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160 反常的崔云峰(求票票,求订阅)
    ,精彩小说免费!

    知道绿姝过得好,没被崔源拿去做联婚的筹码,郑鹏终于把悬着的放下。

    绿姝暗示“韧如丝”,可以看出她的决心,现在就是看自己的表现,这次李隆基钦点自己作副接待使,这可是一个盼望已久的机会。

    在黄三回来的第二天,也就是高力士说的第三天,圣旨终于下来了,郑鹏依礼接完旨,把宣旨的小太监送走后,有些无奈地笑了。

    圣旨洋洋洒洒说了一大堆,对郑鹏来说,只有两个信息有用,一是自己被封为接待安禄可汗的副使,二是去鸿胪寺报到,配合正使的工作。

    鸿胪,本为大声传赞,引导仪节之意,后引申为处理外宾事宜,在秦国时就存在,当时叫会典,汉改为大行令,武帝时又改名大鸿胪,到了隋唐,改为鸿胪寺,是九寺五监之一。

    有机会升官,其实去哪都没问题,问题是鸿胪寺是崔云峰的地盘,他是鸿胪寺少卿,自己在春风楼给他此生难忘的一脚,虽说王府的管家调整,双方表面都说不再追究,但要说两个没介蒂,就是郑鹏自己都不相信。

    对了,春风楼还把有崔云峰列入黑名单,那家伙那么痴迷吕红儿,现在想进都进不了,想必把自己恨之入骨。

    跑到鸿胪寺,那不是送羊入虎口吗?

    气是惹祸的根源,这话说得太贴切了。

    算了,自己惹的祸,就是含泪也得扛下,圣旨说接旨的即日就要去报到,郑鹏苦笑一下,还是让阿军备马,直奔承天门街。

    阿军送到朱雀门就停下,郑鹏一个人进去,因为过了朱雀门就是皇城,需要有令牌才能放行,郑鹏有圣旨作凭证,可以顺利进去,当然,就是走也是走侧门,从安上门进去。

    只有皇帝出巡或重大喜庆的事,才开启朱雀门。

    承天门是唐长安太极宫正门,是皇帝与群臣议政和举行国事活动的重要场所,建有高大楼观,门外左右有东西朝堂,四百多米宽的横街从承天门前穿过,构成了一个非常宏大的宫廷广场,每当承天门举行“外朝”大典,广场和150多米宽的承天门大街上都是万方来朝,百姓齐贺,规模非常壮观。

    逢年过节,皇帝也往往选择在承天门设宴陈乐,邀请群臣同乐。

    郑鹏第一次来到皇城,内心百感交集,为自己见证历史感到庆幸,也有一种不太真实的感觉。

    承天门大街两边的东西朝堂,是大唐各大重要机构的办公点,这里可以说是大唐的中枢神经,也是大唐帝国的心脏所在。

    从安上门进入皇城,虽说只有一墙之隔,十多步的距离,可多少人穷其一生也不能踏进一步。

    想到这里,郑鹏内心又激动起来。

    打听了一下,鸿胪寺在承天门大街的西边,郑鹏兴冲冲地去报到。

    “干什么的,站住。”刚到鸿胪寺的大门,郑鹏就让人拦住了去路。

    “我是郑鹏,奉旨前来报到,劳烦通报一下。”郑鹏面带微笑地说。

    门子上下打量了郑鹏一眼,说了句“等着”,然后进去禀报,过了好一会,门子这才出来,说了一声“跟我来”,然后把郑鹏带到一个偏厅。

    “候着吧,主事的都在商议着大事呢。”门子扔下一句,然后径直走了。

    又是这一招,就没点新鲜的?

    郑鹏有些无语,要是没猜错,估计就晾一二个时辰,等到自己急了,然后再出现,要是自己屈服了,说不定少点折腾,要是敢质问,迎面而来就是各种打击、讽刺。

    都是旧得不能再旧的套路。

    郑鹏不急不疾地坐下,从袖筒里摸出一包卤肉,放在桌面上打开,抓起一块扔在嘴里,滋滋有味地吃了起来,然后又从腰里掏出一本《嵇康集》,边吃边看。

    来之前,郑鹏早作了准备。

    反正自己也不急。

    一块卤肉还没嚼完,那门咣的一声被人推开,接着响起一个热情的声音:“飞腾兄,真的是你?”

