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119 会玩的周会首
    ,精彩小说免费!

    周会首身穿大红袍衫,脸上挂着笑意,年到半百的他依然脸色红润、精神矍铄,健步走到台上,四处拱手行礼,这才大声地说:“感谢诸位赏面,参加小老的寿宴,不胜感激。”

    台下响起一阵热烈的掌声和欢呼声。

    等掌声停下,周会首笑呵呵地说:“好了,小老知道,诸位都等不及了,那我们就闲话少说,马上开始最受欢迎的环节,就是选出本会场最受欢迎的姑娘,至于哪位姑娘能胜出,就看她们能邀请到哪一位愿为她写诗的才子,豪儿,这里有不少是新宾客,你就说一下规则吧。”

    在一阵掌声中,周会首由两个美婢搀扶着下台,他的儿子、也是孙耀州的朋友周至豪上场,替他老子解释游戏规则。

    周至豪是一个年约二十的年轻人,长得斯斯文文,身材有些瘦小,脸色有点苍白,走路还有些轻浮,也不知是不是周府漂亮的婢女把这位少主人给掏空了。

    幸好,周至豪身体一般,可办事却很利索,三言二语就把游戏的规则说清楚。

    简单来说,就是在场的青楼女子,每人找一个在场的文人雅士写一首由她们诵唱的诗,哪一位诵读的诗最佳,也就是全场最受欢迎的姑娘,可以跟写诗最好的才子,获得寿星公送出的厚礼一份。

    这些女子特地到这里,又是表演又是红袖添香,总不能白来吧?

    不用说,肯定漂亮、名气大的青楼女子容易找到有实力的才子,换句话来说,受欢迎的女子,拿到最受欢迎姑娘的机率大。

    郑鹏闻言,不由心里暗叫一声:这个周会首,太会玩了。

    摆个寿宴,趁机把长安的文人雅士和平康坊的名妓撮合在一起,找个游戏拉近他们的关系,无论哪个输赢,都能拉近青楼界和读书人的关系,从而无形中抬高青楼的地位。

    大才子、大雅士都喝花酒,和青楼姑娘深酌浅唱,普通人去青楼有什么不好意思的?

    有点像后世的公司,他们热衷赞助、或冠名一些活动,即使有些跨界或不相干,这样做的目的除了推广,也可以提高自己品牌形象。

    男的负责构思写诗,女的负责红袖添香,才子佳人通力合作,传出去就是一段佳话。

    不能低估古人的智慧啊,周会首这么卖力,那些青楼妓也这么配合,他们早就有这方面的意识。

    郑鹏在思索,孙耀州却想成郑鹏在担忧,轻轻拍拍郑鹏的肩膀说:“飞腾兄,你的机会来了,要是能在这里一鸣惊人,一夜名动长安城不是梦想。”

    “耀州兄见笑了,某就那点墨水,不出丑就好,对了,那些姑娘怎么挑人?要是有人单着怎么办?”

    就是想让你出丑,孙耀州心里暗暗想着,不过嘴上却笑着说:“没事的,我们是朋友,到时某给你介绍几个有才华好脾性的,写诗的时候也可以帮衬一二,对吧。”

    说完,孙耀州又解释:“不会有空的,周会首办事慎密,每次姑娘都有盈余,实在不够,周府有的是婢子,飞腾放心就是。”

    “小郎君,这一次的题材是什么?”

    “是啊,还没有公布题材呢。”

    “快点出题材吧,某都有点急不及了。”

    “是等不及让佳人替你红袖添香了,对吧。”

    “哈哈....”

    台上的周至豪示意众人静下,然后大声地说:“家父说了,往届多写花写月写寿诗,这次的来了这么多贵客,平康坊也来了这么多漂亮的姑娘,这次的题材,就是以替诸位红袖添香的姑娘为题,替她们写一首诗。”

    说到这里,周至豪把声音提高八度,大声地说:“姑娘们还等什么,快出来替诸位才子铺纸磨墨啊。”

    周至豪语音一落,大厅两边的屏风走出两队人,都是双手捧着一个墨砚的青楼女子,笑逐颜开地走向坐在大堂里的文人豪客。

    “小郎君,奴家替人磨墨可好?”

    “菲儿姑娘,可否为我磨墨?”

    “这不是黄公子吗,有磨墨的相好没有,要是不嫌弃,奴家愿为黄公子红袖添香。”

    “黄公子,不要理她,上次你说为奴家写一首诗的,现在还没兑现呢,不管了,这次可不能跑了哦。”

    “奴家终于找到你了,季公子...”

    那些女子从屏风走出来后,四散走向大堂的各个角落,开始各自物色起合适的对象。

    郑鹏和孙耀州所坐的位置有些偏,一时还没有人来,孙耀州笑着对郑鹏说:“飞腾兄,不急,走在前面的,都是普通货色,四大花魁还没有出动呢。”

    说是安慰郑鹏,可郑鹏听来,孙耀州更像是在安慰自己。

    郑鹏笑着应了一声,也不多说。

    这时,有二三个女子在大厅内左右穿梭,看到孙耀州所在的位置,眼前一亮,快步走过来,而走在前面的,就是翠月楼的钱翠儿。

    “有点为难啊”孙耀州拍着郑鹏的肩膀,小声地说:“某愿为四大花魁写诗,最好就是薰儿姑娘,飞腾,一会看我脸色行事,实在不行,替我挡了。”

    “没问题。”郑鹏爽快地说。

    弄了一身衣裳,又赚了一块玉佩,郑鹏多少得给他点面子。

    钱翠儿走到两人面前,笑盈盈地行礼道:“奴家钱翠儿,向二位公子问好。”

    “好,今晚翠儿姑娘的舞真精彩,某可是把巴掌都拍疼了呢。”孙耀州笑呵呵地说。

    才子嘛,就要大度一点,不能让美人受到冷落。

    孙耀州都想好了,一会钱翠儿提出要求时,自己可以说:掌声给了你,这诗嘛,得让与其它的,显得风趣又不失风度。

    钱翠儿的目光根本就不在孙耀州身上,刚才只是客套,本想和孙耀州客套二句,可看到跟在后面飘香楼的杜烟儿和红茑楼宋红儿快到了,也顾不得那么多,直接无视感觉良好的孙耀州,一下子拉着郑鹏的衣袖,撒娇地说:

    “郑公子,不知奴家有没有福份,替公子磨墨吗?”

    怎么回事,孙耀州的笑容凝滞,钱翠儿睁睛瞎啊,怎么对郑鹏说这说话?自己可是把推搪的话都准备好了,话到嘴边都说不出,总有一种莫名憋闷感。

    不急,又有两个美女来了,估计是钱翠儿和郑鹏相识,又觉得自己太优秀,知道没希望于是退而求次。

    对,一定是这样。

    面对脚步有些急促的杜烟儿和宋红儿,孙耀州的脸上,再次展现自信、和熙的微笑,把手中的酒杯举起,正想邀二女喝上一杯,没想到杜烟儿和宋红儿一言不发,两人一左一右从孙耀州身边走过,连招呼都省去,很快,两女娇美的声音响起:

    “郑公子,让烟儿替你磨墨好吗,明晚烟儿在飘香楼扫寝以待,一直给公子一个难忘的夜晚。”

    “红儿也愿为公子磨墨,大不了公子说什么,奴家都依公子就是。”

    这,这到底怎么回事,笑容凝滞、把杯举到半空的孙耀州在晚风中凌乱了.....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