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171 补刀
    ,精彩小说免费!

    高力士绝对是来也冲冲,去也冲冲。

    不同的是,来的时候是兴致冲冲,走的时候是怒气冲冲,郑鹏说的话,深深刺激了他的内心:什么管不住自己下面,还有什么恰似太监上青楼,光是听到就让他怒火中烧。

    自从跟了李隆基,高力士就没吃过这么的亏。

    立马就去找崔云峰算帐。

    等高力士携着的同仇敌忾的小太监上马车走了,郑鹏携着黄三、阿军从角落里走出来,一个个脸上露出阴谋得逞的笑容。

    “少爷,你这条计实在太妙了,看高公公那生气的样子,嘻嘻,崔云锋怕是有难了。”黄三一脸敬佩地说。

    郑鹏嘿嘿一笑,然后有些期待地说:“高公公不是那么容易骗的,不过,崔云峰想这么容易脱身也难,我还有后招呢。”

    前面认识高力士,一开始就给他留下不错的印象,故意跟崔云峰反着说,让高力士对崔云峰的印象变差,这是第一步,然后有意无意打个嗝,顺理成章的引出潘州特产韭菜籺,这一步是关键,可以把高力士引出来。

    直接跟他说和让他“偷听”到,效果完全不同,一步步把高力士拉进来,借“高老虎”的力量打“崔家狼”,要是高力士和博陵崔氏开撕,那就更完美,自己可以坐收渔利。

    把高力士引到这里,这一步最难,不仅事先调查哪里有韭菜籺这种特产,还要等高力士有空出宫,自己找到和记酒楼才行,为了这事,郑鹏把黄三和阿福都派出去,就在宫门前盯着,一看到高力士,马上开始布置。

    幸好,高力士六尺五寸的身高太显眼了,去到哪都好认好找,就是乔装打扮,阿军还是一眼就认出,于是才有和记酒楼这一出好戏。

    就是要制造巧合,才能让高力士相信,这件事可以说一环扣着一环,就是精明的高力士也很难怀疑。

    像这次出宫,很突然,全是高力士临时起意,谁也不知,所以偷听的内容更让他深信不疑。

    机会,是给有准备的人,为了这个巧合,郑鹏可费了不少心思。

    黄三有些担心地说:“少爷,崔云峰能当上鸿胪寺少卿,肯定不止有背景那么简单,他们两人一对质,这事不就真露馅了吗?”

    郑鹏冷笑一声:“刚才不是说有后招吗,你以为本少爷天天拉着乌龟去溜,真是闲得无聊不成,这才是杀招。”

    说罢,郑鹏开口吩咐:“黄三,你回家待着,阿军,你跟我走。”

    “少爷,你去哪?”黄三看到郑鹏要走,忍不住开口问道。

    郑鹏嘴边露出一丝坏坏的笑容,从嘴边吐出两个字:“补刀。”

    说完,翻身上马,径直向前跑去,阿军看到,也连忙骑上马追赶上。

    看着郑鹏远去的背影,黄三有些感叹地自言自语地说:“精明、仗义又有狠劲,会赚钱又不迂腐,对下人又非常大方,嘻嘻,这样的东家我喜欢。”

    说完,黄三又有幸灾乐祸地说:“崔云峰,看来这次你要走背运了,谁叫你惹恼我家少爷,活该。”

    “啊...超”就在黄三自言自语时,坐在鸿胪寺的崔云峰,忍不住打了一个长长喷嚏。

    阿才看到,连忙问道:“小郎君,你没事吧?”

