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142 皇上驾到
    ,精彩小说免费!

    “候都知,有动静。”候思良刚刚加完赌注,一个名为季平的乐工跑过来向他汇报。

    季平乐籍出身,是左教坊的一员,擅长琴瑟,技艺属于不好也不差的那种,想靠着大树好乘凉,于是成为候思良的心腹。

    “有什么动静?”候思良连忙问道。

    刚刚又筹了二百贯下注,候思良可以说倾尽所有,现在最重视郑鹏的一举一动。

    季平忙说:“郑乐正从花芽堂挑了一百名孩童,说要训练他们比赛,还说这里太吵,经得教坊使同意后,带到外面训练去了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,带到外面训练?”

    “是啊,丁门令带了几个人跟着,此外还有三名女乐官陪同。”

    候思良哈哈一笑,无所谓地说:“算了,由他去,估计知道自己要输,没点动作也不好,就装模作样。”

    这个郑鹏,真是病急乱投医,自己开玩笑说让他去花芽堂挑人,没想到郑鹏还真去了。

    那些乳臭未干的孩子,能干什么?表演在地上打滚还是流鼻涕?

    就是做样子也找个靠谱的啊。

    也好,郑鹏在破罐子破摔,估计是想着放弃,想到比赛完后能少一个眼中钉,还有一笔丰厚的彩金,候思良的心情开始阳光起来,忍不住吹了声口哨。

    光阴似箭,时间过得很快,三天的时间好像一眨眼就过,宜阳坊的百姓惊喜的发现,原来吵吵闹闹的左教坊好像消停了,他们不知道,左教坊的人,绝大部分都聚在教坊的风宫厅内,等着看比赛。

    新任乐正郑鹏和都知候思良之间的较量。

    左教坊有五个大型的演奏厅,以五声音阶宫、商、角、徵、羽命名,分别是风宫厅、雨商厅、雷角厅、电徵厅和雾羽厅,其中风宫厅是最大的演奏厅,最多可容纳三千人同时演奏,郑鹏和候思良的比赛场地就设在这里。

    候思良带着自己的队伍到场时,郑鹏还没有到,也不管那么多,让人按队列排好,为一会演出作准备。

    为了这一天,候思良提前做了不少功夫,让所有参与演出的人员都换上崭新服饰,盛妆打扮,昨晚还提前一个时辰让艺伎休息,早上取消早练,养足精神的艺伎们,一个个精神抖擞,信心满满。

    比赛开始时间是午时一刻,眼看快到午时了,可郑鹏还没有出现。

    “怎么回事,姓郑的还没来,好大的架子。”候思良有些不乐意地说。

    “就是”季平附和道:“候都知,会不会是姓郑的知道自己输定了,怕出丑,不敢来比,直接认输?”

    候思良冷笑地说:“某倒希望他来,看看他玩出什么花样,听一只猴子没什么意思,但是看着一个猴子出丑,那倒有趣多了。”

    “嘻嘻,那是,没有绿叶衬托,总是少了些趣味。”季平讨好地说。

    “候都知,准备得如何?”这时教坊使钱公公走了过来,开口问道。

    候思良还没有开口,一个圆脸大耳的胖子走过来,笑呵呵地接过话头:“某想,候都知已经准备得相当充分,志在必得了,对吧。”

    说话的是副教坊使王文举,说话间,还不忘对候思良挤了挤眼。

    候思良下注买自己赢,加起来足有四百多贯,教坊的圈子就这么大,作为设局的庄家,王文举对此了如指掌。

    要是没信心,肯定不敢投这么多。

    “不敢,王副教坊使言重了,某会竭尽全力。”候思亮有些谦虚地说。

    钱公公左右看了一下,皱着眉头说:“郑乐正呢?”

