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140 赌坛明灯
    ,精彩小说免费!

    有句话叫皇帝不急太监急,丁横对这件事越来越有体会。

    立下赌约后,郑鹏不慌不忙,每天该干嘛就干嘛,偶尔还和两个朋友去聊天喝酒,好像忘了赌约的事。

    “郑公子,不好了,钱公公发话,半个月后你跟候都知正式比赛。”

    “候都知严令女伎外出,现在一天到晚都在认真排练,郑公子,你准备得怎么样了?”

    “那个候都知真不要脸,他新编的秦王破阵乐已经有七百余人,现在又挑了一百人进去,还不要脸地振振有词,说这是公子答应让他先挑,还没有限制人数,天啊,郑公子,现在教坊上下,只剩老弱病残,你就是有节目都找不到人了。”

    “郑公子,现在左教坊没人,以你的名望及人脉,不如到平康坊借人吧的。”

    “天啊,郑公子,你还有心情喝酒,还有七天就要比赛了,你老是说快了,快了,到底什么时候呀?”

    ......

    郑鹏不急,可丁横却急得团团转,主动给郑鹏打听消息,每次郑鹏都说快了,让丁横不要着急,却每次都是嘴上说说,一直没见他行动,丁横都快愁死了。

    刚开始说得那么满,还立下赌约,现在却不关自己的事一样,丁横也不好说太多,只能多打探一些消息给郑鹏。

    一来不想郑鹏输,二来也讨厌目中无人的候思亮,希望有人打压一下,只是郑鹏先是狂妄得无边,后来又懒惰得出奇,这让丁横相当无语。

    现在丁横给郑鹏打下手,算是郑鹏那边的人,在官场来说,相当于站了队,要是郑鹏做得不好,丁横的日子也好不到哪里去。

    郑鹏是大才子,教坊的那份虚职对他来说可有可无,可对丁横来说,左教坊那份门令的九品小官很重要,俸禄是要拿来养家糊口的。

    能不急吗?

    半个月不到,人都急到快上火了。

    眼看再过四天,郑鹏就要跟候思亮比赛了,可是郑鹏还是没动,丁横在左教坊的大门等了大半天,等不到郑鹏来,终于忍不住,再次跑到郑鹏租住的地方找人。

    丁横看到郑鹏时,郑鹏还在慢条斯理地吃着早饭,一时间有种想哭的冲动。

    人比人,怎么距离就那么大呢,自己急得团团转,这几天都上火了,而候思亮这些天也一直没闲着,起早摸黑,起得比鸡还早,睡得比狗还晚,午餐就在排练场吃,一门子心思都在比赛上。

    可郑鹏呢,日上三竿才起床,有滋有味地吃着早饭,脸色红润、双眼有神,都不用问,昨晚一定睡得很不错。

    活脱脱像是过上富足的退休生活。

    丁横一时都不知说些什么好,看着郑鹏,有些无力地说:“郑公子,你不是忘了还有比赛吧,还有四天就要比赛了,要是不算今天,只剩三天,你不是放弃了吧?今天一大早碰到钱公公,他问公子准备得怎么样,说实话,我都不知怎么回答。”

    顿了一下,丁横有些郁闷地说:“公子,现在有人做庄,赌你跟候都知哪个赢,现在买候都知赢,一贯钱只赔一百文,而买公子赢,一贯钱可以赔到5贯。”

    这赔率,也太悬殊了吧?

    郑鹏眼前一亮,突然有了兴趣,放下筷子,有些吃惊地说:“不会吧,这种事也能赌?”

    “这算什么,无聊找个乐子啊,就是有个女乐工生孩子,都能赌个男女,听说候都知让人暗中买了自己赢,数目还不小呢。”

    “现在还能买吗?有限额没有?”郑鹏突然语出惊人地说。

    “能,没有限额,做庄的王副教坊使,出身太原王氏,是太原巨富,怎么,郑公子,你也有兴趣?”

