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161 教授礼仪
    ,精彩小说免费!

    “宫廷礼仪?没学过。”郑鹏坦率地说。

    一到大唐,身份有败家子、商贩、乐正,这些都与宫廷差得十万八千里,又不是去参加选秀,谁会去学宫廷礼仪?

    崔云峰焦急地说:“那可不行,鸿胪寺要做的,都是国家大事,一举一动都备受注目,飞腾兄你也不想在众目睽睽下失了仪态吧,特别是在陛下面前失仪,弄不好,要被弹劾流放的。”

    郑鹏一想也是,忍不住问道:“那怎么办?”

    “啪”的一声,崔云峰打了一个响指:“这事好办,某给你安排一个经验丰富、教学严谨又有耐心的人教你,相信以飞腾兄的聪明,很快学会。”

    “那好,有劳端文兄了。”别人一片好意,郑鹏也接受了。

    谁让崔云峰说得在理,而自己刚好没这方面的知识。

    就是郑鹏也承认,像崔希逸、崔云峰这些大家族出来的子弟,虽说骄傲,但他们在举手投足之间,跟普通百姓有明显的不同。

    说话得体,表现热情、大方。

    崔云峰马上说:“飞腾兄,此事宜早不宜迟,要知朝廷上下都很重视这次会面,说不定哪天就有重臣或皇上来查看接待的事宜,不如今天就开始吧。”

    “行,就今天开始。”郑鹏满口答应。

    好不容易进了皇城,能出现在这里,绝不是泛泛之辈,这是扩展人脉的好机会,早点学习完,早点投入准备工作。

    这里是皇城,据说李隆基体恤群臣,常到朝堂慰问臣子,面圣的机会不少,换句话来说,要是李隆基来到鸿胪寺,郑鹏就是礼仪都不会,就是有机会也也眼睁睁看着他流走。

    说不定还得治一个“大不敬”之罪。

    有人说“字”是敲门砖,“礼”是立身本,在官场上混,连基本礼数都不会,那还怎么混?

    “飞腾兄,你先喝茶,吃点糕点,某马上云找人。”

    “行,给端文兄添麻烦了,晚些请你吃饭。”

    崔云峰走后,郑鹏一杯热茶还没喝完,“吱”的一声,一个穿着灰袍衫的人走了进来,看到郑鹏,开口问道:“阁下可是郑乐正?”

    这声音,柔中带尖,说话还翘起兰花指,赫然是一个太监,还是一个老年的太监。

    还以为崔云峰会给自己找一个礼官,最好还是一个漂亮的女礼官,没想到派来的是一名老太监。

    鬼老精,人老灵,像礼仪这些,都是老人比较懂。

    郑鹏是经受过新时代教育的人,不会用有色眼光看待他们,闻言马上站起来说:“正是,不知公公怎么称呼?”

    “嘿嘿,好说,杂家姓陈,你就叫陈公公吧,受崔少卿所托,特来教授郑乐正宫廷礼仪。”

    “有劳陈公公。”郑鹏说话间,一张金叶子塞在陈公公的手里。

    能用钱解决的事,都不是事,跟太监谈感情,还不如直接用钱,简单、直接、粗暴。

    陈公公眼前一亮,收钱,收入袖筒那是一气呵成。

    “郑乐正,现在开始?”陈公公笑脸如花地说。

    一笑,露出两个大板牙,感觉像个老兔子。

    “开始。”郑鹏笑着说。

    陈公公点点头,对郑鹏说:“郑乐正,我们先学习稽首礼,郑乐正请看清楚,杂家先做一遍。”

    稽首就是古代的跪拜礼,是九拜中最隆重的一种,常为臣子拜见君父时所用,郑鹏听说过这种礼仪,但是没看人做过。

    现在正好看一遍。

    只见陈公公双手垂立,面带虔诚之色,好像皇帝就站在他面前,眼里透着敬畏的神色,好像信徒看到自己信仰的神灵一样,尼玛,这个贪钱猥琐的家伙,好像一瞬间影帝附身,演技爆裂。

