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145 救命稻草(第二更)
    ,精彩小说免费!

    整首歌不长,一共才十句话,在唱完后,回头又重唱一遍。

    曲、词无可挑剔,选用羌笛也是经过深思熟绪,那独特的音色跟曲词相得益彰,最让人惊喜地是,采用童声演唱,纯净中带着幼稚的声音,极富含感情和穿透力,直击人心脏中最薄弱的地方。

    在不知不觉中,就被歌声感染、带动。

    当最后一个音阶落下时,偌大的风宫厅一片寂静,好像有种岁月静好的感觉。

    众人的神色各异,原来自信满满的候思亮,脸上第一次出现了慌乱的神色。

    就当所有人以为一曲唱完时,从第一排中间突然走出一个扎着小辨子的小女孩,小女孩胖乎乎的,长着一双好看的大眼睛,显得天真可爱,有人认出,这个小女孩就是刚才摔倒,被郑鹏抱起来的小恩。

    小恩没理会其它人的想法,走出来后,在郑鹏目光的鼓励下,大大方方地唱了起来:

    “长亭外,古道边,

    芳草碧连天。

    晚风拂柳笛声残,

    夕阳山外山。

    天之涯,地之角,

    知交半零落。

    一壶浊酒尽余欢,今宵别梦寒。

    长亭外,古道边,

    芳草碧连天。

    问君此去几时来,

    来时莫徘徊。

    天之涯,地之角,

    知交半零落。

    人生难得是欢聚,惟有别离多。”

    竟然是清唱,没有旁人和声,没有羌笛伴奏,可是那纯净得有如一泓清泉的声音,再一次击在场人柔弱的心房上,众人突然有一种感觉:音乐也可以如此纯净、简单,就是很多地方没唱到位,有很多唱歌技巧没用上,可依然那样好听、动人。

    这才是最纯粹、最感人的音乐。

    刚刚重复唱了二遍,可给人一种不过瘾、情绪难以平息的感觉,小恩这一次清唱,正好让人把感情释放开来,让人心满意足之余,又有一种淡淡的离愁。

    人生之中,谁没几个不在身边的家人、知己朋友,一句“知交半零落”,勾起多少人埋在心底的记忆。

    小恩唱完后,回到原来的位置,然后所有参演人员一起向李隆基所在的位置轻轻鞠了一躬。

    这是表演完毕的信号。

    现场一下静了下来,少倾,不知是谁带的头,先是几个人拍掌,最后所有人、包括李隆基也站起来拍掌,那热烈的掌声,好像要把风宫厅的顶棚都掀翻。

    在场的人,或许岁数有大小,地位有高低,技艺有优劣,但都是与音乐结缘,最佩服就是有真才实学的人,候思亮的《秦王破阵乐》表现不错,还在改编中加入创新,但他始终是拾人牙慧。

    而郑鹏不同,曲、词都是自己作的,还恰如其分地选用羌笛和孩童,献给众人一曲最纯粹的音乐。

    两者一比较,差距立现。

    看到一切都在自己的意料之中,郑鹏终于放下一颗心头大石,嘴角也露出一丝不易察觉的笑容。

    这是一首后世很有名气的歌,歌名是《送别》,《送别》,曲调取自约翰·p·奥德威作曲的美国歌曲《梦见家和母亲》,19世纪后期盛行于美国,。

    李叔同留日期间,日本歌词作家犬童球溪采用《梦见家和母亲》的旋律填写了一首名为《旅愁》的歌词,而李叔同取调于犬童球溪的《旅愁》,于1915年作下《送别》,无论是《旅愁》还是《送别》,都成了久传不衰的经典。

