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144 这个郑鹏是妖孽(求首订,谢谢)
    ,精彩小说免费!

    看到众人都准备好后,钱公公大声宣布:“左教坊优秀节目选拨赛正式开始,现在请候都知先开始。”

    李隆基还没来,候思良就已经做好了表演的准备,八百多人的表演规模,再排一次也不容易,在李隆基没发话或暗示,钱公公还是让候思良先开始。

    候思亮大声应了一声,给李隆基行礼后,有些挑衅地看了郑鹏一眼,那样子好像在说:我等着看你出丑。

    “各队正作最后准备。”候思亮很快稳定情绪,开始调度麾下的成员。

    像这种大型的舞蹈表演,人数有八百多人,为了方便管理,每个阵列都设一个阵正,由阵正管理阵列的纪律,要不然,别说准备,就是让候思亮数一遍人数都够呛。

    听到准备的声音,最先有反应地古筝的队正,只见他站起来,大声说道:“古筝队就位。”

    “琵琶队就位。”

    “大鼓队就位。”

    “箜篌队就位。”

    “长笛队就位。”

    .....

    八百多人的乐团,有如军队一样令行禁止,很快就准备完毕,看到乐团这样高效,郑鹏也暗暗点头。

    一切就绪后,候思亮大声吼道:“起鼓。”

    “澎”“澎澎”“澎澎澎”

    声令一下,三名赤着上身、孔武有力的大汉,手里拿着两个木制大鼓锤,整齐而用力地敲起三面硕大的战鼓,那震撼而富有节奏的鼓声,很快就把人的注意力带到音乐中去。

    鼓声轰隆,节奏紧密有力,那三名壮汉不时还一起吆喝一声,那激昂有力的鼓声,让人有一种置身于战场的感觉,郑鹏好像闻到硝烟的味道。

    真不愧是朝廷设立的机构,光是这鼓声,就知水平很高。

    鼓声响起,很快,琴声、箜篌声、笛声、琵琶声等乐器声纷纷响起,大有一呼百应的效果,在催人奋进的乐声中,执戟的舞者和挥着长袖的艺伎进场,在乐声中舞戟,在乐声中舞蹈。

    这次改编《秦王破阵乐》,候思亮花了不少心思,最让他骄傲是加入了女艺伎,用戟的勇猛和女伎的柔美,演译着铁血与柔情,给人一种赏心悦目的节目效果。

    不知是不是皇上驾临的缘故,这一次发挥得异常出色,一曲奏完,全场皆静,在场的人都被乐声感染,或是激动或是陶醉,好像余音还在耳边环绕。

    “很好”李隆基开口点评:“乐器之间的配合,比上次有了很大的提升,延续了破阵乐宏大激昂的特性,还创新地从中加入女艺伎,衬托勇猛之余,也为歌舞增添观赏性,有这份心思,不错。”

    李隆基自幼喜爱音律,能歌善舞,会编曲,还精通几种乐器,是音律方面的大行家,很快就作出中肯的评价。

    “谢皇上谬赞,微臣愧不敢当。”候思亮面露喜色,连忙跪下谢恩。

    皇上有赞,做臣子要谦虚。

    “很好”对李隆基来说,是很高的评价了,要知道他对音乐一直持着严谨的态度,就是他最看重的梨园,演奏时稍有差错,也会下令停下,当场指正批评。

    李隆基评价时把候思亮的那点小心思全说出来,简直就是找到候思亮的“g点”,谁都看得出,候思亮脸上有掩饰不住的笑意。

    不少人有些同情地看着郑鹏,心里想的是,这次赌约郑鹏怕是要输定了。

    谁叫你这么狂妄,说话不兜着点,让候思亮钻了空子,这一次候思亮还发挥得那么好,想要翻身,难了。

    最惨的是,郑鹏好像想走一个过场,随便叫了一伙还流鼻涕的孩子,仅仅训练了三天就来参加比赛,三天能干什么?

    要是只有自己人在这里还算了,谁料想到皇上驾临。

    好吧,丢脸丢到皇上面前,以后前程暗淡不说,要是让皇上觉得是尸位素餐,在混空饷,丢了官身事小,要是一生气,保不准要掉脑袋。

    这运气,也是差得没谁。

    很多人同情郑鹏,也有人幸灾乐祸,例如候思亮。

    候思亮谢完恩后,走下经过郑鹏时,眼里露出戏谑的目光,嘴角挂着嘲讽的冷笑,压低声音说:“郑鹏,我可买了五百贯你输,努力哦。”

    这是故意挑衅还是策略?在上场前扰乱自己的情绪?

    郑鹏面不改色地说:“好,某会努力。”

    死到临头还嘴硬,候思亮心里冷笑着。

    “现在有请郑乐正表演他的节目。”钱公公大声地说。

    风宫厅传出一阵稀稀哗哗的掌声,这时那八百多演奏人员已经撤离,中间留出一块很大的空地。

    郑鹏也不耽搁,向高高在上的李隆基行了一礼,又请示了钱公公,然后走到那群孩子前,看到他们有些紧张,笑着打气:“都不要急,放松点,一会好好唱,唱完再带你们去吃大餐,大伙说好不好?”

