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129 郭子仪的算计
    ,精彩小说免费!

    “这位是?”郑鹏有些好奇地问道。

    刚才没有打招呼,还是那人是郭子仪的随从呢。

    郭子仪走到同伴前,一脸正色地介绍:“飞腾兄,介绍一下,这是我在长安认识的好兄弟,来自葛罗禄的库罗,库罗兄弟到长安游历,也有兴趣参加武举,我们常常一起练武。”

    “安西库罗,见过郑公子。”库罗用略带生硬的汉语跟郑鹏行礼。

    原来是归顺大唐游牧部落的人,难怪说话神态不像中原人,郑鹏笑着说:“是子仪的兄弟,那也是郑飞腾的朋友,不用叫什么公子,太生分了,库罗兄,以后叫我飞腾就行了。”

    大唐是一个开放、包容的朝代,太宗李世民与少数民族的关系就非常融洽,有“天可汗”的称号,外族人、蕃人可以到大唐通商、居住甚至做官,安西都护府就有大量归顺大唐的游牧部落,他们向往大唐取得的成就,倾慕大唐文化,每届都有很多人参加朝廷举办的科举、武举,没什么奇怪。

    库罗身高体长、孔武有力,一看那身架,就知是练家子。

    “飞腾兄,叨扰了。”库罗有些不好意思地说。

    “什么话,两位能来看某,那是看得起我郑飞腾,都别站着了,进屋,今天来个不醉无归。”

    进了门,郑鹏让人奉上水果糕点,又让阿福去准备酒菜。

    郭子仪很精明,每次都是踩着饭点来,郑鹏在左教坊和钱公公吃了过了,一点也不饿,不过还是让人做饭。

    要是郭子仪一个人来,郑鹏用点酒和卤肉就把他给打发,不过库罗第一次登门,不能让他感到受冷落。

    三人围着聊天,很快郑鹏就明白郭子仪带人上门的原因,二人都是练武,脾性也合得来,于是合租在一处,属于有酒一起喝、有钱一起花的那种,平时也能切搓一下武艺,就在昨晚,郭子仪去喝花酒,喝多了还点了个红牌一渡**,结帐时发现钱不够,最后库罗拿钱来赎人。

    郭子仪感到不好意思,来蹭饭的时候,就带上了他。

    “飞腾兄,刚才你回来时,一身酒气,又到平康坊快活了?”郭子仪有点羡慕地问。

    郑鹏有些云淡风轻地说:“不是,左教坊的钱教坊使邀我去赴宴,让我担任一个乐正,一时高兴,就多唱了二盅。”

    “左教坊的乐正?”郭子仪闻言肃然起敬:“那可是八品,飞腾兄,那现在唤你郑乐正才行。”

    一个县令才七品,从一个没位没品的人,一下子升为八品官,那可是一个巨大的飞跃,最重要的是,还是左教坊的官,这类官需要很有才华、名气才能担任,对读书人来说,这是一个荣誉。

    举个例,一个人在街边摆唱,他就是卖唱讨生活的人,可一个人在国家大剧院里唱歌,那他就是艺术家、歌唱家。

    王维是唐朝著名诗人、画家,官至尚书右丞,他在开元十九年状元及第,也就是出任太常寺大乐丞,八品下小官,从这里可以看出,郑鹏能在左教坊谋到乐正,很不错。

    “别别别”郑鹏马上说:“那是一个虚职,我们还是以朋友相待,这里可没那么多规矩。”

    “就喜欢飞腾兄这利索的性子。”郭子仪高兴地说。

    “大气。”库罗也点头附和。

    这时阿福上前,说饭菜准备好,郑鹏马上邀两个蹭饭的家伙上桌。

    在吃的方面,郑鹏一向大方,酒是长安上好的阿婆清酒,菜有鸡、鱼、卤肉、羊肉等,摆满了一桌,完了有些不好意思地说:“库罗兄第一次登门,准备有些苍促,酒薄菜稀,多担待。”

    本想烤只羊,以示隆重,只是烤羊需要时间,只做了一盘羊肉鲜汤。

    库罗连忙站起来说:“飞腾兄客气,我们空着手上门,应该请你多担待才对。”

