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167 韭菜籺
    ,精彩小说免费!

    “是啊,这样有点不太庄重,某劝过郑乐正,可他就是不听劝,要知郑乐正不是左教坊的人,我等也不好说什么。”崔云峰有些婉转地说。

    高力士面不改色地说:“教坊终归是教坊,不能与九寺五监相提并论,这一比较就露馅了。”

    听到高力士这样说,崔云峰觉得有戏,以为高力士也看不惯郑鹏的作为,马上诉苦地说:“公公高见,依某说,这郑乐正,才华是有,可脾性也大,学起来没有耐性,对教导礼仪的公公也不够尊敬,一句身子抱恙,想什么时候来就什么时候来,唉.....”

    机会难得,正好倒一下苦水。

    本以为高力士会教训郑鹏,至少也得谴责一下,没想到高力士一脸淡定地说:“有才华的人,多少有点与众不同,又不是什么大事,有甚值得大惊小怪的。”

    “是,是,是,高公公说得对,郑乐正可是难得一遇的大才子,对郑乐正,某也给予最大支持和包容。”崔云峰马上顺着高公公的话。

    虽说心里对郑鹏极度不满。

    高力士呵呵地笑了二声,说了一声还要到别的寺监送酸梅汤,然后在恭送声昂首离开。

    崔云峰的意思,高力士哪里听不出,可他不愿被崔云峰当枪使,轻描淡写地一语带过,事实上高力士对郑鹏的才华非常欣赏。

    在宫廷办差,关键时候要站对队,没事也要学会明哲保身。

    皇城说小不小,说大也不大,对一个上位者来说,最重要就是消息灵通,郑鹏跟崔云峰的过节,崔云峰从太常寺调绰号鬼见愁的陈公公来对付郑鹏,这些事高力士一清二楚。

    只是事不关己,高高挂起罢了。

    出了鸿胪寺,径直走出皇城,准备到务本坊慰劳一下国子监的教授们,刚出皇城不久,在马车上看到有个人很熟悉,看准一点,马上让人停车,伸手唤来一个小太监,在他耳边言语几声。

    很快,一个人钻进马车,一脸恭敬地说:“见过高公公。”

    说话的人是郑鹏,吃完早饭,感觉有些无聊,去平康坊人听了个曲,又和钱柳儿调戏了好一会,这才慢条斯理往回走。

    去鸿胪寺再溜一会阿土,最好气得崔云峰那小子饭都吃不下,没想到半路让小太监拦下,说高公公有请。

    郑鹏心中有暗喜,早就等着这位仁兄出现了。

    高力士笑呵呵地说:“免礼,这里又不是朝堂,没必要那么多礼仪,郑乐正,坐下吧。”

    作为长安炙手可热的人物,高力士的马车不简单,里面很宽敞,坐六七个人都没关系,还设有桌子,外面热得像个蒸炉,可车厢内清爽宜人,原因很简单,里面的角落里放着两桶碎冰驱热。

    还真会享受。

    郑鹏也不想行那么多礼,闻言一屁股坐下,笑嘻嘻地说:“还是高公公好,没架子,说话又随和,换作其它人,就是说句话也不自在。”

    长安里,绝大部分人看到高力士,一个个都敬着畏着、战战兢兢,要不就是用异样目光看着,难得找一个这样说话的,高力士笑呵呵地说:“就是,怕什么,杂家又不是老虎,随意些好。”

    除了说话漂亮,最重要是郑鹏有才,又得李隆基欣赏,高力士看郑鹏也格外顺眼。

    “高公公,这么热的天,不在宫里呆着,这是要到哪办差?”郑鹏好奇地问道。

    “天气太热,陛下体恤臣民,特让杂家带些酸梅汤去国子监,郑乐正,要不要来一碗?”

    要是别人,肯定说不要,可郑鹏听了,马上高兴地说:“宫中做的酸梅汤真没喝过,只是,方便吗?”