    还真有两把刷子,郑鹏一见,有点崇然起敬的味道:这个陈公公,肯定是对礼仪的理解到了很高深的程度。

    突然间,陈公公双膝跪下并拱手至地,然后头也至地。

    完成后,陈公公站起来,把刚才同样的动作又做了一遍。

    一连做了二遍,陈公公解释:“这是朝堂上行的礼,到时皇上必然会在含元殿接见安禄可汗,二次稽首后,侍中(门下省首长,宰相之一)会到皇上面前接受诏旨,然后回来走到官员们东北位置,面朝西,大声宣布有制(有旨的意思),这时再次行稽首礼,行完礼,侍中开始宣读从皇上哪里接受到的旨意,然后就是贺舞,郑乐正,请看好杂家演示。”

    说完,陈公公突然变得奔放起来,又是扬臂又是跺脚,然后转了二个圈,感觉有点像尴舞,特别是一个年近花甲、头发花白的老人跳起,自带喜感,郑鹏忍了好久才没笑。

    跳了一会,陈公公再次跪下,一边叫着万岁,一边行礼,神态很是认真、虔诚,折腾了好一会,这才站起来。

    “礼成”陈公公有些满足地说。

    好像他刚才完成一件很伟大的事业一样。

    陈公公看了一眼有些石化的郑鹏,一脸严肃地说:“宫中的礼仪很多,郑乐正,我们开始吧,杂家先教你稽首礼。”

    郑鹏:“好.....”

    此时,在崔云峰的办公的房间内,他几个心腹正聚在一起说话。

    “崔少卿,那个郑鹏,不是跟你过不去吗?小的让人把他晾在一边,正想好好给你报一箭之仇,你怎么给他那么好招待,又是好茶又是糕点,还亲自作陪。”说话的是程勇,担任鸿胪寺鸣赞一职。

    司宾署丞曾文生附和道:“就是,现在刘寺卿养病在家,整个鸿胪寺都是崔少卿主事,这么多人支持你,还怕一个小小的乐正吗?”

    “何德何能,让一个小小的乐正担任副使之职。”

    “对,这个姓郑的,分明就是馋臣,就靠唱一首歌上位,简直就是恬不知耻。”

    几个心腹对郑鹏很不爽,直接开骂。

    郑鹏跟崔云峰是死敌,跟郑鹏过不去就是讨好领导,还有一点,很多人都盯着副使的位置,还想着暗中竞争,就是没赏也能增资历,资历对文官来说非常重要,没想到,让一个名不经传的小乐正空降了。

    能不憎恨吗?

    就在众人腹诽时,人群中有人说:“嘿嘿,你们急什么,崔少卿早有对策,派陈公公教授他宫中礼仪了。”

    什么,陈公公?

    教授礼仪?

    一听到陈公公,在场人脸色不由一变,当听到陈公公去教郑鹏礼仪时,在场人一个个露出幸灾乐祸的神色。

    程勇笑嘻嘻地说:“妙啊,怎么忘了陈公公这活宝,固执得像榆木脑袋,教起来一丝不苟,错一点点都不行,教别人学礼仪,能把你训成孙子,哪个摊了他,简直就是自找不愉快。”

    “对对对”曾文生附和道:“上次他教一个小宫女宫中礼仪,光是一个稽首礼就让人家练了一个多月,弄得那个小宫女不知哭了多少次。”

    崔云峰哈哈大笑道:“某给陈公公下令了,礼可以收,不追究,但是礼仪一定要做到标准,要不然,没他好果子吃。”

    众人自然是纷纷叫好。

    不用说,以陈公公的“功力”,肯定可以把郑鹏整得服服贴贴。

    这些人说得很准,就是隔着几重门,也能听到陈公公教导的声音:

    “眼睛,眼睛看哪里,不能平盯着陛下,也不能像死鱼眼,要不然都是失仪。”

    “脸上要有笑容,郑乐正,想些高兴点的事,不要苦着脸。”

    “杂家说过了,手不能乱动,自然垂着。”

    “头要挺,眼线要向下。”

    “刚才稽首礼做得不好,杂家请郑乐正再作十遍试试。”

    .......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