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133 万里长征第一步
    ,精彩小说免费!

    图纸给了,原理也讲解了,郑鹏也由他们自己去琢磨,教坊那边迟迟没动静,郑鹏准备先回家换身衣裳,去左教坊露个脸。

    来上安,找机会上位才是自己的奋斗目标,至于赚钱帮补生活,反而是次要。

    就是卤肉的价格一降再降,除着规模不断扩大,一年少说也能分二三千贯红利,再加贵乡还有田庄和店铺,就是不做也能衣食无忧。

    回家刚换好衣裳,正打算出门,阿寿小跑着进来,说左教坊的钱公公已经门外等候。

    “来了?快,开门,我去迎接。”郑鹏穿好鞋,风风火火往门外走。

    刚走出房门,郑鹏突然停下,跟在后面的阿寿要不是及时收脚,差点把郑鹏撞上。

    “少爷,怎么啦?”阿寿吃惊地问道。

    “没事,阿寿,你去把钱公公和丁横请进来,客气点,就说本少爷在换衣服。”

    虽说钱公公替自己谋了一个官身,但这八品是虚职,自己也暗示俸禄全交给他,钱公公这次主动找上门,郑鹏出了房门才想起自己是“大才子”,要有读书人的风骨和骄傲。

    一个太监上门,自己屁颠颠跑到门外迎接,传出去的话,自己好不容易积攒的声誉就毁了,就是钱公公本人,也会从心里看轻自己。

    有的时候,架子还是要的。

    李白同志就做得很好,趁着几分醉意,让高力士给他脱靴,要知当时高力士是深得玄宗宠信的太监,就是皇子也叫尊称他一声“阿哥”,当时玄宗对李白的要求没批评,作为太监的高力士只好替李白脱靴,这事传出去,读书人对李白那是一片赞颂,说他不畏权势、戏弄高力士。

    就没人说李白在皇上面前脱靴有多不对。

    当然,这些都是后事,但从中可以看出读书人的心态和傲气。

    钱公公和丁横到了大厅,郑鹏这才急步从屏风后走出,边走边说:“不知钱公公大驾光临,有失远迎。”

    “郑公子客气,杂家不请自来,打扰了郑公子清修才对。”钱公公笑呵呵地说。

    教坊可以说一个清水衙门,没什么实权,钱公公是五品教坊使,可地位不高,心态摆得很正,进来看到郑鹏换了一套新衣裳来欢迎自己,不仅没怪郑鹏没到门口迎接,反而有种被尊重的感觉。

    “哪里,某的大门随时为公公打开,公公精通音律,一直想找个机会向公公讨教。”

    这句话郑鹏倒不是拍马屁,担任教坊使的,全是精通音律的高手,其它事可以糊弄,音律这种事很难作假,特别是李隆基在音律上有异于常人的天赋。

    钱公公呵呵一笑,也不谦虚,看了郑鹏一眼,好像不经意地问道:“几天没见钱公子,不知最近在忙些什么?”

    还没入职呢,这么快就查岗?

    郑鹏面不改色地说:“左教坊快要与内教坊和右教坊竞技,作为左教坊的一员,某自然不能松懈,这几天都在构想新曲,准备带给皇上耳目一新的感觉,对了,刚刚到外面转转,采风找些灵感。”

    钱公公闻言有些感动地说:“钱公子真信人也,某听说公子三天闭门不出,特来看望一下。”

    “有劳钱公公挂心,请上座。”

    “不急”钱公公笑着说:“第一次上门,不能空着手,刚好今日有个好消息,算是借花敬佛了。”

    好消息?

