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157 不怕遭雷劈
    ,精彩小说免费!

    在研究时,郑鹏就把后世标准化理念灌输给工匠,规定每一个部件都设一个母件,以后再生产同样的部件,就以母件作参考。

    把产品分拆成不同的部件,每个人专门做一样或几样部件,都说工多艺熟,这样做不仅提高效率,也有利于提高产品的质量。

    部件标准化的好处不止生产效率提高,安装起来也方便,仅仅是一天的功夫,郭七就带人在左教坊安装了十二台凉得快和二台风来仪。

    风宫厅、雨商厅、雷角厅、电徵厅和雾羽厅各装二台大型凉得快,会餐厅也装二台,这样左教坊的乐工、艺伎时在排练、吃饭时就不怕热,剩下那两台风来仪,分别装在教坊使钱公公、副教坊使王文举办公的房间。

    凉得快和风来仪装好后,后果非常好,左教坊上下都非常满意,对郑鹏是清一色的赞美,有些教坊的官员看到效果这么好,当场就找负责人郭七询问两者的价格。

    跟后世相比,凉得快和风来仪的效果太一般,太损耗劳动力,估是白送也嫌碍地方,可是唐代,这是首创,独一份,有比较就有伤害,和以前没装时好太多了。

    炎热的时候,只有那些当官的和几名头牌可以享受婢女、杂役旁边扇风的待偶,现在可好,绝大部分人都可以享受到凉风的待遇。

    这也与长安城的设计有关,城墙、坊墙还有宫墙,起到安全作用的时候,也阻住了风,以至城内空气流动不足,在室外还好一些,在室内感觉很明显。

    钱公公对凉得快和风来仪很满意,心情一好,留下郭七一行在左教坊用餐。

    左教坊的饭菜一般,还比不上三宝号的伙食,可郭七等人很兴奋,原因是安装时,可以看左教坊排练歌舞。

    教坊不是有钱就能进的,除了皇帝,官员也可以去喝酒、听歌看舞,而普通人根本就不让靠近,郭七他们不仅吃了饭,还有机会看到大人物才能欣赏的歌舞,回去可以吹嘘很久了。

    对郭七这些地位低下的人来说,能进一次教坊,看一下教坊女伎吹拉弹唱,是一件值得夸耀和回忆的事,但对有的人来说,去教坊就像回自家后园一样随意。

    作为四品上中书侍郎的陆锦,就有这样权力。

    陆锦喜欢在下值后,跟朋友一边欣赏歌舞一边喝酒助兴,用他的话这叫雅,这叫调剂生活,不过陆锦喜欢到教坊里喝酒,他认为平康坊的人员太杂,三流九教都有,跟那些人一起有**份,再说一旦多喝几杯,出了丑态,传出去就不好了。

    教坊没这种顾忌。

    可惜最好的乐工、最出色的女伎都在内教坊,那是皇帝的“后花园”,就是陆锦花钱也不能进入,在左右两个教坊中,陆锦最喜欢就是左教坊,一来离家近,二人他认为左教坊的女妓更为漂亮。

    这天下值后,陆锦又携着几个同僚,前往左教坊,打听到今晚是在雷角厅表演,不由轻皱一下眉头。

    左教坊五个厅,最大是风宫厅、最小就是雷角厅,天气这么热,在风宫厅还好一点,不用那么挤,到了雷角厅,挤在一起,就是有扇子也不顶用。

    算了,既来之,则安之。

    “这是什么,好神奇。”

    “就像风车一样。”

    “好大风啊,教坊什么时候装了这么神奇的东西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,这叫凉得快?还真贴切。”

    还没到雷角厅,就听到有人在大声讨论着什么,陆锦心里好奇,连忙走快几步,刚踏进雷角厅,迎面就是一股风扑面而来。

    不对啊,今天没什么风,为了隐秘和安全,教坊的围墙很高,很少有什么风,刚才在走廊时没一丝风,怎么这里有风?

