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150 一路女人香
    ,精彩小说免费!

    郑鹏觉得,自己跟钱公公的关系,算得上相互利用,但又相互敬重。

    钱公公想利用郑鹏的名声和才华,让左教坊在和其它教坊、梨园的竞争中更为出彩;而自己利用左教坊作来跳板,靠近李隆基,从而平步青云,两者算是一拍即合,但在相互利用中双方都表现出很大的包容,这是双方合作愉快的原因。

    有句话说得很好:穷则思变,变则通,通则利,穷有二种含议,一种是贫穷,而另一种表示困境,郑鹏的困境就要在短时间内出人头地,把心爱的女子救回来。

    按部就班去参加科举、晋升太慢,就算自己熬得出头,绿姝也等不到,只能走最快的捷径。

    若想结局完美,过程不妨卑鄙。

    郑鹏很重视和钱公公这种“战略盟友”,在丰盛的午宴结束后,回家的第一件事,就是派人把一大包卤牛肉和一只卤猪手给钱公公送去。

    要是钱公公能成功抱上高力士的大腿,自己也有好处,这是郑鹏的小算盘。

    不知是不是喝了点酒的缘故,郑鹏回家后,翻来覆去也睡不着,突然有种寂寞来袭的感觉,好像有话不知跟谁说一样。

    没亲人朋友在身边,忙的时候没注意,可一旦静下来,就觉得特别孤单。

    要是绿姝在这里,二人可以躲进被窝玩些羞羞的游戏,那倒不错,要不跟着呆霸王崔希逸去横行霸道一下也好,可他们都不在,就是谈得来的郭子仪,也一头扎在所谓的发财大计上。

    也不知那二套通风设备开发得怎么样。

    黄三去博陵打探消息还没有回,阿军是一个闷葫芦,阿福和阿寿只会唯唯诺诺,没一点意思,郑鹏半躺在床上想了一会,突然起身,开口说:“阿军,备马,本少爷要出去。”

    “是,少爷。”

    二刻钟后,郑鹏骑着马,慢悠悠地出现在平康坊。

    心情郁闷,找一个解闷的地方,平康坊有的是善解人意的美女,找一个来聊聊天,放松一下心情也好。

    当然,这里也有不少善解人衣的姑娘。

    算起来,自己还是靠这里扬名的,平康坊第一点花手、情场小郎君这些外号都是在平康坊获得,这里绝对是自己的福地。

    还没上位呢,这块“根据地”不能丢,郑鹏决定来这里散心,顺便刷刷脸。

    不得不说,平康坊第一点花手不是浪得虚名,郑鹏一进平康坊,马上受到最热情的招待:

    “这不是郑公子吗,有些日子不见了。”

    “郑公子,柳儿姑娘一直念叨着你呢,吩咐小的,看到公子一定要问好。”

    “本店新来一批极品的葡萄酒,郑公子要不要尝尝?”

    “团儿姑娘正在练琴,郑公子,要不要让团儿姑娘来接您?”

    来到平康坊,就像鱼回到水里一样,在街上揽客的龟奴,全冲上来,一个个极力地讨好郑鹏,有美女的推荐美女,没美女的就推荐好酒好菜,那毕恭毕敬的样子,比看到自家老子还亲。

    在平康坊,郑鹏说哪个姑娘好,那个姑娘马上身价倍增,平日彬彬有礼,也舍得花钱,有相貌有才情,简直成了平康坊女子的大众情人。

    周会首的寿宴上,郑鹏写了一首《赠薰儿姑娘》的诗,春风楼的林薰儿马上一跃成为平康坊第一花魁,风光一时无俩。

    寿宴过后,林薰儿就是弹一曲,不计礼物,光是座位费、茶费都有百贯之多。

    不断刷新平康坊的赏钱记录。

    要是郑鹏心情一好,再写一首赠某某姑娘的,到时又一个顶级花魁产生,不对,又多一棵摇钱树。

    “这不是郑公子吗,郑公子,上来玩啊。”

    “郑公子,上楼吧,奴家一定伺候得你舒舒服服。”

    “奴家天生异禀,九曲十八弯,就等着郑公子来探幽。”

    “郑公子,奴家给你弹琴可好?”

