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128 有朋自远方来
    ,精彩小说免费!

    “娉娉袅袅十三馀,豆蔻梢头二月初。

    春风十里平康路,卷上珠帘总不如。”

    博陵安平县的一幢绣楼内,一个面容绝美、气质上乘、身材窈窕的年轻女子,正读着风靡大江南北的《赠薰儿姑娘》,是郑鹏在周会首寿宴上所写。

    这是一首很优美的诗,把一个年轻貌美的女子描绘得无限好,只是,这个女子的表情有些奇怪,那张动人俏脸,一会展颜一会皱眉,似是心事重重,读完,又看良久,最后轻叹一声,把写着诗的水纹纸放在桌面上。

    “小姐,为何叹气,又想起那个小子了?”随着柔和的声音响起,很快,一个身材高挑的美女慢慢走到年轻女子身边。

    “红姐,我不是什么小姐,叫我绿姝。”

    住在绣楼的,正是被崔源从贵乡带回的绿姝,听到那女子叫自己小姐,马上一脸认真地说。

    要是郑鹏在这里,肯定会大吃一惊:不到半年,绿姝已经由一个俏丽的小婢女,变成一个端庄优雅、气质出众的大家闺秀,而红姐,就是当晚一掌敲昏绿姝的美女高手。

    名为红组的女子,原名是红雀,是博陵崔氏从小训练的高手,用女子做护卫比较隐蔽,也不容易引人注意,必要时候能发挥出人意料的效果,昔日是保护崔源的安全,绿姝来到博陵后,红雀被派到这里,贴身保护绿姝。

    “小姐,这种话最好不要说,家主的脾气,你是知道的。”红姐小声劝说。

    “知道了,又是拿少爷的性命前途来威胁,对吧?”绿姝轻咬着银牙,眼里露出一丝恨意。

    这里装饰奢华,每天锦衣玉食,十指不沾阳春水,可绿姝不喜欢,感觉自己成了一只笼中鸟。

    跟在少爷身边,虽说有时艰苦一些,可每天都笑口常开,每晚都是带着美梦入睡,自从那个自称是自己祖父的人出现,一切都变了。

    “知道就好”红姐轻轻拍绿姝的手,柔声地说:“家主也是为小姐好,看到了吧,你眼中那个可托付终生的少爷,其实就是一个纨绔子弟,仗着有几个钱,到长安后,整天出入烟花柳巷,为了讨好青楼女了,还写了这首《赔薰儿姑娘》的情诗,男人就是这样,三分钟热度,小姐不必再为他牵挂了。”

    “肯定是他...做得太过份,少爷心情不好,才去哪种地方,以前少爷不会去哪种场所的。”

    很明显,他是指崔源。

    红姐马上说:“小姐,你都说了,那是以前,都说女大十八变,男大百千面,那个姓郑的,饱暧思**有什么奇怪,哪个男人不是贪新厌旧,只看到新人笑,哪里理会旧人哭?”

    “要不是少爷写这种诗,你们也不会把这首诗拿给我看吧”绿姝突然盯着红姐问道。

    红姐张张嘴,最后什么也不说。

    绿姝看着窗外,然后幽幽地说:“我相信,有一天,少爷会骑着高头大马,带上一辆漂亮的马车,风风光光把我接走,嗯,一定会的。”

    一个是博陵崔氏尊贵的小姐,一个是被赶出家门的弃子,虽说郑鹏很聪明,赚钱也有一手,可是两者的差距太大了,有可能吗?

    打心里,红姐也有些佩服郑鹏,这家伙写的诗真是才华横溢,好像特别擅长写感情的诗,写得特别细腻动人,家主看到那首《增薰儿姑娘》的诗,说了句“尚可,可惜没用在正途”的话。

    能让崔源嘴里说出“尚可”两个字,已经很了不起。

    红姐有心想劝绿姝忘记,可看到她一脸坚决的样子,话到嘴边,却换了别的话:“小姐,到练琴的时间了。”

    “唉”绿姝叹了一口气,面无表情地说:“弹吧。”

    要是逆了那位祖父的意,少爷就有危险,这是崔源让绿姝听话的最有效的方法,绿姝明知是威胁,可她不敢赌。

    万一那位可怕的祖父发脾气,什么他都能做得出。

    “啊~超”此时,快回到家门郑鹏打了一个大大的喷嚏。

    黄三讨好地说:“少说,要不要加件衣裳?不要着凉。”

    “一边去,现在是大热天,着什么凉,是哪个美女想本少爷了。”郑鹏揉了揉鼻子,开口训斥道。

    “是,是,现在少爷可是长安城的红人,不知多少姑娘想跟少爷亲近呢。”

    “哦,是吗?”

