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120 四美抢一郎
    ,精彩小说免费!

    怎么回事,自己明明是主角,郑鹏是自己拉来的配角,可突然间,郑鹏成了红花,而自己变成绿叶,还是让人嫌弃的绿叶,孙耀州都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。

    钱翠儿睁瞎眼,怎么杜烟儿和宋红儿也没看清人。

    就在孙耀州尴尬的时候,他的好朋友周至豪,一边打着招呼一边向这边走过来,孙耀州正好借此下台阶,笑着迎上去说:“至豪兄,你可是来晚了,某要罚你三杯才行。”

    寿礼的金猴是打实的,足有十两重,这可值100贯,孙耀州可是下足了重本,没想到送出厚礼后,别说周至豪没来欢迎,就是管家都没安排一个,只有一个下人带到不起眼的角落。

    心里有怨气,可看到周至豪时,还是笑得如沐春风。

    理论上说,人家可是国舅呢。

    周至豪看到孙耀州,呵呵一笑,轻轻拍拍他的肩膀道:“一定,一定,今晚是家父寿宴,有点忙,招呼不周还请耀州兄海涵,改天请耀州兄好好喝两杯,以作赔罪。”

    这番话说得面面俱到,孙耀州的郁闷一扫而光,脸上也变得自信起来,用眼角瞄了一下被三个美女缠着的郑鹏,眼里有些羡慕之余,又多了几分得色。

    青楼女子,只要舍得花钱,让她们干什么都行,可周至豪就不同了,平康坊青楼行会会首的儿子,还有个姐姐在宫里在嫔妃,名副其实的皇亲国戚,周至豪为人比较骄傲,普通人根本不放在眼里,这关系孙耀州费了不少功会才攀上。

    哼,要不自己,郑鹏休想踏进这里半步。

    孙耀州正想给周至豪倒酒,可周至豪说完,转身走到郑鹏身边,笑容满面地说:“飞腾兄,还以为你不来呢,怎么不早点来,真是有失远迎,有失远迎。”

    以为不来?这是什么意思?请了自己?

    对了,自己最近有些心烦,想静一下,让阿福把那些请柬都压着,会不会那位周会首派人给自己送帖,阿福听了自己的话,收下压着。

    没想到,自己前些日子弄的动静,有这么大的效果,连行会会首的儿子也注意到自己。

    “岂敢,某只是无名小卒,今日是令尊寿宴,宾客那么多,哪敢劳周公子的大驾。”

    “其他的好说,要是知道郑公子来,不迎接那可说不过去”周至豪对鹏行了个的拱手礼,一脸赞赏地说:“早就听到飞腾的大名,只是一直无缘相见,今晚终于看到飞腾兄的风采,一会得多喝几杯。”

    一旁的孙耀州的脸色一白,嘴角忍不住抽了二下,感到自己刚刚受到一万点以上的伤害,什么“其它的好说”而郑鹏来就一定要迎接,自己还跟郑鹏吹嘘和周至豪的关系有多铁呢。

    这话简直就是当众打脸。

    周至豪不是说朋友要肝胆相照吗,还没到危难就把自己弃到一边;郑鹏那家伙也是,还说自己没有在青楼留宿过,那些花魁看到他,好像比自家的亲人还要亲。

    人与人之间的诚信呢?

    郑鹏有些吃惊地说:“什么大名,周公子这是捧杀某了。”

    周至豪让钱翠儿几个女子先让开,搂着郑鹏的肩膀小声地说:“飞腾兄,你在兰亭会那首诗,那可是千古绝句,某敢保证,不出三个月,只凭这一首诗飞腾兄就名满大唐。”

    “周公子...”

