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134 新官上任
    ,精彩小说免费!

    长安是大唐帝国的京城,从修建的那一刻起,就赋予了与其它城市不一样的定义和使命,其中最具特色的,就是它近乎半军事化管理的夜禁制度,日升而作,日落而息。

    在武候巡查的脚步声和敲更声中,长安城又安然渡过一个平静的夜晚,当天边刚刚露出一丝鱼肚白时,鼓楼就开始发出震天的鼓声,这是解除夜禁的信号。

    随着鼓声隆隆,各寺庙的钟声也跟着响起,整个长安城上空都回荡着钟鼓齐鸣的声音,好像在世界宣告着,这个世界上最庞大东方城市苏醒了。

    然而,绝大多数的长安百姓并没有听着钟鼓声起床,很多人把枕头往头上一蒙,继续睡觉,不是这些百姓不勤劳,而是这个时辰太早,大约是凌晨四五点。

    距离鼓楼、寺庙远的百姓,可以嚷嚷二句,蒙头大睡,那些离鼓楼、寺庙近的百姓就没那么好运,噪声太大,就是想睡也睡不着。

    住在宣阳坊的百姓就深有体会,离鼓楼近,那鼓声响起来时,好像地都在颤动,左前方是务本坊,国子监的学子,早早起床诵读圣贤书,读书声那可是声声入耳;前方是平康坊,一早也有**弹乐器练噪子;右边是东市,虽说没开市,可是搬运货物的声音也不小,就是坊内,还有一个最近排练很勤快的左教坊。

    郑鹏被这些杂音吵醒,一边洗刷一边打着呵欠说:“这么吵真是烦,看来找个机会换个地方才行。”

    上当后没有第一时间搬离,不是舍不得那点租金,而是郑鹏一开始就把目光放在教坊,想以教坊作为跳板,一步步接近李隆基,一直住在这里找机会,现在左教坊的乐正到手,可以考虑换一个好一点的环境。

    钟鼓声哪个坊都能听到,没有教坊就行,要知道一个教坊几百人,每天几十种乐器在练习,有时一曲来往练上几十次,听得多还真让人头痛。

    “可不是吗”阿福也附和道:“听说宜阳坊的地价和租价又跌了不少,有些租客,期没满就搬走了。”

    阿寿有些吃惊地说:“少爷,怎么不多睡会,现在还早着呢。”

    郑鹏早上就是要练功,也要太阳晒到屁股才起,平日说得最多的就是“扰人清梦者,该杀”,这习惯就是阿军也无奈,现在一大早就起床,不光郑鹏自己不习惯,就是阿福和阿寿也不习惯。

    “送来那身衣裳,怎么也得表现一下吧。”

    钱公公亲自送来官服和令牌,说明他很重视这件事,郑鹏怎么也得做做样子。

    八品乐正,好歹也是一个小官,作为教坊的一份子,怎么也得了解教坊的运作和基本情况。

    早点去,看看教坊的排练情况。

    “还是少爷想得周到”阿福一脸羡慕地说:“教坊除了少量乐工,大部都是漂亮的女子,听说有些还挺开放,少爷一去,那可是掉进美人窝,真是走了桃花运,艳福无边。”

    “桃花运?不要桃花劫就好”郑鹏开口问道:“那套官服呢,洗烫了没有?”

    官服是用上等绸缎制成,看似干净,不知多少人摸过,也不知有没有蟑螂爬过,郑鹏有个习惯,新衣服一定要洗过再穿,昨晚睡觉前,吩咐下人洗干净、烘干。

    阿福把那套深青色官服拿过来:“洗好烤干了,少爷你试试。”

    穿衣服的时候,看到阿福帮忙收缀,郑鹏心里泛起一个念头:是时候给家里添个女婢了,阿福和阿寿很多事做得不够仔细,有时候也不方便。

    例如想找人擦背、暧被窝什么的,总不能叫他们来吧。

    别的不说,就是早上穿衣服,让一个大男人侍候,感觉怪怪的。

    现在也算稳定,要不要让小音到长安?

