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127 见面礼
    ,精彩小说免费!

    “这事也不是什么秘密,说给你也无妨,安西都护府的苏禄可汗来长安面圣,朝廷上下对此事很重视,皇上令内教坊、左右教坊拿出好的节目欢迎,所以三大教坊才这般重视。”钱公公解释道。

    原来是安禄可汗,难得这么郑重其事。

    安禄可汗出自突骑施部落,突骑施原属于突厥的其中一个部落,突厥和大唐是一对冤家,从大唐建国到现在,打过几场大仗,小冲突更是不计其数,在大唐的打击下,突厥内部几经分裂,躲的躲、对抗的对抗,也有部落被大唐感化归顺,例如突骑施部落。

    突骑施接受大唐的封赐,得到大唐的庇护,每当大唐有战事都会派兵充当急先锋,是大唐忠实的盟友兼打手,安禄可汗也是一个有才华的首领,在他的领导下突骑施部落有很大的发展,麾下控弦之士有二十万之巨,难能可贵的是,这些都是大唐最缺的骑兵。

    安西都护府能在大食和吐蕃夹缝中生存和发展,安禄可汗功不可没,朝廷对他重视一点也不意外。

    郑鹏心中了然,开口问道:“钱公公,皇上对歌舞,有什么要求?”

    “就是没要求,老奴才心慌呢”钱公公有些无奈地说:“皇上说,可诗可歌可舞,自由发挥,内教坊歌舞双绝,因为左右教坊皆向其输送人才,左教坊善歌,右教坊善舞。”

    顿了一下,钱公公继续解释:“为了这次比赛,我们内部先比一场,教坊副使、都判官和判官各自出一个节目,选出最优者加以训练,为了预防万一,还请熟知皇上喜好的陈公公先看看,没想到评价很一般,某感到坊内的创意不足,有意在外面寻找新血,没想到有幸邀到郑公子。”

    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,李隆基把教坊一拆为三,就是希望教坊能带给他更多的惊喜。

    有竞争才有进步,有进步才有惊喜。

    郑鹏有些奇怪地问道:“钱公公,安禄可汗是突施奇部落的人,应该带胡风的歌舞才对,可某听了这么些天,你们都是排演大唐的教坊乐曲,是不是方向有误?”

    生活习惯不同,喜好也不同,要是那位可汗不喜欢,那岂不是对手弹琴?

    钱公公嘿嘿一笑,拿起茶杯,用嘴吹吹,悠然自得啜了一口,这才开口道:“与其它的胡人不同,苏禄可汗从小就喜欢大唐文化,不仅交谈没问题,还会作诗呢,据说水平还不低。”

    原来是这样,难怪肯归顺大唐、替大唐卖命,原来文化上没冲突。

    说到这里,钱公公对郑鹏说:“郑公子,在这个时候邀请你成为本教坊乐正,不必有太多的顾虑,毕竟你刚来,有想法只管提,就是一时没有灵感,某也能理解,我们现在是同坐一艘船,那自然是风雨同路,对吧?”

    表面大度,让郑鹏不要有太多压力,一方面却又暗示郑鹏努力。

    “钱公公放心,某接下了这差事,不敢说有建树,但一定全力以赴。”郑鹏当场表态。

    放着功名不求,跑到左教坊担任乐正的虚职,说什么仗义相助或为国出力这些都是虚的,郑鹏想到的,就是怎样接近玄宗李隆基,得到他的信任,然后出人头地。

    “嘿嘿,爽快”钱公公一拍桌子说:“郑公子果然有担当,你放心,明天杂家亲自去史部办理你的任命,多则一旬,少则三五日就能办下来,不过不打紧,从这刻起,郑公子就是左教坊的乐正,可随时出入教坊。”

    “那还要教坊使多多关照。”郑鹏笑着说。

    “好说,好说。”钱公公笑起来,那脸上的皱纹就像菊花一样,一层层地打开。

    望之不像人身,相之不像人面,听之不像人声,察之不近人情,必弃之如敝屣。这是唐甄在《潜书》中这样描绘太监的文字,大唐的读书人对太监的印象不太好,很多人看到太监都带着偏见的目光,看到郑鹏这样好说话,钱公公对郑鹏的好感又多了二分。

    郑鹏刚开始时,对钱公公还真点不太习惯,经过交谈,发现他还不错,没有架子,在郑鹏答应后还主动替郑鹏减压,人也放开了很多。

    早就做足“功课”,知道钱教坊使的为人,郑鹏才同意来的。

    “钱公公,某敬你一杯。”

    “好,这酒杂家喝。”

    放下酒杯,钱公公看到郑胸的额上出现了汗珠,不由板着脸,指着一旁侍候的两个婢女骂道:“贱婢,没看到郑公子热得出汗了?,你们是死人?还不快点帮郑公子扇风?”

    说完,钱公公自己忍不动了动双肩,发觉自己也一身是汗,回头瞪了后面两个婢女,那两个婢女吓了一跳,连忙帮他扇风。

    刚才谈正事郑鹏没注意,经钱公公一提,才发现自己浑身是汗,忍不住说道:“长安的天气,有点热啊。”

    “那是”钱公公有些感叹地说:“长安城有高大的城墙,坊也有坊墙相隔,四周都是房舍,老天爷就是赏点风也受用不了多少,快六月天了,天气炎热,我们又唱了点小酒,出点汗很正常。”

    对啊,长安城在筑城时,就考虑到四周空旷,没什么险关可守,尽可能把城墙筑高,城墙加坊墙,房舍又筑得整整齐齐,自然风少很多。

    钱公公突然自言自语地说:“梨园和内教坊就好了,他们不怕热,宫里每天都给他们送冰块驱暑,杂家的左教坊,也就节日和皇上驾临才有冰,真是人比人,气煞人。”

    古代没有冰箱,但老祖宗很聪明,用窖藏的方法,冬存夏用,普通的富贵人家,夏天以喝上一碗冰镇的糖水就不错了,可在长安,就是教坊的乐妓也能用冰驱暑。

    郑鹏笑着说:“没冰,有婢女扇风也不错。”

    “哪有冰好用”钱公公摇摇头说:“这些丫头,没摇多久就乏力,要不就是杂家凉快了,她们出了一身酸臭味,闻到都吃不下饭,有些时候要保密,不能让下人在身边,还要自己动手。”

    卖力扇风,出点汗很正常,能叫他干活,可不能让他不出汗啊。

    看到钱公公有些郁闷的脸,突然间,郑鹏脑中灵光一闪,高兴地说:“有了。”

    “有了?有什么?”钱公公眼睛都睁大了,连忙问道:“郑公子,这么快就对比赛有想法了?”

    郑鹏摇摇头说:“比赛有点头绪,不过还要点时间打磨一下,某说有了,是说有办法帮公公解决天气炎热的问题,不仅公公不用再怕热,就是教坊里的乐师,也可以舒适的环境下排练。”

    刚刚想说有赚钱的点子,不过当着钱公公的面不好说出来,就改口帮他解决天气炎热的问题。

    “真的?什么方法,开销大不大?”钱公公闻言大喜,连忙问道。

    天气热,不少乐师歌妓都抱怨不能好好排练,真有办法解决,绝对是一件好事,当然,开销是个问题,左教坊可比不了内教坊和梨园。

    郑鹏大方地说:“这只是一个想法,还不知可不可行,钱就算了,某到左教坊谋了个官身,空着手也不好,要是成了,就当是一份小小的见面礼吧。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