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168 阿福立功
    ,精彩小说免费!

    告别高力士后,郑鹏并没打算放过崔云峰,又拉着阿土回去,把崔云峰气得七孔冒烟,这才得意洋洋地打道回府。

    郑鹏是走了,可是崔云峰内心极度不爽,一生气,一只精美的茶杯“啪”的一声摔在地上,一下子摔个粉碎。

    “小郎君,这是最后一只杯子了。”侍候在一旁阿才有些心痛地说。

    阿才是崔云峰的随身仆从,祖上三代都是崔家的家奴,也就是俗称的家生奴,对崔云峰忠心不二,看到自家小郎君再次气得摔杯,忍不住发声。

    这可是越窑出的一壶四杯茶具,以梅兰竹菊为题材,设计巧妙、工艺精湛,是难得的一套精品,崔云峰很喜欢这套茶具,说它代表君子的品质,与自己最相称,可被郑鹏被郑鹏气得连连摔杯,现在最后一只杯子也没了。

    崔云峰闻言,脸上怒气更盛,一手抄起茶壶用力一摔,澎的一声,精美的茶壶也摔得粉碎,怒气冲冲地地说:“杯子都没了,留它何用。”

    阿才知道崔云峰生气什么,心里说自家小郎君太爱面子,当日不好承认,以至现在失控,要是当日及时指出,肯定没这种事出现。

    想是那样想,可话到嘴边又换了一个说法,有些愤愤不平地说:“小郎君,小的觉得,姓郑的很可能是故意气你的,拉那只乌龟来,不是为了什么转灾转难,主要就是针对你。”

    崔云峰咬着牙说:“某刚开始觉得是无心巧合,现在算是看明白了,这个坏得出脓的田舍奴,就是故意气我,也不知他哪里打听到本公子的乳名。”

    一次二次还算巧合,可郑鹏总是拉着乌龟在面前晃悠,就是想让人不怀疑也难。

    “小郎君,就不能把他赶走?”

    “怎么赶?能赶早就让他滚蛋了”崔云峰有些无奈地说:“他不是鸿胪寺的人,不归我管,再说就是要整人也不能明目张胆,那是皇上钦点的人,高公公的态度你没看见?”

    阿才连忙说:“看到,嘴上没说什么,话里的意思,是护着姓郑的。”

    突然间,阿才灵光一闪,连忙说:“小郎君,为什么不学他的样子,把他气回去呢?”

    “气回去?”

    “对啊,找郑鹏的乳名,把它给贴上,然后当着姓郑的面前骂它,看他还笑不笑得出。”阿才积极地替自家主子出谋划策。

    崔云峰眼前一亮,马上兴奋地说:“对啊,姓郑的能指桑骂槐,某也能含沙射影,看他怎么招架,就这样,得想想,要找一个比乌龟更贱的东西,找什么呢,狗?不行,会叫,有攻击性,禁军肯定不同意,对了,癞蛤蟆,就是它,和那田舍奴正好匹配,哈哈哈。”

    “就是,乌龟好歹是四神兽之一,还能活千岁,比癞蛤蟆强多了。”阿才讨好地说。

    哪壶不开提哪壶,崔云峰瞪了阿才一眼,厉声喝道:“还楞着干什么,还不云打听?”

    阿才吓了一跳,连忙应了二声,然后飞快地跑出去,去打听郑鹏乳名去了。

    崔云峰看到阿才跑出去的背影,忍不住哈哈大笑起来:“哈哈,哈哈哈,郑鹏,不要以为只有你才会这种招,某也行,看你还能得意到什么时候。”

    “哈哈,哈哈哈...”好像相互呼应一样,就在崔云峰得意地笑的时候,郑鹏也忍不住哈哈大笑。

    郑鹏笑是有原因的,前面放着三大口箱子,每口箱子都堆满了铜钱,这是三宝号盈利后,郭子仪和库罗返还回来本金,一口箱子装200贯,这里足足六百贯,正好是郑鹏出的本金。

    “一下子抽了这么多钱,对三宝号没影响吧?”郑鹏笑完,忍不住开口问道。

    郭子仪一脸淡定地说:“没事,现在生意好着呢,要不是前些日子一口气又买了十多个奴婢,现在都可以分红了。”

    “现在买卖怎么样?”郑鹏开口问道。

    最近一直在想着怎么对付崔云峰,郑鹏很少过问三宝号的事。

    库罗一脸兴奋地说:“好,非常好,现在我们有了五支安装队,每天少说安装五台风来仪和二十台凉得快,要订货还得先排队,少说也要得排二十天。”

    不错啊,就算凉得快一台赚二贯,风来仪一台六贯,那一天的利润在七十贯,一个月的利润就高达二千多贯,这样一来,每个人一个月能分六七百贯。

    要是运气好点,一个夏季每人能分二千多贯。

    这绝对是一笔巨大的财富,难怪郭子仪和库罗每天都像打鸡血一样干活。

    一天赚七十贯,相当于七万钱,要是散落在地任捡,估计累坏了一天也捡不了那么多。

    郑鹏有些担心地说:“安装这么多,货源来得及吗?”