    高力士开口说:“这是陛下赏给有功之臣喝的,郑乐正劳苦功高,听说为了副使的事,还累倒了,更应喝一碗。”

    郑鹏有些“不好意思”地说:“其实没什么,就是一时没注意,休养几天就没事,有劳公公掂记。”

    说话间,早有机灵的小太监给郑鹏端来了一碗冒着寒气的冰镇酸梅汤,郑鹏谢过后接过来,尝一口,酸中带甜,喝起来味道一流,很快就喝了一个底朝天。

    看到郑鹏喝完,高力士有些随意地说:“郑乐正,到鸿胪寺习惯吗?和崔少卿合作得怎么样?”

    虽说高力士说得有些随意,可郑鹏一听,就感到高力士问这个问题时,语气有些异样,猜测可能高力士问过同样的问题,现在就等着自己的答案作比较。

    郑鹏心明似镜,影帝再次附身,一脸真诚地说:“还算习惯,和崔少卿的合作很愉快,崔少卿不仅为人正直,工作认真,对某也照顾有加。”

    高力士闻言,呵呵一笑,轻轻拍拍郑鹏的肩膀说:“合作愉快就好,郑乐正,杂家赠你一句话,害人之心不可有,防人之心不可无,凡事多留一个心眼,不亏。”

    要是郑鹏诉苦,说有崔云峰不好的说话,高力士会理解为两个人都是年少气盛,一山不容二虎不奇怪,可崔云峰说郑鹏差,而郑鹏却一个劲赞崔云峰好,一下子帮崔云峰戴上一个人品很差、喜欢背后捅刀的小人。

    看不起崔云峰的所作所为,高力士对崔云峰更是轻视,忍不住提醒一下郑鹏。

    不过郑鹏好像不会意,马上说:“请高公公放心,某是饱读圣贤之书,时刻记着圣人之言,以诚待人,绝不害人。”

    “嘿嘿,那敢情好。”看到郑鹏没会意,高力士也不再指点。

    正在说话间,郑鹏突然打了一个饱嗝,连忙说:“抱歉,刚才吃得有些饱,失态了,失态了。”

    高力士呵呵一笑,不以为怒,反而饶有兴趣地说:“什么东西,让郑乐正吃得这般尽兴?”

    “宜阳坊的和记韭菜籺,一种潘州的特产,挺好吃的。”郑鹏随口说道。

    高力士明显楞了一下,在发楞的一瞬间,郑鹏清楚地感受到高力士的眼里,出现向往、愤怒、悔恨、伤悲等多种情绪。

    虽说高力士是擅长隐藏情绪的高手,可那一瞬间的感情流露,还是让郑鹏捕捉到。

    谁不热爱自己的家乡,对高力士来说,潘州绝对是难以忘怀的一方故土。

    高力士其实不姓高,而是姓冯,原名冯元一,祖籍潘州(今广东省高州市),曾祖冯盎、祖父冯智玳、父为冯君衡,曾任潘州刺史,祖上最辉煌的向上数第六代,也就是烈祖冼夫人,她是时任高凉太守冯宝的妻子,也是华夏第一位巾帼英雄,外人称为岭南圣母,一生历梁、陈、隋三代,始终维护国家统一、打击分裂势力,为华夏的统一作出不可磨灭的贡献。

    时至今日,在岭南地区,供奉冼夫的庙宇,香火终年不绝。

    严格说来,高力士是妥妥的官六代,应该幸福无比,可在长寿二年(693年)因岭南流人谋反案年幼被阉割,与同类金刚二人于圣历元年(698年)被岭南讨击使李千里进奉入宫,武则天嘉赏其聪慧机敏,年幼仪美,让他在身边供奉,后因小过,被鞭打赶出,宦官高延福看他可怜,收为养子,最后改姓高。

    韭菜籺是潘州地区的一种特色小吃,就是以韭菜和肉作馅料,然后用糯米粉和水摊薄作皮,包起来,能煮能煎,吃的时候清香可口,很受当地百姓欢迎,也是高力士童年时喜欢吃的东西。

    一听到韭菜籺,不仅勾起高力士对亲人的思念,也勾起他对美食的回忆,等他反应过来,不着痕迹地笑了笑:“宜阳坊和记韭菜籺?好,好,杂家有机会,也要好好尝一下。”

    捕捉到高力士的情绪变化,再听了他的话,郑鹏脸上现出一丝难以察觉的冷笑......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