    那些在勾栏招客的女子,看到郑鹏来了,一个个就像母狼看到肥羊一样,恨不得眼里伸出勾子,一下子把郑鹏勾到身边。

    一个胆大的,连“九曲十八弯”都说出来。

    真不要脸,说得这么露骨,弄得郑鹏差点道心不稳。

    “郑公子,接着。”有人觉得叫作用不大,把手中的绢巾朝郑鹏一扔,好像抛绣球一样。

    郑鹏看到有一团东西扔下,一时没看清是什么,连忙避开。

    看到郑鹏这么狼狈,勾栏上的女子乐了,一个个笑得花枝招展。

    那条绢巾好像是一个信号,一时间不断有绢巾丢下,郑鹏看到还有人扔下贴身的亵衣,这些女子比赛一样,好像砸中就有奖,这让郑鹏有些无奈,只能一边笑一边躲。

    一个外地来的举子,好奇地问身边的同伴:“这人是谁,怎么这般受到青楼姑娘的欢迎?”

    同伴有些羡慕地看了一下郑鹏远去的背影,开口说道:“他就是魏州才子郑鹏,听说过没,绰号平康坊第一点花手,你看看,他走过的地方都洋溢着女子的体香,他是我们男人中的传奇。”

    平康坊两边青楼林立,郑鹏走到哪里,就有青楼女子故意扔下的绢巾甚至贴身亵衣,可以说一路女人香。

    外地举子连连点头:“认识,认识,官府印的那套《兰亭会》某看了,里面就收藏有郑公子的诗,啧啧,真是惊为天人,原来他就是魏州郑鹏,比想中还要年轻。”

    “哈哈,我捡到芳儿姑娘的香巾了,太好了。”人群中有个身穿襦衫的中年男子,兴奋地挥着一条精致的手帕,不时还放在鼻子前闻一下,一脸满足状。

    “啪”一声,一个恶奴冲上去,二话不说就给他一耳光,一手抢过绢巾,恶狠狠地说:“芳儿姑娘的香巾是你这种人能捡的吗,你以为你是郑鹏公子?”

    郑鹏不管那么多,径直来到春花楼。

    一首《赠薰儿姑娘》,把林薰儿捧上平康坊第一花魁的宝座,也让郑鹏风流的名声更上一层楼,来到平康坊,自然是找她。

    其实林薰儿也是郑鹏喜欢的类型。

    看到郑鹏来了,春风楼的龟奴楞了一下,然后快步冲过来,替郑鹏拉住马头,讨好地说:“原来是郑公子,请。”

    郑鹏随口问道:“薰儿姑娘有空吗?”

    来这里就是找林薰儿,郑鹏先问清楚,要是林薰儿没空,自己转身就走,不浪费时间。

    龟奴笑嘻嘻地说:“只要一听是郑公子,哪个姑娘都有空,小的回老家今早才来,不是很清楚,郑公子不如亲自去看一下。”

    这话说得真甜,郑鹏哈哈一笑,说了一句“赏”,然后翻身下马,径直向里面走去。

    赏钱自有跟着的阿军给。

    “郑公子来了。”

    “秀儿向郑公子问好。”

    “可把你盼来了,郑公子。”

    “郑公子,这边请,楼上雅座。”

    郑鹏一进春风楼,那些豪奴、龟奴、青楼姑娘、杂役纷纷跟郑鹏问好,那感觉,好像回到自家后花园一样,都不用开口,马上有人带到二楼的包厢。

    刚刚坐下,三名婢女鱼贯而入,茶水、糕点、零嘴就摆了上来,速度惊人。

    “哟,这不是郑公子吗,听说公子来了,老身还不敢相信呢,难怪一大早就听到喜鹊在窗边叫个不停。”一个徐娘半老的妇人,笑脸如花地走进来。

    郑鹏认出她是春花楼的邓妈妈(鸨母),林薰儿就是她一手带出来的,也不废话,直接说:“薰儿姑娘呢,某想请薰儿姑娘喝酒。”

    刚刚还笑逐颜开的邓妈妈,一听到林薰儿,突然脸色一变,整个人也变得不自然起来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