    好像有点小,算了,还不如找林薰儿,一想到林薰儿,郑鹏的情绪又有些复杂,那小妞当着那么多宾客面前表态,要是自己没点行动,好像不够男人。

    有钱不替她赎身,让人说无情无义;没钱替她赎身,那又显得自己没本事,头痛。

    “这官服就是好看,少爷,你穿上后整个人都威风了不少呢。”这时郑鹏已经穿好那身深青的官服,阿福上下打量一番后,忍不住赞道。

    “真好看。”阿寿也附和道。

    郑鹏看了看那面有些糊涂的铜镜,隐隐看到一个俏脸生雷、气质不凡的少年郎,内心也暗暗点头。

    佛靠金装、人靠衣装,官服都是上好的绸缎,绣有暗纹,由经验丰富的裁缝制成,穿起来不仅舒适,还很提精神。

    不过,郑鹏的心思没放在衣服上,而是看着那面铜镜陷入沉思,虽说打磨得很光滑,可照起来影影绰绰的,看不清晰,和后世的镜子差远了。

    记得前世读书参加过学校的化学兴趣小组,做过类似的实验,就是用含石英的沙就可以做镜子,这可是妥妥的一条财路,郑鹏内心又开始火热起来。

    又是一座大金矿。

    洗刷完,吃过简单的早饭,郑鹏也顾不得练拳了,径直向左教坊出发。

    “郑乐正,今日这么早。”这次郑鹏没骑马,来到左教坊,守门的门卫主动上前打起了招呼。

    “不早,姑娘们一大早就开练了,诺,这是某的令牌。”郑鹏一边说,一边把自己的令牌递上去,让两人验明身份。

    高个子门卫一边打开教坊的坊门,一边恭维着说:“现在有点眼力的,哪个不认识郑公子,不用验了,郑公子,请进。”

    “就是,教坊使去吏部办理,还亲自送去官服和令牌,左教坊也就是公子一人。”

    这两个家伙,还真会说话,郑鹏心情大好,一人赏了一把铜钱。

    大唐金银相对稀缺,特别是白银,多是作装饰用,流通得最多就是铜钱,这铜钱好,沉甸甸的有份量,一人赏一大把也费不了几个钱。

    刚进去不久,闻讯而来的丁横,一边行礼一边笑着说:“郑乐正,某猜到你今日会来,没想到来得这么早。”

    “受人之托,忠人之事,快要到三大教访比试了,某也要多用些心,要不然就辜负了钱教坊使的期望。”

    “那是,那是”丁横马上说:“郑乐正真是信人,钱公公说郑乐正刚到左教坊,很多地方不熟悉,吩咐小的给乐正带路,以后郑乐正有什么差遣,只管吩咐小的就行。”

    听这话,丁横算是拨给自己差遣了,两人相识好说话,丁横的脾性还不错,是个机灵人,又是一个吃货,郑鹏对他印象不错。

    “丁门令,我们可算是故友了,没人的时候,我叫你丁兄吧,你也不用叫什么乐正,唤我郑鹏或郑公子即可。”

    在大唐“哥”不能乱叫,除了是兄弟相称,有的地方“哥”还是父亲的意思。

    丁横没想到郑鹏成了自己的顶头上司,还是这么容易相处,连忙应了,然后开口问道:“郑公子,你想先看哪里?”

    “也没好好看过,你替我拿主意吧。”

    “要不,郑公子先看看你的房间,看摆设满不满意。”

    “房间?某在这里还有住处?”

    丁横解释道:“当然有,郑公子可是有官职在身,安排一个住处,有时在教坊耽搁了时间,也有一个下榻之处。”

    郑鹏这才恍然大悟,点点头,然后跟丁横看看左教坊为自己准备的房间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