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165 崔云峰的愤怒
    ,精彩小说免费!

    崔云峰脸色大变的原因是“阿土”两个字,阿土是崔云峰的乳名,因为出生时五行欠土,所以叫阿土。

    在古代,时辰八字和乳名都是保密的,只有最亲近的人才知道,外人根本不知,郑鹏在乌龟上贴着阿土的名字,深深地刺痛他的心。

    什么意思,自己刚刚走出来,郑鹏在叫“活也不干,又来溜达”,刚刚走近站住,又在叫乌龟别站着,快点走什么的,要不是自己的乳名从没外传过,崔云峰还真想冲上去跟郑鹏干一架。

    太侮辱人了。

    “郑乐正,你这是在干什么?”崔云峰强忍自己内心的愤怒,开口问道。

    “哦,没什么,在和乌龟说话”说到这里,郑鹏马上:“崔少卿,我不是在说你,是说阿土这只乌龟。”

    程勇好奇地说:“郑乐正,叫它阿土,有什么原因吗?”

    这正是崔云峰想问的问题,闻言马上竖起了耳朵,看看郑鹏怎么回答。

    郑鹏一脸不在意地说:“起名字得忌讳啊,特别是乌龟,我想阿土这名字这么丑,没人会起这种生僻又难听的名字,所以就叫它阿土,就怕有人误会。”

    “嘿嘿嘿,这个难说,像一些乡下的泥脚子,说不定会起,不过能在这里办事的,哪个不是起些贵气的名字。”陈公公笑脸如花地说。

    崔云峰闻言差点晕倒,刚想警告郑鹏不要乱写名字,自己的乳名就是叫阿土,可是郑鹏跟陈公公一唱一和,最后硬生生把念头打消。

    总不能当着这么多手下面前,暴露自己的乳名,就是泥腿子起的,一个难听的阿土啊,自己可丢不起这脸。

    崔云峰强忍内心的不快,有些好奇地说:“郑乐正,好好的,怎么溜起乌龟来了?”

    郑鹏笑嘻嘻地说:“听高人说,有不畅顺时,养只乌龟,就能把不好的事、霉气都转到乌龟阿土身上,这样我就能解脱了。”

    崔云峰当场气结,郑鹏身上的霉气,凭什么能转到自己身上,这是哪门子的道理,而郑鹏每说一个乌龟阿土,就像在自己的脸上扇一巴掌。

    今天真是邪门了。

    “郑乐正,这里是办公的地方,带宠物会影响工作,这,不妥吧。”崔云峰在一旁提点道。

    这里可是有五寺之一的鸿胪寺啊。

    郑鹏无所谓地说:“没事,我的阿土是只乌龟,不吵不闹,耽误不了事。”

    “这里是鸿胪寺,我们寺规规定,不能在当值时做无聊之事,更不能哗众取宠,郑乐正,请你把这只乌龟拿走。”崔云峰怒了,拿出鸿胪寺少卿的架式。

    “崔少卿,你这样说就不对了。”郑鹏皱着眉头说。

    “哪里不对?”

    郑鹏振振有词地说:“刚才崔少卿也说了,某是乐正,这次只是奉旨到鸿胪寺帮忙,协助接待事宜,还是属于左教坊的人,不属于鸿胪寺管辖,也就是说,这些寺规对某的无效。”

    崔云峰一听傻眼了,对啊,郑鹏是左教坊的人,自己是官是比郑鹏大,可两者根本不属于一个部门,鞭长莫及啊。

    “要不,郑乐正回家里歇着?”

    “不了,皇上在圣旨上说了,让某在这里好好见识一下”郑鹏说完,马上开口说:“要是崔少卿觉得某在这里不好,能不能跟陛下说一下,某也不想天天呆在这里,可又怕陛上责怪。”

    崔云峰哪敢因这种小事惊扰李隆基,闻言只是哼嗯二声,有些不耐烦地说:“这是陛下的旨意,岂是我们这些做臣子的可以猜测的?”

    说到这里,崔云峰开口道:“郑乐正,这龟怪可怜,这么多人看着,也不好,不如放了它吧,一会某请你喝酒,来个一醉解千愁。”

    为了让郑鹏放弃那个乌龟,崔云峰就是吃亏也认了。

    “不放”郑鹏一脸认真地说:“我这病还有霉运,就等着让阿土来背,哪能放了它,不知为什么,一弄它就心情舒爽。”

    说完,郑鹏用棍子轻敲乌龟的头,一边骂道:“阿土,看到了没,你这个遭人嫌的王八蛋,让人多管闲事,让你多管闲事。”

    左一句阿土,右一边阿土,崔云峰的老脸忍不住抽搐几下,差点就被气昏。

    还有完没完?

    就在崔云峰气得瞪眼吹须时,郑鹏用力一拉,把龟缩进去的**拉出来,用小棍子轻敲一下,嘴里念叨着:

    “阿土,打你个小人头,打到你面生毒瘤;

    阿土,打你个小人鼻,打到你全身死鱼味;、

    阿土,打你个小人手,打到你日日搽跌打酒;

    阿土,打你个小人肚,打到你人老钱又无;

    ......”

    这是什么词,不仅说得流利,还说得贼恶毒,当场人都听呆了。

    大唐骂人的词汇不多,像骂“田舍奴”“市井儿”这些话已经很重语气的了,哪像郑鹏骂起来,由头骂到脚,还不带重复的。

    众人看着郑鹏,目光都不一样了:大才子就是大才子,就是骂人也骂得毒辣过人。

    一旁的崔云峰,气得浑身发抖,差点没晕倒。

    至于吗,每一句都要提一声阿土,叫一声阿土,崔云峰就感到心脏被郑鹏捅一刀,偏偏有苦说不出。

    简直就哑巴吃黄莲。

    偏偏郑鹏是左教坊的人,不归自己管,就是想压都压不到。

    郑鹏还是皇上钦点的,也不能把郑鹏怎么办。

    “还楞着干什么,都不用干活吗,快去干活。”崔云峰吼声如雷地咆哮着。

    一时拿郑鹏没办法,对付其它人,崔云峰还是有绝对的权威。

    众人也不知道为什么崔云峰会发这么大的火,一个个寒若禁蝉地去干活,崔云峰瞪了郑鹏一眼,一甩袖,怒气冲冲回去干活。

    由他去,眼不看为净。

    崔云峰刚坐下,门外传来郑鹏的声音:“阿土,你还真是贱骨头,是猪吗,让你走怎么还坐上了?”

    杂役送来刚泡的上等好茶,正想喝,窗外又传来郑鹏的声音:“来,阿土,张嘴,喝点水。”

    崔云峰好不容易有一点好心情,当场烟消云散,一扬手,啪的一声,那茶杯先是扔在墙上,然的砰的一声,在地上摔个粉碎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