    开发新式通风设备,要投的钱不少,家里又来了两个“蹭饭”的,开销有点大呢,还想着找点钱帮补,一听到有赌局,能没兴趣吗?

    郑鹏点点头,扭头问阿福:“现在能动用多少钱?”

    “少爷,还有二百贯多一点。”阿福的小声地说。

    “行,一会拿二百贯给丁门令。”说完,扭头对丁横说:“丁门令,一会麻烦你,替我买二百贯,我本人赢。”

    语音一落,丁横吃惊地看着郑鹏,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,开口问道:“郑公子,你是说买你本人赢,就是一赔五的那个赔率?

    二百贯可不是小数目,买错自己可赔不起,刚开始丁横还以为郑鹏买自己输,这样一来,就是输了也有金钱补偿。

    没人手,没准备,还剩下不到四天,这种情况还敢买自己赢?

    是不是喝酒喝糊涂了?

    郑鹏很肯定地说:“不错,就是买我本人赢,一赔五的那个赔率。”

    丁横本想劝一下郑鹏,可看以郑鹏神情轻松、目光坚定,整个人散发着一股发自内心的自信,咬咬牙,好像下了大决心一样:“某也豁出去了,买,就买二百一十贯郑公子赢,其中有十贯是某的。”

    不管了,当事人这种情况下还敢买自己二百贯,肯定对自己有信心。

    “哈哈,有前途。”郑鹏笑呵呵地说。

    “郑公子,比赛时间快到了,你有什么杀手锏,也该拿出来了吧。”丁横小心翼翼地说。

    前面是为郑鹏焦急,决定投十贯钱后,丁横对郑鹏也就更加热心,关系到自己的前途命运呢。

    现在还多了一项“钱途”。

    郑鹏轻轻敲了一下桌子,点点头说:“也该行动了,行,你先去投注,某一会就来。”

    终于肯出手了,虽说不知为什么郑鹏那么淡定,丁横还是稍稍松了一口气。

    那二百贯有50贯是铜钱,外加15两黄金,开元通宝规定每十文为一两,一贯重达六斤四两,50贯贯就重达三百多斤,丁横走的时候,是阿福驾着马车陪他去的。

    给他一个拿也拿不起啊。

    丁横走后,郑鹏又到书房忙乎一会,然后带着阿军,也不骑马了,施施然往左教坊走。

    “郑乐正,你可来了。”

    “嘿嘿,郑乐正真是一个好人。”

    “比赛快开始,郑乐正,你是不是有什么压箱子的杀手锏?”

    “郑乐正,是不是外面有什么门路?”

    “输赢都不要紧,最重要开心点,郑乐正,比赛完,某请你喝酒,哈哈。”

    一路走来,教坊不少人纷纷跟郑鹏打招呼,还有人好像在安慰着自己,弄得郑鹏都有些糊涂,直到有一个人问郑鹏知不知道赌局的事,郑鹏很坦率是说知道,还说买了一点自己赢,没想那人说郑鹏真会开玩笑一类的话。

    郑鹏这时才想明白,不少人把自己当成“赌场明灯”,想借着发财,就差跟自己说早点认输,让他们好收钱。

    赌是万恶之源,郑鹏没想到自己和候思良来一个赌约,还有人乘机利用它设立赌局,郑鹏对此只能装作不知道。

    这个时候劝,相信他们也听不进去。

    郑鹏轻车熟路,想去钱公公办公的地方,没想到中途碰到候思良。

    两人相见,脸上都现出吃惊地神色。

    候思良没想到郑鹏会出现在这里,因为就赌约成立后,郑鹏就没有回过教坊,心里都以为郑鹏放弃了;郑鹏吃惊的原因是,也就十天不见,原来意气风发的候思良像换了一个人,面色苍白、眼有血丝,好像瘦了一圈似的,衣服也有些脏。

    估计是一门子心思都在排练上,为了赢,连个人卫生都不注重了。

    看到郑鹏,候思良冷哼一声,目光也变得不友善起来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