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147 太黑了吧(第四章)
    ,精彩小说免费!

    说到玄宗,不得不提一个人,那就是高力士。

    高力士原名冯元一,潘州人,别看高力士只是一个太监,他是号称华夏帼英雄第一人、有岭南圣母冼夫人的第六代孙,父为冯君衡,曾任潘州刺史,长寿二年(693年)因岭南流人谋反案年幼被阉割,转辗进宫。

    李隆基在藩国还没登上皇位时,高力士倾心侍奉,获得李隆基恩宠相待,肃宗在东宫时,称其为二兄,诸王公主皆称呼“阿翁”,驸马们称其为“爷”,可以说权倾朝野,但高力士一生忠心耿耿,与唐玄宗不离不弃,被誉为“千古贤宦第一人”。

    高力士在后世最有影响的故事,就是诗仙李白借醉让高力士脱鞋,这事被众多学子津津乐道了过千年,可细想一下,诗仙李白只是占了高力士一次便宜就传诵那么久,侧面可以看出高力士的能耐。

    郑鹏到长安有些日子,看到钱公公、陈公公,就是没看到这位传奇的高公公,碰上宫里的公公,忍不住问一下。

    那张金叶子,可不能让他赚得太容易。

    “高公公回潘州省亲,应该快回来了,怎么,郑乐正认识高公公?”一提起高力士,小太监眼里露出崇拜的神色,语气也变得恭敬起来。

    “没有,就是好奇问一下。”郑鹏笑着说。

    被皇帝宠信就是不一样,很多太监终其一生也没能走出皇宫,高力士倒好,能风风光光回乡省亲,这得多大的皇恩浩荡。

    小太监一走,周围人一下子围上来,一时恭喜声不绝于耳:

    “恭喜,郑乐正,皇上这样看好,以后就得平步青云。”

    “大才子就是大才子,《送别》一出,那些离歌都得靠边。”

    “皇上亲自下旨赏赐,虽说只是口谕,这可是少有的。”

    “早就说郑乐正是成竹在胸,你们还说他输定,看到了吧,郑乐正要么不出手,一出手就不凡。”

    “那话怎么说,郑乐正高升了,可别忘了我们这些老相识。”

    “郑乐正,这么高兴,不分个红包?”

    郑鹏一直忙着应酬,问的人多了,忙举高双手道:“难得大伙看得起,没得说,见者有份,今晚加酒加菜,算我的,人人大红包,算我的。”

    难得高兴,就任性一次。

    黄金万两,相当于1亿文钱,折算后世的软妹币相当于二亿多,这得中多少次头奖啊。

    整个左教坊,乐官、乐工、女伎、杂役等加起来,有一千多人,吃吃饭有点困难,开销也太大,给点钱加菜就算了。

    郑鹏话音一落,现场马上响起一片掌声和欢呼声,众人都高呼郑鹏仗义、大方。

    “郑乐正,小恩也要。”人群中跑来一个可爱的小女孩,一下子抱着郑鹏的脚,撒娇着说。

    小女孩就是清唱的小恩,郑鹏一把抱起她,用手轻轻捏了一下她的小鼻子,笑逐颜开地说:“好好好,小恩立了大功,少不了你的一份,一会给你补一份大礼物。”

    “我也要。”

    “郑乐正,我也要。”

    一群在花芽堂的孩童围着郑鹏,一个个焦急地叫着。

    郑鹏很爽快地答应,每人有一个大红包,外加一个小玩具,现场又是一阵欢笑声。

    细心的郑鹏看到,候思亮有些怨毒地看了自己一眼,脸色苍白,一个人悄然往外走,那背影说不出的孤单、狼狈,很快,又有几个人走出去追上他,拉着他的手说些什么。

    要是猜得没错,应是候思亮的债主,候思亮以为自己稳赢,就是赔率低得可怜,也投进去,为了多赚钱,不惜多方举债,这下估计有得乐了。

    贪字得个贫,活该。

    看到闹得差不多了,钱公公干咳二声,一下子众人都静了下来。

    “好了,都散了吧,响午的功课不能丢下。”钱公公发话道。

    教坊使都发话了,众人应了一声,然后各自散了,郑鹏也放下怀里的小恩,走的时候,还给她塞了一块带在身上的糕点。

    “郑乐正,你这首《送别》写得太精彩了,杂家总算没看错人。”钱公公笑嘿嘿地说。

    不得不说,钱公公的声音尖中带沙,听他笑有种心里发毛的感觉。

    “那是”郑鹏有些感激地说:“那是教坊使看重,要不是教坊使,某也不能面圣,请钱公公放心,今天仓促,什么也没准备,改日必奉上一份厚礼。”