    郭子仪说请库罗吃大餐赔罪,本以为是去酒楼,没想到囊中羞涩的郭子仪直接把他带到郑鹏门前,以至什么都没准备。

    “呵呵,这门空手能进,提着礼物就难进。”

    “好了,都是自己人,就不要再客套了”郭子仪边说边挟了一大筷卤肉放到嘴里,大口大口的嚼了起来。

    吃的时候,还不忘对库罗说:“吃,这黑乎乎的就是卤肉,别看它不好看,味道好着呢,尝尝。”

    “好吃”这是库罗尝完卤肉的评价。

    练武的人不仅直率,胃口也大,和文人雅士吃个饭,又是聊天又是行酒令,没个把时辰吃不完,可是跟郭子仪和库罗吃饭,这两个家伙实在,低着猛吃,一个比一个吃得快,那可是大碗喝酒大块吃肉,不到二刻钟,一桌子的菜吃得干干净净。

    郭子仪舒服地打个嗝,一脸满意地说:“不错,飞腾兄,你下人的手艺又长进了,库罗兄弟,吃饱了没有?”

    “饱了。”库罗的回答简单明了。

    “来,喝点茶,解酒。”郑鹏给两人倒了一杯茶。

    三个人,八菜一汤,还是大分量的,郑鹏在左教坊吃过,现在只是礼节性地陪吃,差不多都是这两个馋货吃光的,不饱才怪。

    郭子仪有些羡慕地说:“飞腾兄,某都有些羡慕你了。”

    “羡慕我?”郑鹏摊摊手说:“有什么好羡慕的,被家里赶出来,什么都要靠自己,要说羡慕,我还羡慕子仪兄呢,有家人照料,生活无忧,连路都替你铺好了。”

    “某有什么好羡慕的,也就是一介武夫,天天练得一身水一身汗,哪像飞腾兄,风流倜党、年少多金,去到平康坊不花钱那些花魁还倒贴过来,年纪轻轻就谋了个官身,某的前程还没有着落呢。”

    顿了一下,郭子仪苦笑地说:“至于生活无忧就更不要提了,现在某与库罗兄弟,都快吃不起饭了。”

    “不会吧,子仪兄是出手没节制,一时手头紧而己,库罗兄弟不至于吧?”

    能从安西跑到长安游历,肯定有点家底,相当于后世跑到国外留学,没钱可不行。

    库罗有些不好意思地说:“只剩最后一匹马,不能再卖了,卖了就难回家。”

    什么,卖马?

    看到郑鹏不解,郭子仪解释一下,郑鹏很快就明白了。

    库罗的父亲是族里一名长老,经济一般,游牧部落要生活必需品,都是用马匹来交换,但是大唐对马匹的采购有限制,不是你想卖多少就要多少,通常是要多少马,然后按比例在各个游牧部落手里购买,那些贩马的商人,也只和部落首领谈。

    库罗的方法是,利用到长安游历的名义,每次带三匹马,一匹驮行李,一匹乘骑,而另一匹作换骑,到长安后卖掉其中两匹,这样生活费就有了。

    等到钱快花没了,回家看一下,然后再骑几匹马上路。

    郭子仪解释完,然后笑嘻嘻地说:“飞腾兄,你跟教坊使的关系这么好,要不帮某打听一下,教坊还收不收人,某也弄个差事,弄点小钱花花。”

    这个好色的家伙,让他进教坊相当于捉只老鼠放米缸,郑鹏没好气地说:“哪能想进就进的,子仪兄,武举快开始了,还是用心准备吧。”

    “练武的事,某会安排好。”郭子仪突然笑嘻嘻地说:“飞腾兄,你做的卤肉这么好吃,要不我们合作吧,你负责做,我负责售,赚了钱,分点跑腿费就行。”

    好家伙,这才是他的目标,前面故意要自己给他在教坊谋个差事,知道这事自己拿不了主意,然后再说贩卖卤肉的事,自己不能连续二次拒绝他。

    不愧是文武双全的未来名将,这么快就“算计”起自己来。

    “捎上某”库罗跟着附和:“我也想赚点跑腿钱。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