷给她写了那首赞美的诗后,身份一下子翻了一倍,现在光是陪喝酒都要十贯起,还得排队吧,要过夜,至少也得三十贯起。”

    好吧,都成了青楼“明灯”了,郑鹏都不知说什么好。

    “算了,今天悠着点,一会去逛逛街。”郑鹏开口道。

    花销不是问题,天天暴饮暴食,对身体不好,再说天天呆在百花丛中,还要片叶不沾身,对身心都是一种“折磨”,这些天不是平康坊就是宣阳坊,快成了两点一线,郑鹏也想出去转转。

    名气上来了,偶尔也要摆摆架子才行。

    有了名气,受到关注也多,到时在音乐方面的才华再显露一下,引起李隆基或教坊的注意,主动派人来请,这样自己就可以乘机靠近这位喜爱音律的皇帝。

    时间不多,对手又太强大,还有一个心爱的姑娘等着自己去救,不取点巧还真不行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