    “好!”一群孩子高兴地叫了起来。

    小孩子就是这样,一听到吃的,就连害怕都忘记了。

    这,这是表演?

    下面的候思亮差点没笑出来,这个郑鹏真把左教坊当成是自己家呢,在皇上面前也不严肃一点。

    李隆基也被郑鹏的举止弄得有些迷惑,扭头小声问道:“钱公公,郑乐正表演是什么节目,怎么选了这批孩童?”

    钱公公也有些尴尬,家丑不可外扬,也不好说郑鹏和候思亮,都不稀罕说这二个人,一个狂妄一个不要脸,以至资源极不平衡。

    “这是他们两人商议的结果,郑乐正表演什么节目,老奴也没有过问,他这个人,总喜欢给人意外的惊喜。”钱公公有些尴尬地说。

    李隆基呵呵一笑,也不再说话,而是饶有兴趣地看着郑鹏,有点好奇,看郑鹏用一群孩童,能玩出什么花样。

    郑鹏没有理会那么多,让一百名孩子排成四排,小的在前面,高的在后面,呈一个半圆围着,排好队后,转头看看那三名跟着的女乐官。

    女乐官会意,三人拿出一支长长的羌笛,对郑鹏轻轻点点头,示意已经做好了准备。

    在场的人大吃一惊,都想着郑鹏会从简,没想到他真简约到这种程度,人数仅有一百孩童,乐工只有三名,乐器只有羌笛一种,不过一想到郑鹏只有三天时间,就是想弄复杂一点也来不及。

    败家啊,不少乐官都在心里暗骂郑鹏:难得有机会在皇上面前表现,没想到郑鹏就这样浪费,要是机会给自己,肯定比有候思亮还拼命。

    “羌笛?看来这位郑乐正是要唱歌,还是旋律较为宛转的歌。”李隆基开口评点。

    羌笛是华夏古老的单簧气鸣乐器,已有2000多年历史,音色明亮,清脆婉转,常给人以虚幻迷离、动人心魄的感觉,羌族人民常用它来抒发喜怒哀乐、悲欢离合的情感,主要用于独奏。

    一次用三名女乐官,估计是唱歌的人比较多,一支羌笛不够,所以用三名女乐官同时演奏。

    吹奏羌笛主要采用鼓腮换气法,一口气可吹奏几分钟,甚至整个一首曲调,技巧性要求很高,这也是郑鹏选了三名有点年纪乐官的原因。

    年轻的乐官有点难以驾驭,特别是三人合奏,还要达到三人合一的独奏效果。

    “开始!”看到准备完毕,郑鹏毫不犹豫地叫开始。

    三名女乐官相互望了一眼,很有默契地把羌笛放在嘴边,齐声吹奏起来。

    就在乐官吹奏的瞬间,风宫厅内响起非常婉转、悠扬的羌笛声,那清澈的音色、优美的旋律,仿佛在诉说着淡淡离愁,极具感染力。

    行家一出手,就知有没有,只是一小段羌笛声,风宫厅内等着看郑鹏笑话的人,一个个闭嘴不言,候思亮的脸色,第一次现出一丝凝重。

    只有一直沉默寡言的丁横,嘴边露出一丝不易察觉的微笑。

    李隆基眼前一亮,那手忍不住握紧紫檀大椅的靠手,有些惊喜地说:“咦,这曲调...朕从没听过,新编的?”

    对一个爱好音律的人来说,听到一段没听过的优美旋律,犹如好色的人发现一个绝色美女一样令人激动。

    钱公公眼里也露出一丝吃惊的神色,神色中透着一丝如释重负,闻言马上应道:“老奴也没听过这个曲调,可能是...”

    话还没有说完,李隆基很快打断:“别出声,开始了。”

    钱公公哪敢反驳,连忙用手捂住着嘴巴,生怕打扰了李隆基的雅兴。

    此时,站在大厅中央的一百孩童,终于齐声唱了起来到:

    “长亭外古道边

    芳草碧连天

    晚风扶柳笛声残

    夕阳山外山

    天之涯海之角

    知交半零落

    一壶浊酒尽余欢

    今宵别梦寒

    天之涯海之角

    知交半零落

    一壶浊酒尽余欢

    今宵别梦寒

    .....”

    曲的旋律优美,词写得婉转动人,配上羌笛明亮音色带给人虚幻迷离、动人心魄的感觉,再加上孩童那纯净得有如天籁的声音,把那种与友人离别的淡淡离愁表演得淋漓尽致。

    一时间,全场人都听呆了,特别是坐在紫檀大椅的李隆基,不知什么时候闭上了眼睛,一听边一边用手指轻敲着椅背,好像在轻声拍和一样。

    完全沉浸于在美妙的歌声中。

    这个郑鹏,妖孽啊,在所有人都不看好的情况下,一出手就给人一个巨大的惊喜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