    郑鹏听到李隆基选节目的用途后,心中有数,安禄可汗来长安,来了就得走,以大唐对突骑施的看重,离别时肯定要送行,虽说不知是谁送,但这歌绝对应景。

    就是抛去应景,这曲词绝对是一绝,因为它是经受得住时间的考验。

    也就是胜券在握,郑鹏这才变得“狂妄”,让候思良先挑人,坐看他不要脸把好的全挑走也没动作,《送别》这首歌旋律太美了,又容易朗朗上口,小孩子记忆好,半天就能唱出来。

    提前三天时间,其实主要是给那三名精通羌笛的女乐官多一点时间练习。

    候思亮一直防着平康坊,因为郑鹏跟平康坊的关系很好,好到那些花魁主动放话,不要钱,赔上酒菜陪郑鹏一渡**也愿意,跟周会首的关系也非同一般,可千算万算,没想到郑鹏真正的人选,是在花芽堂。

    郑鹏在后世,听过多过《送别》的版本,听来听去还是儿童版的最好,那纯净中带着稚气的童声,把那种依依不舍的感情表现得淋漓尽致。

    刚才候思良说自己投了五百贯,以他的家境和收入,嘿嘿,只怕要还很久很久了。

    李隆基感叹地说:“难得,前面重拍,后面清唱在词方面又有一变,不错,不错。”

    不虚此行啊,李隆基心里暗暗感叹道。

    这次突然驾临左教坊,其实就是想看看郑鹏,到底是什么人,心里也暗暗有些期待,想郑鹏会写出一首好诗,这样自己又可改编一首不错的歌。

    没料到,郑鹏超出了自己期待。

    “谢皇上谬赞,微臣愧不敢当。”郑鹏学着候思良谦虚。

    李隆基好奇地问道:“郑爱卿,这曲从何而来?”

    “回皇上的话,这是微臣涂鸦之作,今日是第一次示人,有不足之处,还请皇上多加指点。”郑鹏恭敬地说。

    果然是原创新曲,李隆基心中更是好奇,开口问道:“听钱公公说,郑爱卿刚进教坊不久,接受任务的时间也不长,这么短的时候内,就创作一首这么好的曲?”

    诗作得好,字写得妙,这已经不知比同辈人好多少了,没想到在音律方面也这么有天赋,李隆基都感到有些不可思议。

    在比赛前,郑鹏对音乐就是力量的见解,就让李隆基对他刮目相看。

    郑鹏谦虚地说:“当日辞别朋友赴京,就隐隐有些想法,只是一时没有成形,接受任务后想着合适,就加紧修改、完善,幸好在比赛前赶出来。”

    这样说,比赛前一直不出现,躲在家里想着发财大计的事,可以完美掩了过去,狂妄二字也就无从提起。

    要是郑鹏说自己短时间就想出来,李隆基还真不相信,郑鹏主动“放弃”才思敏捷,说是自己长时间酝酿的结果,反而信了。

    合理之余,也看到郑鹏谦虚的一面。

    “老奴可以证明”钱公公乐呵呵地说:“郑乐正接受任务后,一直在家中努力,有时几天也不踏出宅门一步,能在这么短时间拿出这么好的成绩,真是后生可畏。”

    内部比赛的效果超出预期,两个节目都得到皇上的夸奖,作为左教坊的最高负责人,钱公公戚有荣焉。

    王文举也笑着说:“是啊,对郑乐正的才气,某也是打心底佩服。”

    “小的早说郑乐正不同寻常,还是钱公公眼光独到,给我们左教坊请来一块宝。”

    “曲词可谓一绝,真了不得,这首曲,肯定能成就经典。”

    皇上都表态了,在场纷纷表态,都是对郑鹏赞誉有加,人群中也有不高兴的,那是一些下错注的人,脸色开始变差,特别是押了自己重注的候思良,脸色苍白如纸。

    要是输了,不仅输了面子,钱财也遭受极大的损失,郑鹏是在自己挑完人后才找人,还是挑了花芽堂的小孩子,这说明什么,相当于两人打架,对手让了一手一脚自己还打不赢。

    丢人丢大发了。

    就当候思亮快要绝望时,李隆基突然开口:“两个节目各有特色,朕作为评判,一时也很难作出选择,这样吧,两位卿家各自说说自己节目有什么好,好在哪里,你们两人作完陈述,朕再作最后决定。”

    还有机会?

    本来绝望的候思亮眼前一亮,好像看到一根救命稻草.....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