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122 谜之自信(求收藏)
    ,精彩小说免费!

    明明是强词夺理,可偏偏说得让人无可反驳,末了还不着痕迹赞了自己,林薰儿作为平康坊炙手可热的花魁,平日听到赞美的话无数,可第一次听到这么有趣的说法。

    就在郑鹏想再调笑几句时,突然女子登上戏台,娇笑地说:“奴家程琳儿,有幸诵读谢元良公子的诗作《相逢迟》。”

    也就过了一刻钟多一点,这么快就有人作出诗了?

    看到郑鹏有些吃惊,林薰儿小声地解释说:“郑公子,这位谢元良来自郑州,是国子监有名的才子,才思敏捷,在长安城可以说小有名气。”

    说到这里,林薰儿凑近郑鹏的耳边说:“这种场合赛诗挺有趣,要么速度惊人,要么文采不凡,公子,你明白的。”

    郑鹏点头表示明白,写得一般的,早点拿出来,免得写得好的出来了,自己写差距太大,那时都不敢拿出来,而自认写得好的,通常会晚一点拿出来,给那些水平一般的人发挥的时间,这算是读书人默认的一个潜规则。

    这时程琳儿已调整好状态,声色并茂地读出来:

    “乌舍凌波肌似雪,手持笔墨求题诗。

    相望两眼情难禁,恨不相逢未梳时!”

    此诗一出,全场为之一静,然后一阵热烈的掌声响起,郑鹏也忍不住大声拍掌。

    诗的前两句描会女子的美貌,两人相遇作诗,然后是互有好感,最后引出为什么不在未梳时遇上的感慨。

    青楼女子把第一次交给恩客叫梳拢,未梳时是指女子还没有作**时遇上,有相逢恨晚的感觉。

    真不愧是国子监的的高材生,长安城人才济济,绝不是一个小小的魏州可比,这第一首诗的质量就这么高,郑鹏也忍不住鼓掌喝彩。

    程琳儿在掌声中走下,很快又有一个女子上去,开口说:“奴家金宝儿,有幸诵读唐公子的诗作《喜相逢》。”

    掌声过后,金宝儿大声地诵读:

    “倩影一度见,情思百千重。

    今夜执手语,疑是在梦中。”

    在一阵掌声中,金宝儿一脸春风退下,很快又有一名女子登台诵唱...

    风花雪月这类题材,对在场人都不陌生,不少人平日有灵感也会写二几首,到青楼喝花酒时可以哄姑娘开心,自己脸上也有光。

    要知道,古时到高级妓院喝花酒,那姑娘一进来,先问公子要听哪种乐器、喝诗行什么酒令;后世小姐一见面,会焦急地说:快点脱,一会别弄太久,穿制服的来查房,谁都跑不了。

    “郑公子,看来你也要稍稍花点心思了。”林薰儿柔声地说郑鹏说。

    这场活动没什么规则,就是谁写完诗,即可让身边磨墨的女子到台上诵唱,而评委只有一个人,就是寿星公周会首,他说哪个写得好,哪个就能获得他送出的彩头。

    而彩头在最后时刻才会公布。

    郑鹏没说话,似笑非笑地看着林薰儿。

    林薰儿被郑鹏看得有些不好意思,忍不住摸了一下自己的脸庞:“公子,奴家脸上是不是有什么脏东西?”

    “没”郑鹏坦率地说:“这诗不是要写身边的女子吗,某要看仔细一些,才能把这诗写好,薰儿姑娘不会生气吧?”

    林薰儿的俏脸爬上一丝红晕,很快就从容地说:“郑公子说笑了,小女子还怕姿色平庸,难入公子法眼呢。”

    说完,腰杆稍稍一挺,好看螓首微微向上扬,那双好看的眼眼里,好像有碧波在荡漾,没有言语、没有动作,一股迷人的气质就这样散发开来。

    郑鹏第一次这么近看林薰儿,不由内心一震:梨花带雨的小脸,蛾眉杏眼,再加上细长嫩白的脖子,就像一只美丽又高傲的天鹅,整张脸没一点瑕疵,就像一块美玉一般完美。

    看着如花似玉的林薰儿,郑鹏想起《诗经·卫风·硕人》形容美女的诗句:手如柔荑,肤如凝脂,领如蝤蛴,齿如瓠犀,螓首蛾眉,巧笑倩兮,美目盼兮。

    这是受到上天眷顾女人,因为上天把所有属于女子的美好都赋予给她。

    “好了,大功告成。”这时,坐在郑鹏旁边的孙耀州把笔啪一声搁在墨砚上,意气风发地说。

    “孙公子,奴家去诵读?”杜烟儿小声地问道。

    孙耀州大声地说:“去吧。”

    说话的时候,孙耀州故意瞄了郑鹏一声,声音也提高了不少。

    不相信郑鹏真有那么多才华,在兰亭会孙耀州就怀疑,只是有人替郑鹏洗地,自己又拿不出证据,这才狼狈而逃。

    就是到现在,孙耀州还深深地怀疑。

    看他这次还有没有那么多灵感,孙耀州故意大声说话,正好乱一下郑鹏的心神,抢在郑鹏前读出自己的作品,郑鹏要是写得差,也不好意思拿出来。

    号称魏州新一代第一才子,要是连诗都写不出一首,这事传回魏州,嘿嘿,第一才子的名头,还不是再次回到自己头上?

    郑鹏收回欣赏林薰儿的目光,看着神色有些兴奋的杜烟儿登台,一番开场白后,孙耀州为她写的诗,很快就大堂内响了起来:

    “螺髻凝香晓黛浓,水精鸂鶒飐轻风。

    金钗斜戴宜春胜,万岁千秋绕鬓红。”

    杜烟儿的话音一落,现场响起一片掌声和叫好声,就是周会首也一边点头,一边拍掌。

    烂船还有三斤钉,孙耀州在魏州被公认为第一才子,的确有真才实学,用细致的描绘、奢华的文风,把一个大唐女子描绘得入木三分,仿佛跃然在纸上。

    郑鹏笑着恭喜道:“耀州兄真是才思敏捷,佩服。”

    “哪里,也就是突然有道灵光,让飞腾兄见笑了。”孙耀州有些“谦虚”的说。

    这家伙属狗的,怎么死活咬着不放呢?

    原是郑鹏自嘲的话,孙耀州这时候故意阴声怪气地说出来,这是挑衅还是示威?

    郑鹏都有些的无言了。

    幸好,林薰儿柔声地说:“郑公子,你看这墨色如何?”

    “挺好”郑鹏点点头,故作思考状:“某得好好酝酿一下,不能辜负薰儿姑娘磨的这泡好墨。”

    林薰儿看到郑鹏终于认真起来,也不敢出声,怕打扰郑鹏的思路,对郑鹏微微一笑,然后轻手轻脚帮郑鹏把纸铺开,以便郑鹏书写。

    此时的郑鹏,已经闭上了双眼,似在在脑里再最后的润色。

    林薰儿小铺好纸后,像婢女一样,俏生生站在郑鹏的身旁,有些好奇地看着郑鹏。

    第一次读到“月上柳梢头,人约黄昏后”这种千古绝句,林薰儿一直在想,能写出这种诗的男子,到底是什么人,现在人就在眼前,而这个男子还是那么年轻、那么风趣、那么风度翩翩,一时觉得自己在梦中一样。

    不是不说,认真起来的郑鹏,很有魅力。

    突然间,郑鹏的眼睛一睁,眼里流露出一股迷之自信,右手拿起笔,刷刷刷就在铺好的水纹纸上龙飞凤舞地写起来......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