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123 林薰儿的表白
    ,精彩小说免费!

    这么快又有灵光了?

    孙耀州看到郑鹏动笔写了起来,写得很流畅,那脸上还现出一种谜之自信,虽说没看到郑鹏写什么,但孙耀州突然有种不好的念头。

    虽说看不到郑鹏在写什么,但是他旁边林薰儿的表情却很丰富:郑鹏开始写的时候,她一脸期待,当郑鹏写的时候,她明显是吃了一惊,眼里流露着一丝不敢相信,接着她神色变得敬佩、专注,当郑鹏写完落笔时,林薰儿那张梨花带雨的俏脸除了满足,竟然还有一丝羞涩的感觉。

    林薰儿的颜值非常高,羞涩的样子也非常动人,孙耀州看到也为之倾倒,可此刻他更想知郑鹏到底写了什么诗,让一个青楼女都有羞涩的感觉?

    郑鹏写完,轻轻把笔搁在墨砚上,看了一下自己的作品,有些满意地松一口气。

    这些天的苦练没白费,现在毛笔字越来越流畅,有一气呵成的感觉。

    “薰儿姑娘,这诗可入你的法眼?”看着旁边快成小迷妹的林薰儿,郑鹏笑着问道。

    有一个如花似玉的大美女这样看着自己,郑鹏的虚荣心得到极大的满足。

    林薰儿有些犹豫地说:“公子大才,只是这诗...奴家有些愧不敢当,要不,公子再作一首吧。”

    再作一首?

    一直竖起耳机的孙耀州眼内精光一闪,眼珠子转了转,很快站起来大声说:“诸位静一静,魏州的郑鹏公子已经收笔,我们一起倾听他的大作。”

    林薰儿刚才的表情,又劝郑鹏再写一首,孙耀州心里断定郑鹏很大可能写了不堪入目的艳诗一类,所以林薰儿有点不好意思,这才有劝说郑鹏再作一首的场面。

    怎么可能错过这一幕呢,孙耀州故意大声叫喊,就是断了郑鹏的退路。

    这小子,不会以为在场的都是青楼女子,于是肆无忌惮吧,有些事关上门干什么都可以,可有些事,就得顾着脸面了。

    孙耀州脑里闪过诸多念头,可手里没有闲着,率先拍起掌来,引得在场人纷纷拍掌,一时掌声如潮。

    不知情的人,还以为孙耀州重情义,特地为郑鹏造势呢。

    刚刚进来时,郑鹏还是声名不显,可是周至豪主动攀谈、四大花魁齐抢人,而一些常出入青楼的常客也认出郑鹏,开始受到瞩目,听到孙耀州的煸动,众人纷纷不吝给予掌声。

    郑鹏呵呵一笑,对林薰儿说:“没事,去吧。”

    林薰儿点点头,对郑鹏行了一礼,在众目睽睽之下走上了戏台。

    “奴家林薰儿,有幸诵读郑鹏公子的诗作《赠薰儿姑娘》。”

    “娉娉袅袅十三馀,豆蔻梢头二月初。

    春风十里平康路,卷上珠帘总不如。”

    林薰儿的声音很有穿透力,读的时候情感饱满、抑扬顿挫,一首诗诵读完,现场一片寂静。

    人美声美,诗的意境更美,众人都沉醉在这片诗中描绘的美好意境中。

    十三岁,这是女子一生最美好的年华(古人的审美观,在古代十八岁还没嫁出,会被人看成是老姑娘,不能用现代人目光看待),嫩美得就像二头刚出的豆蔻,平康坊是长安的烟花地,二百余间青楼,美女不计其数,可是卷起珠帘,都不如诗中的女子美。

    全诗没有一个美字,也没有出色的描绘,可是一个“总不如”,却把能想像出的所有美好都赋予经诗中的她。

    孙耀州也是描绘美女,用细致奢华的文风,把他看到的女子描绘得入木三分,跃然于纸上,让人拍掌称好,可和郑鹏一比,一个是看到的美丽,一个是想像中的美好,无论是架构、创新还是意境,郑鹏都无情把孙耀州全面碾压。

