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132 优秀得有点过份
    ,精彩小说免费!

    钱到位,人手充足,郭子仪和库罗是那种能士的人,仅仅过了三天,人员和场地已经就绪。

    场地就设在靖恭坊,这里位置偏远,由于和东市相隔不远,很多房舍被人租作仓库,居住的百姓不多,平日敲敲打打什么也不怕扰民,离东市相隔也就一坊之地,要购买原材料也便宜。

    最重要的是租金便宜,约三亩的四合院,虽说只有三间正屋,可是侧边厢房、回廊、小仓库等,只要带屋檐的都另算,一共二十六间房和三个厅,前有庭后有园,租金一个月仅900文,比宜阳坊便宜多了。

    接郑鹏的要求,郭子仪从人集上购买了十个奴隶,铁匠一名,铁匠学徒一名,泥瓦匠一名、木匠两名,青壮三名,此外还有两名中年妇女。

    买中年女子可以打扫、煮饭、缝补和做一些精细的活,有些时候,男女搭配干活不累,有人表现出色,也能当成奖赏赐婚,可以说一举多得。

    “郑公子好”在郭子仪的调教下,十名奴隶排得整齐齐,大声叫道。

    郑鹏点点头,开口问道:“规矩都明白了吧?”

    “明白。”

    在郑鹏来之前,郭子仪已经训过话,分配好工作和住所,这样一来,郑鹏省了不少功夫。

    “那好,我就在这里说一句,有多大能耐就吃多大的饭,只要好好干,肯定亏待不了你们,做得不好,你们自个想想后果。”

    一众奴隶连连称是。

    “队正、副队正跟我进屋,其余人到工房等吩咐。”郑鹏说完,径直走向大堂。

    郑鹏先走,很快郭子仪和库罗跟在后面,紧接有两个中年汉子走了进来,在郭子仪介绍下,郑鹏知道,大鼻子的叫老胡,三十一岁,是个铁匠,木工不错,人也机灵,郭子仪让他做这队人的队正;有些瘦小的叫老丁,是个老木匠,他担任队副。

    简单说了几句,郑鹏把手里的图纸打开,招呼两个来说:“你们看看,这图能不能看明白。”

    “是,郑公子。”

    老胡和老丁恭恭敬敬地行了一个礼,这才小心翼翼走近,开始看起图来。

    两人看得很仔细,不时还小声议论两句。

    很快,老胡向郑鹏行了一礼:“郑公子,老奴看完了。”

    “哦,看得明白没?”

    “回公子的话,这图画得很精细,应是用齿轮带动这个奇怪的东西转动,不知老奴可猜对?”老胡小心翼翼地问道。

    东汉初年,华夏就出现了人字齿轮,三国时期还出现用卤轮传动制成的指南车和记里鼓车,郑鹏的轴转动风扇的构造很简单,老胡是个行内人,一眼就看出来了。

    没错,郭子仪很精明,没买错人。

    郑鹏心里暗赞一句,然后点头说:“没错,这叫风扇,就是通过齿轮带动让扇叶运转,就可以转出风,你说奇怪的东西,就叫扇叶。”

    于是,郑鹏把大致的工作原理解释一遍,说到后面,叮嘱老胡道:“大致就是这样,你们多点尝试,看看哪个角度的风最大,用什么材质好,用木还是用铁,要不用铁皮包木板,一定要找出最合适的方案。”

    “明白了,郑公子。”老胡连连点头,眼里也露出跃跃欲试的神色。

    对一个优秀的匠师来说,最大的乐趣就是做一些新奇有趣的作品,听郑鹏说得那么神奇,老胡当场就动心了。

    老丁指着一张三角造形的图,小声地问:“郑公子,这张图有坐椅,坐椅下面设有齿轮结构,这一边一个耳朵状的东西,是不是可以坐着控制这些齿轮?”

    谁说古人笨的,刚刚看到这二人时,感觉有些畏畏缩缩,还以为不是去挑匠师,而是去挑难民,没想到二人都非常聪明,光是看图就明白郑鹏的意图。

    记忆中是用线带动,后来觉得有点费劲,一来跑着拉线有面积限制,二来跑来跑去不雅观,发出的响声也容易影响别人,后来想到自行车的工作原理,采用链动结构,改用骑踩的方式,不容易累,也稳定。

    “没错”郑鹏打了个响指,然后大致解释了一下工作原理和作用。

    跟聪明人、还是有手艺人的聪明人说话就是省心,主要是这二人都是老工匠,经验丰富,而郑鹏设计的东西,技术含量其实不高,主要是讨巧。

    不到二刻钟的时间,郑鹏再拿出风柜和传送管的图纸.....

    在工场呆了一个时辰左右,郑鹏留下图纸让老胡和老丁慢慢琢磨,一脸轻松地走出工房。

    有人使唤就是省事,交待大概,指明方向,剩下的就让他们慢慢摸索,自己可以抽身事外。

    “飞腾兄,厉害”郭子仪心悦诚服地说:“只是短短三天的功夫,竟然画出这么精细的设计图,某可是越来越佩服你了。”

    郭子仪前面觉得郑鹏的文采不凡,通过交往后,发现他特别仗义、好客,现在还发现郑鹏对设计构造也有很深的造诣,特别是他天马行空的想法,让人拍案叫绝。

    这家伙,真是优秀得有些过份。

    库罗一脸佩服地说:“都说中原真是人杰地灵,某以前还不相信,到了大唐才知,那话说得一点也没错,飞腾兄大才,我佩服得五体投地。”

    好听人人都喜欢听,这两人说得那么真诚,郑鹏都有些飘飘散然了,谦虚了几句,然后拍拍库罗的肩膀说:“库罗兄,这里就交给你了,几天没去左教坊,某得去转转。”

    十个奴隶在这里,得有人看着,郑鹏有官职在身,郭子仪得为武举作准备,都没多少时间,于是库罗自告奋勇,搬到这里看守工场。

    反正他到这里是游历,参加武举也是玩票性质。

    三个人,算起来库罗出力最少,又是郭子仪带进来的,郑鹏说好利润三个平分,库罗心中有些不好意思,主动站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放心,有某在,这里出不了事。”库罗一脸认真地说。

    郑鹏说了一声辛苦,然后扭头对郭子仪说:“子仪兄,那我们走吧。”

    “不,飞腾兄先走”郭子仪出人意料地说:“某决定留在这里不走了,一会让下人把行李都搬过来。”

    搬到这里?

    郑鹏看看郭子仪,又看看有些惊讶的库罗,开口问道:“怎么,你们两个住在一起有感情了,舍不得分开?”

    这两个家伙住在一起,不会有某种断袖之瘾吧?

    郭子仪很聪明,一看郑鹏的表情就知道他想什么,没好气地说:“飞腾兄,别想歪了,我郭子仪可是顶天立地的大丈夫,平生最爱美人,跟你说吧,某发现你的图纸很有意思,特别是那个用双腿作转动的设计很有趣,要是把这些设计放在打仗,可以改良攻城的器具,就留下研究一下,你可别多想。”

    做生意能举一反三,看到一个新式的转动装置,马上联想到怎么运用于战争,这思绪能力也太跳跃了吧?

    郑鹏对郭子仪笑笑,由着他,自己去左教坊看美女去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