    黄三眉飞色舞地说:“可不是,少爷在周会首寿宴写了那首诗后,现在春风楼的林薰儿,成了无可争议的平康坊第一美人,以前听她弹唱,只是前面四张桌子收钱,现在就站着听都要三十文,小的经过平康坊,姑娘们看至,总是赏个果子糕点什么的,让小的多在少爷面前说好话呢,少爷,我可没收她们的红包。”

    生意这么好,也不见送个红包来,赵鹏有些腹诽道。

    说起林薰儿,郑鹏想起那张笑起来带着小酒窝的俏脸,然后又想起那个俏丽又可爱的小婢女绿姝。

    半年不见,也不知现在她怎么样。

    对了,现在她不是婢女,而是博陵崔氏的千金大小姐。

    突然间,郑鹏眼前一亮:为什么不派个人去博陵打听一下,看看绿姝现在过得怎么样?就是不能联系,知个信也好啊。

    对,就派黄三去,这小子像老鼠一样小心,像狐狸一样狡猾,让他去做这种事最合适不过。

    明天就派他去。

    “少爷,是郭公子,他又来了。”黄三突然开口道。

    一旁很少开口的阿军摇摇头:“坛里那点卤肉,怕是不保了。”

    郑鹏抬头一看,正好看到郭子仪在自己的门前和阿福说着什么,听到马蹄声,扭头一看是郑鹏,脸上一喜,一边屁颠颠走过来,一边乐呵呵地说:“飞腾兄,去哪了,你家下人说你不在家,还以为你避着不想见某呢。”

    郭子仪看自己的眼神,很熟悉啊,对了,自己在贵乡时,看到“人形元宝”崔希逸的时候,也是这种眼神。

    不同的是,自己看到崔希逸,是想从这位富家贵公子身上“打秋风”,而郭子仪这眼神,说得简单直白,就是来蹭吃蹭喝。

    在春风楼第一次看到这家伙,一出手就赏了一贯,而他又是妥妥的官二代,以为他就是像崔希逸那种不差钱的贵公子,可熟络后才知,郭府的家教很严,给的零花钱不多,更不会让他无限制的挥霍。

    郭家在长安有一个粮油铺,郭子仪每个月可到柜上支十贯零花钱,一个月十贯零花不少了,可要看花在什么地方,这位风流的郭公子,三头二天喜欢去喝花酒,心情好,掏钱就赏,是那种“有了一顿充,没了敲米桶”的人。

    自从发现郑鹏大方仗义,做的饭菜好吃,还有秘制的卤肉后,郭子仪就开始隔三差五蹭吃蹭喝,刚开始还找个理由、提点水果糕点,后来连客套都不用了,一想好吃的就过来。

    都不把自己当外人了。

    “哪的话,有朋自远方来,不亦乐乎,某最喜欢热闹,子仪能来,欢迎都来不及呢,那会避开。”郑鹏笑呵呵地说。

    郭子仪长得五大三粗,练武的人,不知是不是锻炼量大还是他肚皮大,特别能吃,一顿吃三五斤肉像玩似的,特别喜欢郑鹏做的卤肉,每次都吃得一嘴油,可一个人再能吃,又能吃多少?

    未来的能臣名将啊,用几顿饭就能拉拢,实在不能再划算了,郑鹏还怕他不来呢。

    “这话中听”郭子仪对赵鹏伸了一个大拇指,然后摇摇头说:“不过飞腾兄,你的话错了。”

    “哦,哪里错?”郑鹏好奇地问道。

    郭子仪指了指跟在他身后那个高大的汉子说:“有朋自远方来,从远方来的不是某,而是这位兄弟。”

    郑鹏看到,跟在郭子仪后面有一个身高约六尺的男子,穿着一件黑色的半臂,露出一身精壮的腱子肉,国字脸,棱角分明,最让人难忘的,是他那双炯炯有神的眼睛。

    从外形、气质看来,不像是中原人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