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124 际遇来得有点快
    ,精彩小说免费!

    郑鹏突然对林薰儿有些佩服和感激。

    佩服林薰儿是一个女流之辈,敢在大庭广众下说出这番表白的话;感激是林薰儿这么青睐自己,还有她在台上大胆表白完,就笑着下台,没有逼郑鹏表态。

    要是当众逼郑鹏表态,郑鹏就有些尴尬了,不同意显得自相矛盾,毕竟自己写诗把她捧成平康坊的第一美人,也让人觉得不懂怜香惜玉,要说答应,可能卖宅子卖田地都不够。

    长安的有钱人太多了,郑鹏亲眼见过,林薰儿只是弹了一曲,就收了上百贯赏钱,试想一下,一个月赚多少,一年赚多少,要是再算上陪酒、梳拢等收入,那赎身费绝对是一个天文数字。

    再说有林薰儿在,可以引来不少慕名而来的客人,酒水饭费、赏钱留宿加起来,这笔收入也不容轻视。

    就是筹够钱,春风楼肯不肯放弃这棵“摇钱树”,还没定数呢。

    贫穷影响想像力,在元城时,拿着十贯钱就觉得自己是个大富翁,在贵乡最困难的时候,一天赚个二三十文就开怀大笑,到了繁华的长安才知,那点钱还不够那些有钱人听个曲的赏钱。

    就像后世,在小乡村里,手上攒个十万八万就觉得自己混得不错,可到了首都一看,傻眼了,那点钱还不够在繁华的路段买一个平方。

    “飞腾兄真是走了桃花运,可喜可贺。”孙耀州笑着祝贺。

    郑鹏有些苦笑地说:“希望是吧。”

    孙耀州对郑鹏呵呵一笑,表示理解。

    林薰儿诵读完后,后面陆续又诵读了几首诗,虽说质量比不上郑鹏的,但水平还不错,看到没人再登戏台,在询问过后,周至豪宣布活动结束。

    没有意外,在评选环节,周会首宣布郑鹏和林薰儿成为今晚的得胜者。

    颁布礼物时,林薰儿获赠一套黄金打造的首饰,而郑鹏获得一块木制的令牌。

    林薰儿很欣喜地收下那套首饰,对她来说今晚收获巨大,光是收获的名气,就让她不虚此行,甚至是她人生的一个小巅峰,只是郑鹏对自己收获的令牌有些无言。

    令牌是檀香木所制,异常精美,凭着这个令牌,在平康坊的青楼的花销可以减四成,相当于打个六折,可郑鹏有些不满意:就是不用这个令牌,自己在平康坊“刷脸”也有这个折扣。

    经常还可以免单呢。

    有点鸡肋。

    寿宴终于有结束,老寿星周会首喝得有点多,被两个美婢扶下去休息,剩下就交给他儿子周至豪处理。

    “飞腾兄,今晚可有着落?”孙耀州搂着杜烟儿,笑逐颜开地问道。

    “一会出府看看,应该有不少客栈有空房吧。”

    宴会散了,在场的人各有安排,在合作过程中擦出火花的,才子佳人有一个浪漫的夜晚很正常,至于是不是免费就各凭本事了,而漫漫长夜没有找到伴侣的,那得自己想办法。

    长安实施非常严格的夜禁制度,现在坊门早就关上,就是想回都回不了,郑鹏合作的对象是林薰儿,那是春风楼还没有梳拢的头牌,宴会一结束就被跟来的老鸨带走护着。

    生怕走慢点都跑不掉一样。

    杜烟儿对郑鹏妩媚一笑,柔声地说:“郑公子,长夜漫漫,一个人孤单清冷,要不,奴家介绍几个姐妹给你,可好?”

    “某有些不胜酒力,只怕要辜负烟儿姑娘的一番好意了。”郑鹏婉言谢绝。

    这时周至豪走过来,拍拍孙耀州的肩膀说:“耀州兄,客房已给你准备好,**一刻值千金,莫冷落了美人,这里交给某就行了。”

    孙耀州喝了不少酒,又搂着貌美如花的美女,早就有些心猿意马,闻言对周至尊说:“有至豪在,某可放心去了,哈哈。”

    走的时候,还不忘得意对郑鹏挤挤眼,那眼神好像在说:就算有最漂亮的花魁替你磨墨,可那是虚的,自己有佳人陪着过漫漫长夜,这才是实打实的好处。

    等两人走后,周至豪笑着对郑鹏说:“飞腾兄,某也想玉成一段佳话,只是春风楼哪边死活不肯放人,主要是薰儿姑娘还是清倌人,那边还有不少姑娘,虽说没薰儿姑娘出色,可也是难得的美人,瞧瞧?”

    不是每个人都贪婪女色,也有很多喜欢喝酒的,周会首准备了不少好酒,甚至还有宫中赏赐的御酒,宴会还没散就醉倒不少人,于是有不少青楼女子是闲着的。

    这是做寿宴还是拉皮条啊,郑鹏心里感慨大唐的开放,开口拒绝。

    周至豪呵呵一笑:“看来只有像薰儿姑娘这样出色的女子,才能让飞腾兄动心,好吧,夜色很深了,周大,带郑公子去客房休息。”

    “郑公子,这边请。”周大殷勤地招呼。

    和周至豪告别后,郑鹏在周大的带领下,来到一间精致的客房。

    “郑公子,今晚就委屈你住这里了,有事只管吩咐。”周大讨好地说。

    参加寿宴的人很多,周府安置不下,提前在外面包了一间客栈,总的来说,留在周府过夜的人,都是周府的重要客人。

    “不用,劳烦你了。”郑鹏客气地说。

    周大连忙说:“不敢,对了,郑公子,晚上...需要加个枕头吗?”

    “免了,某习惯一个人睡。”郑鹏楞了一下,很快笑着拒绝。

    “那小的告退,请公子稍候片刻,很快有人给公子送上热水。”

    加枕头并不是真加多一个枕头,通常来说,一人一个枕头,多加一个枕头是一个隐晦的说法,意思是找个人来陪,在大唐,有实力的人家都蓄有奴婢,有客人来,让奴婢去侍夜很正常。

    虽说刚才听到郑鹏拒绝自家小郎君,谁知是不是当面不好意思,这事也不是没见过,周大问多一次,免得怠慢了贵客。

    一宿无话,第二天一大早,郑鹏连早饭都没吃就径直回家。

    习惯洗个热水澡再睡觉,可昨晚只是洗洗脚就睡,也不好麻烦别人大半夜侍候洗澡,以至一晚上没睡好,回家美美地泡了个澡,这才安然睡下。

    这一觉,睡得很香甜,就是教坊排练的声音也没影响郑鹏的睡眠,郑鹏一直睡到响午才起床,然后懒洋洋地洗刷。

    “少爷,有个老熟人来看你,在厅里等了近二个时辰。”阿福在旁边小声地禀报。

    “哦,哪位,是孙耀州?”郑鹏有些心不在蔫地说。

    自己在长安,还真没几个熟人,会不会是孙耀州来找自己喝花酒?

    “不是,他是丁横。”

    “丁横?”郑鹏有些疑惑地说。

    名字像听过,可一时间想不起。

    阿福小声提点:“少爷,那个护送女子进京的丁门令,半路吃了少爷不少卤肉,末了还拿走一个大卤猪腿的那个,有印象了吗?”

    原来是他,郑鹏想起来了,就是左教坊的丁门令,他怎么来了?

    突然间,郑鹏眼前一亮,嘴角露出一丝不易察觉的微笑:昨晚出尽风头,就想会有一些际遇,没想到际遇来得这么快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