    “还没到,可能有什么事耽搁了。”候思良应道。

    季平在一旁添油加醋地说:“平日少来就算了,现在是比赛,还要两位教坊使等他,真是过份。”

    钱公公瞄了季平一眼,然后嘿嘿一笑,不以为意地说:“没事,都是自己人,不用讲那么多规矩。”

    郑鹏是请来帮忙的,就是俸禄也是变相孝敬了钱公公,而这次比赛,候思良为了赢,前面把精干差不多都挑完,后面硬是又挑了一百多人,给郑鹏留下老弱病残不说,快要比赛了,还跑来说不能有教坊外面的人,免得影响不好一类。

    想赢是好事,就是吃相实在太难看。

    还有,高层在说话,那个季平算是什么东西,哪里轮到他泼脏水?

    看到钱公公不太高兴,候思亮马上说:“就是,自己人没那么规矩,再说还没到时辰呢。”

    王文举突然笑着说:“一说曹操,曹操就到,郑乐正来了。”

    众人扭头一看,只见郑鹏戴着墨色幞头、身穿一袭青色襦袍,笑着朝众人走来,在他身后跟着一群天真可爱的孩子,要不是在场人都认出郑鹏是教坊的乐正,还以为他是一个孩子王呢。

    在场人看看郑鹏,再看看候思良,不由暗自感叹一下,很多人心里都是一个想法:郑乐正怕是要输。

    候思良明显很重视这场比赛,头发梳得纹丝不乱,还抹了茶油,显得油光可鉴,一袭深青色的官服浆洗得笔挺,面露笑容眼含自信,就是他麾下的乐工女伎,一个个衣着鲜艳、统一,精神饱满,感觉就像训练有素的士兵,随时可以冲锋陷阵。

    而郑鹏这边,众人看到都暗暗摇头。

    郑鹏的衣着很随意,感觉不像是来比赛,而是来看戏,而他所训练的人,都是六到十岁的小孩子,一个个天真可爱不假,可是衣裳五颜六色,各有各穿,走路的时候乱成一团,有的还偷偷说话,给人一种有组织、无纪律的感觉。

    是不是感觉没胜算,干脆就走一下过场就当完事?

    “啪”的一声轻响,有个大约六岁的小女孩,不知被谁绊了一下,痛得当场就哇哇哇地哭起来,一把眼泪一把鼻涕的。

    “哭什么,再哭就打。”跟队的一名女乐官马上大声训斥,扬手就要打。

    这里可是风宫厅,左教坊最庄严的地方,教坊使、副教坊使一众高层全都在呢。

    “停手,小孩子,打她干什么。”郑鹏制止乐官的动作,一手把小女孩抱起来:“小恩不哭,没事,没事。”

    那个小恩的小姑娘,抱着郑鹏,那脸不自觉在郑鹏的肩上擦了一下,顿时,泪水、鼻涕擦在郑鹏的衣服上,留下一个尴尬的印子。

    这是,来参加比赛?

    是来搞笑的吧。

    候思亮看到,乐得差点没笑出声来。

    郑鹏放下小恩,走到钱公公面前,跟众人一一行礼,然后有些不好意思地说:“有些事耽搁,有劳这么多位久等,请恕罪。”

    “没事,只是迟来,没有迟到,郑乐正不必自责”王文举笑着说:“郑乐正,比赛就要开始,你准备好了吗?”

    “回王副教坊使的话,准备好了,随时可以开始。”郑鹏还是一脸镇定。

    王文举扭头问道:“钱公公,你看,人都到齐了,不如开始比赛吧。”

    “开始吧,候都知已经排好了队例,依杂家看,就候都知先开始好了。”钱公公的神色很平静,不喜也不怒,也不知他内心在想些什么。

    候思亮应了一声,然后走到表演场地中间,大声说:“所有人准备,听我号令。”

    一块令下,乐工们纷纷把乐器准备好,艺伎们也作好出场的准备,正当候思亮想下令擂鼓时,门外突然响起一个尖而哄亮的声音:“皇上驾到。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