    “什么公子,太见外了,叫我至豪就行。”

    “至豪兄,你这话过誉了,某就是偶得几句,什么誉满大唐的话,实不敢当。”

    周至豪把头凑到郑鹏的耳边,小声地说:“飞腾兄,贵乡郭家知道吧,就是举办兰亭会的郭家,他们向皇上献上新式印刷法,不仅便捷,还极大降低印刷成本,这可是造福天下苍生的好事,皇上龙颜大悦,已令郭府的家主赴京委以重用,还令工部在大唐内推广,为了表彰郭家的贡献,各地官府推广新式印刷法,印的第一本书就是《兰亭会》,这可是前所未有的事,届时飞腾兄想不出名都难。”

    还有此事?

    郑鹏最近一直忙着怎么上位,没有留意,想不到郭鸿还真靠新式印刷术翻身,让李隆基召到长安,现在的郭鸿,肯定是急着走动,为自己重返官场努力。

    难怪周至豪破格对待,原来还有这一层因素,看来自己的投注压对了。

    “那郭家真是走运了。”郑鹏附和一声,并没有把两者的关系公开。

    两人正在聊天时,突然一股香风扑来,眼前突然多了几个如花似玉的女子,就是阅人无数的郑鹏看到,也不由眼前一亮。

    春风楼的林薰儿、听雨楼的钱柳儿、群芳院肖团儿的和丽春院的王媚儿,平康坊的四大花魁竟然联袂而来,越过一旁快要看直眼的孙耀州,呈扇形状把郑鹏和周至豪围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好吧,四位姑娘,好像某在这里是多余的了。”周至豪看了一下四大花魁,笑呵呵地说。

    林薰儿微微一笑,梨花带雨的俏脸上现出两个漂亮的小酒窝,柔声地说:“周公子真会开玩笑,三位姐姐还等着找周公子喝酒呢,哪有多余一说,小女子只是借郑公子一用,想必周公子不会介意吧?”

    “哈哈哈,不介意,郑大才子就在这里,能不能借走,就看你的本事了。”

    周至豪说完,拍拍郑鹏的肩膀说:“飞腾兄,薰儿姑娘可是有名的冷美人,某还是第一次看到她这般主动,佩服、佩服。”

    “这可不行”一旁的王媚儿一手挽住郑鹏的手,娇声地说:“郑公子,当日你说我们有缘会再相见,现在见到奴家了,说明我们有缘分,这次就让奴家侍候公子用墨吧。”

    现在是炎热的夏季,王媚儿穿着一件粉色的齐胸襦裙,挽得很紧,隔着柔软的绸子都能感受到她的体温,此刻王媚儿借着挽手半倚在郑鹏身上,嘴角含春、眼媚如丝地看着郑鹏,妩媚中带着我见犹怜的气息。

    郑鹏还没来得及说话,另一只手突然也被人抱住,然后感到有一团柔软轻压着自己,然后一个娇嗔的声音响起:“郑公子,奴家昨晚做了一个梦,梦里为公子红袖添香,就让奴家梦想成真,可以么?”

    是身材丰腴的肖团儿,只见她一边说话,一边用傲人的两团柔软磨蹭着郑鹏,主动让郑鹏“吃豆腐”。

    钱柳儿下手最慢,看到王媚儿和肖团儿都用行动去引诱郑鹏了,不甘示弱地暗示道:“郑公子,奴家替公子磨墨可好,等到宴会结束我们回听雨楼,长夜漫漫,小女子有很多很多心事想向公子倾诉呢。”

    挽个手算什么,四大花魁同时抢一个才子,这关系于脸面问题,钱柳儿豁出去了。

    反正...自己也乐意。

    四大花魁一起邀郑鹏,旁边的孙耀州看得目瞪口呆,嘴巴张得老大,半天也没闭上:怎么回事,那个乡下的土包子,住在整天吵闹的宣阳坊,没有婢女侍候,穿得破烂去东市找工作,就是那身衣服和行头都是自己给他买的,凭什么他这么受欢迎,连四大花魁主动投怀送抱。

    天啊,换着是自己,都幸福得晕过去了。

    自己不是在做梦吧?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