    进到里面,风更大,平日坐得三五分散的官员,全围在一个角落里,饶有兴趣地看着,陆锦注意到,那风就是几片奇怪板子转动发出的,一时好奇走过去观望。

    没一会,陆锦把一个左教坊的杂役招过来,一粒金豆子抛过去,那杂役连忙接住,然后恭恭敬敬地说:“陆侍郎,有什么吩咐?”

    陆锦指着那个转动送风的装置,开口问道:“这个凉....”

    “凉得快。”杂役提点道。

    “对,这个凉得快是怎么回事,哪来的?”

    杂役连忙说:“这是郑乐正赠给教坊的大礼,是找一个叫郭七的人做的,很神奇,一个人就能转动,用手用脚都行,哦,对了,教坊使的房间还有一个风来仪,啧啧,也是很新奇有趣。”

    这里有“跑得快”,还有风来仪?

    陆锦一听,马上来了兴趣:“有意思,某去找钱公公闲聊一会去。”

    ......

    左教坊的比赛完了,一时也不什么事,风来仪和凉得快不仅调试出来,还在左教坊完成了安装,算是免费有做了广告,郑鹏终于又可以恢复原来悠闲的状态。

    钱能赚多少不好说,起码在练完功后,可以睡个回笼觉。

    现在的状态有些尴尬,高级官员看不起郑鹏,而郑鹏也看不起他们,要在短时间内强势崛起,起码也得让崔源忌惮,想来想去,只有李隆基有这个能力。

    一想起崔源,郑鹏突然想起了黄三,这小子去博陵半个多月了,怎么还不回来,不会出事了吧?

    对了,郭可棠的老子郭鸿,不是一早就召到长安听候任用的吗,也不知安排他做什么官,这么久,也不见他来找一下自己。

    这家伙,做人还不如郭可棠呢。

    刚刚洗了把脸,正考虑要不要再补个觉时,突然有人大声叫道:“飞腾兄,飞腾兄。”

    跟姓郭的还真有缘,刚刚想起一个有点“白眼狼”的郭鸿,转眼又来一个蹭饭的郭子仪。

    郭子仪跑着进客厅,跑得有点上气不接下气,看到郑鹏后,一脸激动地说:“飞腾兄...好消息,好消息。”

    “是不是订单有着落了?”郑鹏心头一紧,连忙问道。

    郭子仪伸出一个大拇指,兴奋地说:“飞腾兄,你真是神了,没错,今天一大早,就有管家打扮的人上门,张口就要凉得快和风来仪,今天到现在,半天就卖了八台凉得快和五台风来仪,钱都全都收了。”

    教坊哪里,是一个绝佳的广告位置,赠送的设备,其实就是自己活广告。

    这不,一大早就有生意上门了。

    “不错,这是好的开始。”郑鹏的握着手,眼里露出希冀的光芒。

    扣去成本和花销,售价的三分之二是纯利润,从贵乡出发到现在,除了下注押自己赚了一点,其它时间都是只出不进。

    现在才算真正赚钱。

    郭子仪有些兴奋地说:“那些人,真是疯了,一个个只顾着什么时候能装上,对价格一点也不在意,早知把价格再提一提。”

    环境能改变人,前面郭子仪卖个2500钱都觉不好意思,听说郑鹏要价10贯时,自己都觉得价格太黑,可看到那些人那么爽快掏钱,又有自己少赚了的感觉。

    “好了,就当是薄利多销。”郑鹏笑呵呵地说。

    售价是成本的十多倍,到了郑鹏嘴里变成薄利多销,说这话也不怕遭雷劈,问题是郭子仪也深以为然地说:“是啊,薄利多销。”

    “子仪兄,吃过早饭没,要不一起来点?”

    “不了”郭子仪摆摆手说:“某要回靖恭坊坐镇,看看今天能收多少订单。”

    郭子仪说完,也不等郑鹏回应,风风火火地走了。

    郑鹏嘴边露出一丝不易察易的微笑:挺有意思,一个传奇式的将军,现在有成为自己小弟的趋势。

    想想挺有成就感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