    普通人用个红包就能打发,但钱公公是一把手,前面还是他特招自己进来,还亲自到史部替自己解决官身问题,得给他送一份厚礼。

    “嘿嘿,郑乐正不必太破费”钱公公拍了拍郑鹏的肩膀,笑着说:“皇上这般看重,说不定杂家还要多倚仗郑公子呢。”

    前面是乐正,后面改为公子,钱公公态度转得飞快。

    郑鹏连说不敢。

    好不容易把钱公公送走,郑鹏这才松了一口气。

    “郑乐正,恭喜,不仅获得皇上赞赏,还赢得千贯彩金,可以说双喜临门。”副教坊使王文举笑呵呵地说。

    买郑鹏赢是1赔5,郑鹏一下子投了二百贯买自己,劲赚1000贯,这可是一笔巨款。

    “王副教坊使笑得这般灿烂,想必赚得不比某少吧?”

    “马马虎虎,算是赚点零花吧”王文举拍拍郑鹏的肩膀说:“一个个都以为稳赚不赔,赔率再低也抢着下注,这世上哪有稳赚的事,郑乐正这一招韬光养晦,不少人得哭了。”

    说到这里,王文举嘴角露出一丝玩味的笑容:“郑乐正真是豪爽大方,竟然请全教坊的人用餐,不过凡事都要量力而行。”

    这话,好像些在诅咒自己啊,不就一千多人吃喝吗,那么多黄金,拿一部分出来就行,反正是意外横财。

    来得容易,花得也不心痛。

    王文举笑而不语,只是轻轻拍拍郑鹏的肩膀说:“要是一时欠周转,可以到崇仁坊找某,看在我们的交情上,不收你利钱。”

    什么意思,自己有了赏赐的一万两黄金,哪里需要借钱?

    郑鹏心时有些不以为然,不过还是感谢了王文举。

    虽说答应加酒菜,今晚有些晚了,郑鹏和左教坊的厨子约好,明天让人送来肉和酒,好给教坊的人加酒菜,商量完这才施施然往家里走。

    得了一大笔横财,以致郑鹏走路都有一些轻飘飘的感觉。

    刚回到家,屁股还没坐热,外面就有大声叫郑鹏来领赏。

    还真有效率,本以为明天才到,没想到这么快,要知调这么一大钱,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。

    走到前庭,正好看到一个小太监和一个捧着托盘的大汉信步走过来。

    小太监有点俊美,并不是拿自己红包的那个,一见到郑鹏就问:“阁下可是左教坊乐正郑鹏?”

    “没错,某是郑鹏。”

    小太监点点头,然后说:“这是皇上赏你的黄金万两,请清点一下,要是没问题,杂家可要回宫了。”

    说话间,那个壮汉向上走二步,把一个蒙着红布的托盘放在郑鹏面前。

    “咦,黄金呢?”郑鹏左右打量,还看着大门的方向,好像等着有人抬黄金进来一样。

    小太监有些不耐烦地说:“郑乐正没看到?都放在你面前半天了。”

    全在托盘上,黄金万两能放得下?

    难不成,上面是金票、银票一类?

    不像啊,现在还没钱庄呢。

    郑鹏带着疑惑,轻轻揭开红布,当红巾揭开后,不由瞳孔一结缩,寒着脸看着小太监,语气有些不善地说:“公公,刚才你说赏钱都在这托盘上?”

    “没错,就是杂家说的。”

    郑鹏把红布一扔,一脸愤怒地说:“你们也太黑了,竟敢这样唬弄我?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