    郑鹏看到来人,楞了一下,有些不敢相信地说:“原来是崔少卿,失敬。”

    怎么回事,太阳从西方升起?崔云峰被自己踢了一脚,不是把自己恨之入骨了吗,见面不冲上来真人pk就不错了,怎么还那么热情?

    有些不对头啊。

    崔云峰摆摆手说:“某字端文,要是没外人,飞腾兄唤我端文即可,免得生分。”

    “这,这不太好吧?”郑鹏有些犹豫地说。

    “有什么不好的,莫非飞腾兄还对当日在春风楼的事耿耿于怀?说起来真是丢脸,某的酒量不好,喝多几杯就胡言乱语,还请飞腾兄大人不记小人过。”

    咦,这态度,可以啊。

    本以为这家伙会针对自己,对自己百般讽刺,都准备好被晾在一边了,没想到崔云峰态度来了一个180度的大转变。

    难不成,看到自己被皇帝破格提拨,于是改打击为巴结?

    这样最好,自己可以省不少功夫,等过了这关,那帐再慢慢算。

    郑鹏思如电转,马上笑着说:“哪里,端飞兄,那晚的事,某还怕你怪我呢。”

    “不会,不会,本来就是某有错在先,怨不得飞腾兄,我们都是性情中人,不拘小节,以前的事,过了就让它过吧,别站着啊,请坐,坐下来说话。”

    郑鹏客气了一下,坐下后,正想着说什么话题,没想到崔云峰突然“砰”一声,一掌拍在桌面上,大声吼道:“人呢?”

    “小的在。”一个杂役打扮的人,急忙跑到偏厅听令。

    崔云峰大声骂道:“你们这些田舍奴,真是胆大得无影了,客人来了这么久,不说糕点,就是茶水都没一杯,怎么接待客人的?还站着干什么,想挨板子吗,还不快去?”

    说完补充道:“对了,就冲某珍藏的上等好茶,别拿那些喝不进口的茶水叶”

    那个杂役吓得连应了几声,然后急急忙忙去准备。

    崔云峰还有些余怒未熄地说:“真是反了,都不让人省心,飞腾兄,你千万不要生气,晚点我再收拾他们。”

    “稍安勿燥,端水兄,可能是他们一时忘了,没事,都是自己人,多理解,多理解。”

    崔云峰态度放得那么低,郑鹏也不好说什么,只能反过来安慰他。

    二把手发话了,杂役的动作很快,没一会的功夫,一壶好茶、几碟糕饼就摆上桌,崔云峰还罚那个杂役拿扇子站在郑鹏背后,替郑鹏扇风。

    完全是贵宾式的待遇。

    崔云峰态度这么好,姿态放得这么低,还亲自作赔,连上下级的礼节都省了,郑鹏对他的印象也好了不少。

    年轻人,谁没一个年少轻狂的时候。

    二人愉快地聊了一会,郑鹏开口问道:“端水兄,担任这副使,某可是头一回,有很多事不懂,以后还得你多关照。”

    “好说,好说”崔云峰拍着心口说:“做副使的好处是,有事正使顶着,有功跟正使分着,飞腾兄等着领功就是。”

    这敢情好,郑鹏闻言,连说感谢。

    和自己设想的一样呢。

    “对了,端水兄,某这个副使,具体要做些什么?”

    崔云峰看到郑鹏一脸喜色,嘴角浮现一丝不易察觉的冷笑,闻言笑着说:“每一个外宾到来,都有一套标准的接待流程,鸿胪寺专职就是做这个,这些交由下人去做即可,我们做正副使的,把握好方向就行。”

    顿了一下,崔云峰继续说道:“接待工作其实不难,谁让我们是大唐呢,那些外番来到大唐,来到咱长安,是蛟得盘着,是虎得趴着,不敢埋怨什么,要说难,最难就是那些礼节,言行举止都注意,要不然就贻笑大方,有辱国体。”

    说到这里,崔云峰突然问道:“飞腾兄,你学过相关的宫廷礼仪吗?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