    就在郑鹏有些惊讶时,跟在后面的丁横转身出去,很快,只见他双手捧着一个托盘进来,然后把托盘轻轻放在郑鹏面前。

    托盘用红布垫着,显得很隆重,上面放着一套深青色的官服,此外还有一块令牌,郑鹏一拿,感觉沉甸甸的,应是铁铸成,正面是教坊的字样,背后有乐正的文字,下面还刻用自己的名字。

    大唐不同品阶的官服有不同的颜色,三品以上着紫色;四品,深绯;五品,浅绯;六品,深绿;七品,浅绿;八品,深青;九品,浅青,这套深青的官服,就是八品官的标志。

    官服和令牌,是身份的象征,钱公公亲自送来,除了确认郑鹏的身份,还有重视、礼贤下士的意思。

    丁横在旁解释道:“郑公子,这是公公亲自去吏部办理,又亲自去吏部领回官服和令牌,在左教坊郑公子可是头一位,可以看出公公对郑公子的重视。”

    “有劳公公,其实这种小事,某跑一趟就行,怎敢劳你驾?”郑鹏有些不好意思地说。

    “郑公子”丁横小声地提醒:“至少要七品以上的官才到吏部述职,其余是吏部派人送到相应衙门。”

    也对,官府的小官那么多,全跑到吏部述职,估计吏部的那些大老爷们都不用休假了。

    郑鹏有些尴尬,一个八品下的小官还想去吏部,还真是想多了,干咳二声,招呼二人坐下喝茶、吃糕点。

    三人说了几句闲话,钱公公主动进入主题说:“比赛在即,这是难得的表现机会,可表演的节目到现在,杂家心里还没有底,让下面的人多想办法,郑乐正,这事请你务必上心。”

    “一定”郑鹏信心满满地说:“钱公公放心,某已有些头绪,近期肯定给你一个惊喜。”

    “哈哈,那就有劳郑公子。”钱公公说完,对一旁的丁横使了一个眼色。

    丁横马上会意,开口问道:“现在天气越来越炎热,乐工们都难安心排练,郑公子,你上次说有凉快的方法,这事.....”

    难怪这么热情找上门,原来还有这层目的,主动提出,是怕自己忙着自己的事,把说过的话忘记,对钱公公来说,比赛在即,每一个细节都可以决定成败。

    郑鹏一脸自信地说:“已经联络人,很快就会回音,丁门令你就等我的好消息吧。”

    “好,好。”丁横高兴地说。

    正事完了,钱公公站起来说:“郑公子真是太热心了,杂家代左教坊上下表示感谢,从这一刻起,郑公子就是左教坊的乐正,本应好好庆祝,可惜杂家还有公务在家,改日再好好喝几盅。”

    “这么急?怎么也得吃个便饭啊。”郑鹏有些意外地说。

    来得急,走得也太快了吧?

    钱公公指指皇宫的方向,然后苦笑着说:“好了,就在一坊之内,想吃什么时候都方便,就这样吧。”

    “公公有事,某也不挽留了,那就改日再请两位喝两盅。”

    很明显,钱公公还要进宫,估计李隆机找他问话,有心在这里蹭饭的丁横稍稍有点失落,为吃不上美味的卤肉,不过他很快又高兴起来。

    专门送官服和令牌来,这是报喜,没有让人空着手回去的道理,郑鹏给丁横一大包卤肉,乐得丁横马上变遗憾为惊喜,连连感谢。

    钱公公也收到一大包卤肉,额外还有一坛上好的阿婆酒。

    迎接时假装换衣,没出去迎接,为的就是维持读书人的风骨,郑鹏没选择给红包,而是用酒肉替代。

    实用又大方得体。

    “恭喜少爷,贺喜少爷,现在少爷可是乐正了。”外人一走,阿福马上笑嘻嘻地说。

    “少爷真是厉害,一下子就变成了八品官,以后看那些坊长还敢不敢那么嚣张。”阿寿握着拳头,一脸兴奋地说。

    阿军也恭声道:“恭喜少爷踏入仕途,更祝少爷步步高升。”

    一个八品官,对普通百姓来说很大了,可在博陵崔氏眼里根本不够看,阿军知道郑鹏的想法,开口就祝郑鹏步步高升。

    郑鹏知道,要对抗崔源,一个八品小官根本没用,要不断晋升、不断强大才有机会。

    踏入仕途,不过是万里长征第一步。

    “好了,都不用拍马屁”郑鹏大手一挥:“每人赏一贯,今晚多加几个菜,好好庆祝一下。”

    话音一落,现场一片欢呼声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