    “还行”郭子仪高兴地说:“飞腾兄,你想的以母样为标准的方法太好了,现在我们把普通的部件发到外面,让别人加工,我们的人只做那些核心的部件,这样一来,工作效率就大大提高。”

    郭子仪扳着手指算道:“现在是七月初,七月、八月,最多再做二个月,凉得快和风来仪就得停一下,到时不用养那么多奴婢,卖了一批,又可以收回一大笔钱,至于那些工匠,留一部分吧,这样明年也用得上。”

    “不卖”郑鹏突然开口道。

    “不卖?养着他们白吃粮食?天气转凉,没人用凉得快和风来仪的。”郭子仪马上分析道。

    这里是长安,不是家里,要是放在家里,还能养养牲口、帮忙种地,这么多奴婢在长安,就是打扫做杂工,也用不了这么多啊。

    对奴婢来说,越年轻就越能卖得起价钱。

    郑鹏对下人很好,就是三宝号的奴婢,郑鹏也要求让他们吃饱穿暧,库罗以为郑鹏舍不得,也在一旁劝说:“飞腾兄,义不养财,慈不带兵,养着他们白白浪费粮食,不划算啊。”

    “不会浪费粮食”郑鹏信心十足地说:“夏季我们能卖降温设备,到了冬季,为什么我们不能做保暧方面的买卖?”

    郭子仪眼前一亮,连忙问道:“飞腾兄,你说真的?你又有赚钱的路子了?”

    “也不算,就是有点想法,一时还没想妥当,相信很快就能解决,反正现在也不急,再说这些奴婢不白养,东西卖出去后,需要保养维修,这些活他们也能做。”

    郭子仪和库罗对望一眼,然后毫不犹豫地说:“对,不急,飞腾兄说了算,反正你说什么我跟库罗照办就是,跟着你干就对了。”

    “没错,没错。”库罗连连点头。

    郑鹏大手一挥:“好了,什么都别说,这么短时间就能收回成本,势头还那么好,今晚好好庆贺一番,今晚放开肚皮吃。”

    一说到吃,郭子仪眼前一亮,忍不住搓着双手说:“这么高兴,怎么也得杀只羊吧,有些日子没吃烤羊腿了。”

    郑鹏想也不想就大声说:“阿福,去挑只最肥的羊来烤。”

    郭子仪还没笑完,郑鹏继续吩咐:“阿军,晚上盯着这位郭公子,除了某跟库罗,其它人不能帮,羊没吃完,他就不能睡。”

    看着一脸愕然的郭子仪,郑鹏和库罗忍不住哈哈大笑起来。

    笑毕,郭子仪好奇地说:“飞腾兄,你跟那位少卿较量,现在情况如何?”

    郑鹏和崔云峰相互看不顺眼,两人相互拆台,对郭子仪和库罗来说都不是秘密,作为好朋友,义字行先的郭子仪,还想和库罗蒙面去教训崔云峰,郑鹏劝了很久才劝住。

    “嘿嘿,进展顺利,等着吧,很快就能看到他倒霉了。”郑鹏嘴边露出一丝冷笑。

    郭子仪仗义地说:“那行,要是有需要,一定要跟某和库罗,有事我俩绝不躲。”

    晚上,三人大碗喝酒、大块吃肉不提。

    昨天晚上多喝了几杯,郑鹏第二天日上三竿才起床,连早练都耽误了。

    醒来后,连忙洗刷,准备练完功就去鸿胪寺好好气崔云峰,正在洗刷时,阿福走了进来,一看到郑鹏马上说:“少爷,你真是神了,还真有人请小的喝酒。”

    郑鹏一听,马上来了兴趣:“说说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“小的去东市买东西,在一僻静的地方,看到地上有个钱袋,正想捡起来,没想到有人抢在前面捡起,说见者有份,要分一半给小的,还请喝酒,不去还不高兴。”

    “好像怕小的怀疑,一点完菜,马上付清酒菜钱,还把剩下的分一半给我,还叫了几个漂亮的姑娘作陪,然后就频频劝酒,小的知他另有所图,也就只敢喝个六七分醉就不喝了。”

    “果然,他看到我醉后,先是让青楼的姑娘们出去,然后问很多问题,多是关于少爷的,还问到少爷的乳名叫什么。”

    郑鹏心中一个激灵,连忙问道:“那你怎么说?”

    “说了,就按少爷教的,跟他说少爷的乳名叫细狗。”阿福老老实实地说。

    郑鹏拍了拍阿福的肩膀说:“做得好,记得不要跟别人说,这事算你立了一功。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