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153 金先生的处理艺术
    ,精彩小说免费!

    听到门外的声音,不少人有些疑惑,那个被打的老鸨、打手头目还有郑鹏身边的吕红儿,听到那个声音后,眼睛一下子亮了,隐隐还松了一口气。

    不用说,闹得这么大,春风楼的大人物,终于出动了。

    郑鹏扭头一看,从门口处进来两个人,走在前面的,是一个年过半百的老头,人有点瘦削,头上有了不少白发,穿着也随意,看起来其貌不扬,可是眼睛很有神。

    这个人第一次见,郑鹏不认识,不过跟在他后面的人,正是平康坊青楼行会的周会首。

    周会首走在白发老头后面,这说明,走在前面的白发老头,地位比周会首还要高。

    “金先生,周会首”老鸨和打手头目一看到二人,就像看到救星一样,连忙上前行礼。

    “郑公子,走在面前是申王府的三管家,姓金,据说以前是教书的,大家都叫他金先生,春风楼是申王府的产业。”看到郑鹏有些疑惑,吕红儿在郑鹏耳边小声提点。

    看到郑鹏那样维护自己,甚至不惜与出自博陵崔氏的崔云峰开撕,当场就报了自己被打之仇,吕红儿对郑鹏的好感直线上升,主动给郑鹏介绍,生怕他一会乱说话。

    其实不光吕红儿对郑鹏感激,在场的青楼女子,都对郑鹏另眼相看,以前是看中郑鹏的相相貌和才华,现在是看重他的品性和担当,特别是郑鹏说“青楼的姑娘也有尊严”这句话,有姑都感动得当场掉下眼泪。

    就是沦为青楼女子,谁不想自己受到尊重。

    郑鹏有些恍然大悟地点点头。

    难怪春风楼这么牛逼,原来是申王的产业,事实上,青楼可是一本万利的生意,做得好日进斗金,这么大的一块“大肥肉”,没点靠山还真保不住。

    这样一来,周会首走在后面也容易解释了。

    背后有申王府撑腰,难怪金先生敢底气十足地说,春风楼的事,无论多大都挡得起。

    都说无情最是帝王家,李隆基和他的几个兄弟却是“异类”,从小感情就非常好,排行老三的李隆基能当上皇帝,与两个哥哥的禅让分不开,等李隆基当上皇帝后,兄弟间的情义没变,经常一起喝酒、一起打马球、一起狩猎,有时几兄弟还会同盖一张特制的被子,抵足而眠。

    很多权贵或大富翁,都不止一个管家,像王府这种地方,少说也有十多个管家。

    三管家并不是管家中地位排在第三,通常是男主人选一个身边人做大管家,女主人选一个信得过的做二管家,然后顺着下去,根据不同任命或负责的事,分为三管家、四管家...

    不是越排前地位就越高,主要看负责哪个方面。

    “啪”“啪”两声脆响,两记耳光抽在老鸨和那个打手头目的脸上,三管家一脸煞气地说:“白痴,一点小事都办不好,你们就是这样待客人的?自己人都没看好,有事还要客人替你们出头,春风楼的面子都让你们丢光了。”

    老鸨和打手头目被打骂,二人不敢反驳,站着一动也不敢动,身子都在微微颤抖,好像很害怕一样。

    刚刚还很张狂的崔云峰,看到金先生和周会首进来,脸色有点不自然,当看到金先生训斥下属时,人也变得不淡定起来,犹豫了一下,主向向金先生走过去,强颜欢笑地说:“原来是金先生,别来无恙吧?”

    金先生连客套都不用,冷笑地说:“崔少卿,好大的官威,竟跑到春风楼闹事。”

    “误会,这完全是误会”崔云峰脸色有些不自然地说:“某多贪了几杯,一时脑热,才做出无礼的举动,还请金先生见谅。”

    博陵崔氏在普通人眼里,是一个庞然大物,可在皇亲国戚眼里,特别是深得皇上信任的申王眼里,有点不够看。

    当然,要是在唐初,为了稳固大唐的千秋霸业,为了笼络世家,有时皇帝也要让上三分。

    可惜,现在不是唐初。

    宰相门子七品官,金先生是申王最受看重的管家,崔云峰可不敢得罪他。

    “今日多喝几杯,就敢调戏春风楼的清倌人、打人、闯包厢,那明日多喝几杯,那岂不是敢放火烧了春风楼?”金先生冷笑道。

    崔云峰面色一暗,知道自己今天闹得过份了,咬咬牙说:“某有错在先,要打要罚,全凭金先生处置。”

    这话说得极有诚意,博陵崔氏的子弟,四品鸿胪寺少卿,竟然说出任由一个管家处置的话,就是金先生也不好再说什么。

    一直沉默不语的周会首,开口充当和事佬道:“哪个少年人,身上没点热血,幸好事情没有闹大,崔少卿也...接受了教训,不如大事化小,小事化无吧。”

    “某喝酒失仪,愿给妈妈和红儿姑娘各赔一百贯,以示歉意。”崔云峰看到周会首帮自己,马上跟着表态。

    金先生沉默了一下,开口道:“既然是一场误会,这钱也就不用赔了,今日这事全由春风楼的姑娘引起,这样吧,冤家宜解不宜结,崔少卿不要记恨郑公子,今晚的事就当没发生过,崔少卿这样可满意?”