    “没事”崔云峰长长伸了一个懒腰,有些得意说:“估计是哪个姑娘在想着某了。”

    “那是,小郎君出身名门、风度翩翩,还年少有成,不知多少姑娘爱慕小郎君呢。”阿才笑着讨好道。

    崔云峰左右摇了摇头,有些高兴地说:“没有那只臭老鼠不在,感到格外清静,怎么就没早点想到这个办法呢。”

    自从带了癞蛤蟆“细狗”后,郑鹏出现的时间越来越短,前些日子不胜其烦、茶具都摔碎了,整天气得心浮气燥,现在可好,日子差不多回复正常,早点想到这个办法就好了。

    阿才轻扇了自己两个嘴巴:“都是小的不好,没早点想出来。”

    崔云峰摆摆手说:“行了,阿才,你立一功,晚些重重有赏。”

    “谢小郎君。”阿才面色一喜,连忙说道。

    “都到饭点了”崔云峰看看天色,开口道:“很久没去平康坊喝花酒了,今天心情好,去找王团儿好好喝上二杯。”

    大唐的官员日起视事,到中午就可以休息,衙门留一点人值勤就行,鸿胪寺负责接待外宾,相对来说比较清闲,崔云峰是主事,什么时候走都可以。

    “呱呱...”这是系在脚边的癞蛤蟆突然叫了两声。

    阿才开口说:“差点忘了这货,小郎君,它怎么处理,要不,让人先拿回家?”

    “不用,带着去”崔云峰冷笑地说:“姓郑的号称平康坊第一点花手,很受那些姑娘欢迎,他住的地方离平康坊又近,都把平康坊当成自家后院了,带上这癞蛤蟆去,要是碰到他,正好狠狠羞辱他一番。”

    “对,对”阿才笑嘻嘻地说:“小郎君,这个主意太好了。”

    崔云峰当机立断说:“把它交给我,就这样拉着走,不知为什么,有空骂二句,踢一下,心情都格外畅快。”

    很快,主仆两人,一前一后往外走。

    就在两人往外走的时候,高力士也领着张文怒气冲冲地赶回皇城,因为乔装打扮,进皇城时有个卫兵一时没看清,走上来拦住,换作往日,注意自己形象的高力士最多是训斥几句,可在暴怒之下,赏了那卫兵一记耳光。

    没人认为有什么不妥,那禁卫首领来了后,一边跟高力士抱歉,一边多赏了那个“倒霉蛋”二巴。

    张文发现,刚开始高力士怒气冲冲,走路带风,可越是靠近鸿胪寺,高力士就走得越慢,那脸色慢慢也恢复了平静。

    “高公公,没事吧,快到了。”小太监张文小心翼翼地发问。一

    “不急”高力士突然止住脚步,皱着眉头说:“这事,是不是有点巧了,也不对啊,杂家出宫出得这么突然,中途也没去哪里,不应该啊,可老是感到哪里不对。”

    高力士很小就进宫,那些勾心斗争的事见得太多太多,凡事也比其他人考虑得更周全。

    偷听到内容,非常气人,换作普通人,说不定马上冲过去,仔细盘问缘由,要不就是去找人当面对质,高力士没第一时间冲过去,已经很算有忍耐力。

    出和记酒楼时,高力士还心中有火,眼中有杀气,可一进皇城的大门,看到衣甲鲜明的士兵和巍峨的宫墙,整个人很快就冷静下来,脑里一直想着两个问题:这样做有什么后果?值不值得?

    一个太监直接去找一个四品少卿的麻烦,还是一个出自名门大族的四品少卿,让那些御史大夫知道,会不会弹劾自己?就是找到人,没凭没证,对方肯承认吗?

    此外,还有最重要的一件事,自己是不是被人当枪使?

    假如真要报复,是不是换一种更好的方式?

    一个人静下心来的话,考虑得周全很多,眼看鸿胪寺就在前面时,高力士的情绪已经收敛了很多,内心也慢慢趋向平静。

    就在高力士犹豫不决时,有两个人从鸿胪寺里出来,走在前面的正是崔云峰。

    崔云峰一看到高力士,忙上前行礼:“某见过公公,不知公公前来,真是有失远迎?”

    高力士嘿嘿一笑:“崔少卿不必多礼,杂家也就是随意走走,是准备轮.....”

    说到这里的时候,高力士突然停下,目光就落在崔云峰旁边的地上,一看清那只癞蛤蟆,刚刚还笑着的高力士脸色大变,目光一下变得凌厉起来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