    用最朴实无华的文字,写出最绚丽多彩的诗句,简直就是登峰造极。

    “好,好一个总不如,薰儿姑娘,郑公子对你可是一往情深啊。”周会首第的一个反应过来,站起来,一边拍掌一边不忘调侃道。

    众人这才反应过来,在周会首的带动下,大堂内响起到现在为止最大的声浪,众人一边鼓掌一边交口称赞:

    “真不愧是大才子,一出手便是不凡。”

    “郑公子可是有平康坊玉面判官的称号,这次他写出这首诗,薰儿姑娘成为四大花魁之首,此事再无异议。”

    “真是太感人了,要是有哪位公子能为小女子写这种诗,奴家一定以身相许。”

    “奴家也是,要是郑公子能为奴家写一首这样的诗,就是死,奴家此生已无憾。”

    “有人说魏州郑鹏在兰亭会一鸣惊人后,江郎才尽,现在看来,此话过了。”

    “就是,厉害啊,要么不作诗,一旦作诗就是精品。”

    众人你一言我一语,不少人看郑鹏的目光都有些异样,而一些青楼女子,看着台上的林薰儿的目光,满满的羡慕妒忌恨。

    刚刚还有些沾沾自喜的杜烟儿,此刻也一脸羡慕地看着林薰儿,而落选的王媚儿、肖团儿和钱柳儿,目光中也有些无奈,她们知道,今晚过后,林薰儿不再跟她们并起并坐。

    无人再能撼动林薰儿的地位,起码是在她年华逝去前。

    郑鹏的一念之间,距离就出来了,为什么,刚刚选的不是自己?

    孙耀州恭恭敬敬向郑鹏行了一个礼,一脸惭愧地说:“飞腾兄大才,某服了,以前多有得罪,还请飞腾兄多多包涵。”

    以前怀疑郑鹏是运气好,或者是拉袭别人的诗,现在郑鹏再次证明自己,孙耀州对郑鹏心悦诚服。

    可笑的是,自己听到林薰儿让郑鹏再作一首,以为郑鹏写不可见人的艳诗,听了才明白,郑鹏在诗中把林薰儿捧为平康坊第一美女,林薰儿有点不敢当,特别是这诗还得她自己诵读。

    郑鹏连忙还礼:“只是一时有灵光,有什么大才,耀州兄的话什么意思,难道你做过对不起某的事?怎么我没记得?”

    孙耀州不是坏,而是有点小家子气,又有少年人的不服输,最多是想出点风头,本性不坏,和郑程那种一肚子坏水完全不同,郑鹏也是个性鲜明的人,你对我坦诚,我也不跟你计较。

    看到郑鹏眨着眼睛,孙耀州明白郑鹏的心思,哈哈大笑二声,高兴地说:“没有,没有,某刚只是开个玩笑,不过飞腾兄,你这首诗写得太好了。”

    郑鹏也不知怎么答,只是嘻嘻一笑。

    四大花魁,放弃三个愿意献身的三个,挑了一个能看不能动的林薰儿,一是郑鹏对她最有好感,二是当时自己就想起大诗人杜牧这首《赠别二首》,书中描绘的对象,只有林薰儿附合。

    至于闭眼冥想、突然有灵感那一段,完全是实力不够、演技来凑。

    幸好林薰儿、孙耀州等人都没怀疑。

    此时,诵读完的林薰儿正想下台,人群中突然有人大声问道:“薰儿姑娘,郑公子对你的情意,诗中一览无余,你就没有什么对公子说的吗?”

    这话一出,全场皆静,所有人都看着有些红粉绯绯的林薰儿,看她怎么回答。

    林薰儿明显楞了一下,只见她飞快地瞄了台下的郑鹏一眼,轻咬了一下红唇,然后一脸坚定地说:“郑公子若然不弃,小女子定必生死相依。”

    话音一落,现场顿时响起一片掌声和欢呼声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