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169 郑鹏的”软肋“
    ,精彩小说免费!

    长安城,这座当时世界上最大、最繁华的都城,除了整齐的规划、半军事化的管理让人津津乐道外,有一种现象也很有趣,就是官越大,起得越早。

    唐朝上朝的时间是卯时(凌晨4点-5点左右,点名叫做“点卯”就是这样来的),《明皇杂录》:“五鼓初起,列火满门,将欲趋朝,轩盖如市。”

    这是晓色朦胧中百官上朝的真实写照。

    上朝的时间是卯时,可是官员不能一起床就上朝,上朝前要洗刷、要吃点东西,要注意仪表,还得计算从家里到皇宫所需要花费的时间,很多大臣凌晨三点左右就要起床准备。

    有些官员为了多睡一会,就算买不起皇宫附近的房子,也在附近租,像宰相姚崇本来住得远,为了方便进宫,便在崇仁坊租了一处宅子。

    这是重臣的待偶,普通官员起得也早,大唐官员视事(唐朝把上班办公称为视事)是每天早上太阳升起时,中午便轮休回家,只工作半天,留下一定的人手轮值就行,不过需要准备的不多,可以起得比上时有重臣稍晚。’

    至于普通百姓就没那么多规矩,要是没事,搂着自家婆娘,想睡到几点就睡到几点。

    鸿胪寺的杂役吕全,每天都是第一个到鸿胪寺,在主事们来到前打扫一下,冲好茶,七月四号这天,当他到达鸿胪寺时,郝然发现崔少卿提前一步到了。

    “小的见过崔少卿。”吕全连忙上前行礼。

    “免礼”崔云峰一边看着外面,一边随口应府。

    吕全有些好奇地说:“崔少卿,今日怎么这么早?”

    “有些事没做好,就提前来处理一下。”崔云峰肯定不会说自己是太兴奋,早早跑过来,就等着给郑鹏一个下马威。

    “呱呱”这时跟在崔云峰后面的仆人,从他怀里传来奇怪的声音。

    看到吕全有些好奇,崔云峰干咳一声,然后开口说道:“吕全”

    “小的在。”听到崔少卿叫唤,吕才马上应道。

    “这里先不用管,你到朱雀门哪里候着,看到郑乐正来,第一时候通知某,越快越好,明白吗?”

    “明白。”吕全虽说有些不解,可还是忠实执行崔云峰的命令。,

    等吕全走后,阿才有些奇怪地说:“小郎君,其实不用来得那么早,郑鹏那家伙,每次都是日上三竿才到,他来这里那么久,也就只有一天准时。”

    “不早,为了这一刻,某等得太辛苦了,现在真是一刻也不愿等待。”崔云峰咬牙切齿地说。

    阿才瞄了自家小郎君一眼,张张嘴,最后什么也没说。

    不得不说,郑鹏那家伙,真才实学没亲眼目睹,可他气人的本事还真不错,自家少爷平日是多注重仪态的人啊,硬是被他逼得快要发疯,不仅那套名贵的越窑茶具摔没了,就是他平日最宠爱的暧床美婢,也没少被他训斥。

    一个早上,崔云峰都有些心不在意,不时往外打量,生怕郑鹏来自己没看到,等到日上三竿,都快成“望夫石”了,郑鹏这才姗姗来迟。

    吕全来禀报时,崔云峰正好看到郑鹏慢条斯理地捧着乌龟走过来,一边走还一边拍打着乌龟壳,好像有多大仇恨一样。

    崔云峰一看到郑鹏,眼神马上变得不爽:这家伙,一个小小的乐正,想什么时候来就什么时候来,比自己这个少卿过得还滋润。

    最可恨的,乌龟背上“阿土”两个字,写得更大了。

    “细狗。”崔云峰在郑鹏走近时,突然大声叫道。

    郑鹏明显楞了一下,然后“假装”左右看一下,有些惊讶地说:“崔少卿,你刚才叫什么,皇城里有狗?”

    装,继续装,崔云峰心中一乐,确信“细狗”是郑鹏的乳名,于是笑呵呵地说:“不是,细狗是某养的一只癞蛤蟆。”

    “小郎君,你的细狗来了。”这时阿才美滋滋把一根绳子放在崔云峰手里,绳子的另一头,系着一个体形肥大、外形丑陋的癞蛤蟆。

    崔云峰用力一拉,把癞蛤蟆弄得惨叫一下,然后用脚轻轻踩它一下,张口训斥道:“细狗,你这个癞蛤蟆,难看就难看吧,天天呱呱叫个不停,癞蛤蟆就是癞蛤蟆,还想吃天鹅肉,愚昧无知。”

    郑鹏的脸色有点不自然,不过还是笑着说:“崔少卿怎么养成蛤蟆了?”

    崔云峰把郑鹏的神色尽收眼底,心里的冷笑,越发觉得有自己抓住郑鹏的软肋,闻言解释道:“有大师说,某身边最近有小人作祟,养个蛤蟆能消灾解难。”

    这时蛤蟆“呱”的叫了一声,崔云峰一脚把蛤蟆踢了二步完,不顾蛤蟆的惨叫,张口就骂道:“细狗,叫什么叫,平日就数你最闲,干得少,叫得多,你是癞蛤蟆啊,还以为自己是什么大人物,呸。”

    郑鹏有些不太自然地说:“崔少卿,怎么叫他细狗,听起来可是不雅,不如改一个文雅一些的名字吧。”

    哼,你当然想它改名,崔云峰心里冷笑地想,因为他认定这是郑鹏的乳名。

    崔云峰皮笑肉不笑地说:“没事,这细狗就是贱骨头,给他起好的名字受不起的,再说起好的名字怕引起误会,细狗这种贱名没人起,就叫他细狗好了。”

    说到这里,崔云峰似有所指地看着郑鹏:“怎么,郑乐正有意见?”

    “没,没”郑鹏用力扯了一下乌龟:“阿土,你那**抬那么高干什么,得瑟是不是,再得瑟看我不把你阉了。”

    崔云峰眼里闪过一丝寒见,对着癞蛤蟆又是一脚:“细狗,你这个贱骨头,该叫时不叫,不该叫时又叫,信不信把你嘴也撕烂,免得看着烦燥。”

    两人你一言我一语地说着、骂着,把鸿胪寺的人都惊呆了:一个四品少卿和一个名满天下的大才子,一人拖着癞蛤蟆,一人拉着乌龟,好像泼妇骂街一样,到底发生什么事?

    画风说不出的怪异。

    这年头,流行养这些小玩意了?

    很快,鸿胪寺的人发现两件奇怪的事,一是郑乐正的病,怎么也不见好转,每天还是打折扣一样只练小半个时辰,而一向严肃的鸿胪寺,好像成了一个小戏台,郑鹏和崔云峰,各自拉着自己宠物,每天都“友好”地聚一块交流,也不知在聊些什么。

    反正两人的脸色都不太好,隐约中带有剑拨弩张的味道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