    “满意,满意。”崔云峰连忙说道。

    “陈妈妈,你带崔公子挑两个好的姑娘,备上酒菜,就当给崔少卿压惊,帐就记在某身上,千万不可怠慢客人。”

    “明白了,金先生。”

    崔云峰本以为金先生会给自己难堪,没想到这么大方,闻言连声感谢。

    陈妈妈带人下去后,原来一脸笑容的金先生,突然开口叫道:“程武。”

    程武正是劝架的打手小头目,听到金先生叫自己,马上应道:“小的在。”

    “记住,是某说的,以后崔云峰再来,就说客满,让他找别的方消遣。”金先生面不改色地说。

    博陵崔氏,影响力很强,崔云峰还是鸿胪寺少卿,不能做得太过份,于是给他一个台阶下,先礼后兵,不让他难堪,又表明春风楼的立场,就是博陵崔氏的人问起,怎么也说得过去。

    这样一来,维护了春风楼的名声,给郑鹏一个交待,还能暧了春风楼上下的心,可以说一举三得。

    难怪这个金老头,看起来有点弱不禁风,可申王把这么重要的物业交给他打理,真有过人之处,郑鹏对他也暗暗佩服。

    换作自己来处理,也不见得比金先生好。

    程武退下去后,金先生挥挥手,示其房间内闲杂人都出去,很快,房间内只有郑鹏、吕红儿、金先生和周会首。

    等人都走了,金先生呵呵一笑,笑着对郑鹏行了一个礼说:“今晚之事,让郑公子受惊了,某在这里,代表春风楼,给郑公子赔个不是。”

    “不敢当,金先生客气了,是我有些冲动,给金先生添麻烦了。”郑鹏有些不好意思地说。

    自己踢那一脚,表面是替吕红儿报仇,实则公报私仇,想不到金先生来了后,还真是一力替自己担下,还把崔云峰列入“黑名单”。

    “非也,是崔少卿先出手,充其量郑公子也是被迫还手”金先生一脸真挚地说:“说一千,道一万,是春风楼在安全上做得不足,若是不让人随意闯进来,一切都没有发生。”

    周会首拍着手赞道:“郑公子不仅风流多才,还怜香惜玉,关键时刻不含糊,真是难得,你看,红儿姑娘一直拉着郑公子的手,舍不得放呢,金老弟,看来我们这些老家还是识点趣,不要耽搁郑公子寻欢作乐。”

    “那是,那是”金先生抚掌笑道,笑完,开口吩咐道:“红儿,好好伺候郑公子,今晚一定要让郑公子玩得开心、尽兴,还有,郑公子今晚所有的花销,一概免了。”

    “奴家明白,金先生。”吕红儿俏脸一喜,马上应道。

    郑鹏马上说:“这,这怎么好意思?”

    “要是郑公子不答应,那就是还生我们春风楼的气,瞧不起我们。”金先生扳着脸说。

    周会首在一旁笑着说:“郑公子,你不是怕像刚才崔少卿那样,免了花销,以后却再也进不了春风楼吧?”

    “没有,绝对没有这事”金先生一脸认真地解释:“郑公子是我们春花楼最尊贵的客人,无论什么时候来,春风楼的大门都为你打开。”

    “金先生这样热情,那某就却之不恭了。”话都说到这份上,郑鹏还能说些什么,连声感谢。

    金先生和周会首又调侃了几句郑鹏,这才施施然离开。

    虽说金先生暗示,吕红儿也非常主动,可发生这么多事,郑鹏有些兴趣索然,吃过酒菜,又看了吕红儿妩媚入骨的舞蹈表现,最后还是在关坊门前回家。

    总不能别人说不收钱,就把人家辛苦培养的清倌人给“办”了吧?

    在春风楼小小报复了一下博陵崔氏,又在吕红儿身上吃了不少“豆腐”,郑鹏郁闷的心情好了不少,让郑鹏惊喜的是,一回到家,阿福又给自己带来一个期待已久的好消息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