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174 以德报怨?
    ,精彩小说免费!

    有了皇帝的表态,“九千岁”高力士可不是好惹的,第二天朝会,就有御史弹劾崔云峰,弹劾的内容五花八门,迟到早退、青楼喝酒失了仪态、接待外宾时礼数不周,让大唐蒙羞等等。

    没人弹劾对高力士不敬的罪名,朝堂上崔云峰心如死水,虽说有不少官员为他求情,可他没有一句分辩,在朝堂上痛哭流涕,悉数认罪。

    这次算是栽到了沟里,被郑鹏狠狠坑了一把,坑得哑口吃黄莲,有苦说不出,现在高力士还在气头上,说多错多,还不如挣点同情分。

    幸好,崔云峰还是比较自律,没犯什么大错误,再加上出自博陵崔氏,不少故交替他求情,最后李隆基金口一开,由鸿胪寺少卿改为安西都护府副都护使。

    虽说同样四品官,可一个在长安身居要职,一个在边疆当一个都护,还是副的,明显就是流放。

    郑鹏知道这个消息,已经是第二天的事。

    “不会吧,本少爷下了那么大的功夫,这个崔云峰,官都没丢,还跑到安西逍遥快活,便宜他了。”郑鹏有些愤愤不平地说。

    郭子仪有些吃惊地说:“飞鹏兄,从京师到安西,路途何止千里,分明就流放,怎么还便宜他?”

    谁不知道在京城,达官贵人多,接近皇帝,机会也多,安西那地方,和长安一比,简直就是穷乡僻壤,不知多少外官,一年到头到处打点、四处钻营,就是为了能在长安谋上一官半职。

    一个政坛的明日之星都让郑鹏弄得要流放,还是流放到又穷又偏僻的地方,郑鹏竟然还说别人占了便宜?

    郑鹏有些愤愤不平地说:“安西都护府,多好,牛羊遍地,有美酒,还有那么多异族美女,真是便宜姓崔的了。”

    安西都护府,管辖包括今新疆、哈萨克斯坦东部和东南部、吉尔吉斯斯坦全部、塔吉克斯坦东部、阿富汗大部、伊朗东北部、土库曼斯坦东半部、乌兹别克斯坦大部等地,在郑鹏看来,好色的崔云峰那是掉到了美人窝。

    像后世,那些新疆来的美女明星,一个个漂亮得一塌糊涂,还有羊肉、核桃、哈密瓜、葡萄等好吃的,在郑鹏眼里,那是一个美差

    郭子仪没好气地说:“算了吧,你就少说风凉话了,什么牛羊遍地,牛羊粪遍地才对,一年到头多风沙,有时出门找个乐子,也不知去哪游玩,还得担心哪里窜出一群马贼,在长安,天南地北的货物、域外的、海外珍宝山货哪样没有,要说到美女,呵呵,你这个平康坊第一点花手,不知它汇集天下的美人吗,美发碧眼的也多了去,要是口味独特点,昆仑美女也有。”

    “对”库罗很认真的附和:“在我眼中,长安就是传说中的天堂。”

    说完,库罗开口说:“原来飞腾兄喜欢安西的异族美女,到时我给飞腾兄送一个美女,以示兄弟之情。”

    差点忘了库罗就来自那个地方,郑鹏以为他在开玩笑,拍着库罗的肩膀说:“好啊,到时要挑一个漂亮的哦。”

    “一定。”库罗一脸认真地说。

    刚才三人在说话,黄三插不上话,趁三人说话的停顿,眉开眼笑地说:“少爷,你想得太简单啦,都说太监记仇,更别说得罪高公公,哪有这么容易就算的?”

    一听到仇家倒霉,郑鹏马上来了兴趣:“哦,说说,这位崔四品怎么,说点他倒霉的让某高兴一下。”

    老实说,郑鹏并不介意把自己的快乐建立在仇人痛苦的基础上。

    黄三笑嘻嘻地说:“下朝后,崔云峰想出宫时,被一个太监骗走,在一个偏僻的角落里,一群太监一拥而上,扯头发撕衣服掏裆吐口水,一边打一边骂,说他好作不作,做什么问君能有几多愁,恰似太监上青楼的诗,等禁卫军赶到,官服破了,脸被抓花,还鼻青脸肿,啧啧,别提多惨了。”

    郭子仪皱着眉头说:“这些太监,竟敢殴打朝廷命官,还真是无法无天,这样要出乱子的。”

    不愧是栋梁级人才,虽说还是布衣之身,别人听到这种消息,肯定是当笑料一样听,可郭子仪听了,却在担忧大唐的未来。

    黄三撇撇嘴说:“那些太监都让禁军抓了起来,依小的看,这就是装装样子,谁不知皇宫是高公公的天下,他还是右监卫将军,没他的默许,那些太监敢动?肯定是左手抓,右手放。”

    看大伙说得这么热闹,库罗也表态道:“那两句诗算是犯了讳忌,崔云峰把太监都得罪了,偏偏太监又是皇帝身边最亲近的人,只要那些公公一日得势,这位崔副都使都不会有好日子过。”

    “可怜的孩子,算了,本少爷就不计较你以前无礼的事。”听到崔云峰这么凄惨,郑鹏心满意足,准备把旧事揭过。

    “少爷,这事恐怕有点难办。”黄三突然笑嘻嘻地说。

    “哦,怎么难办?”郑鹏有些好奇地说。

    “崔云峰出皇城快上马车时,突然失控地大骂少爷无耻,还放言出来,说跟少爷誓不两立,少爷,你不跟他计较,可是他可以把你恨上了。”

    郑鹏揉了揉鼻子,有些尴尬地说:“看吧,这就是明显的欺负怕硬,放着高公公不报复,就盯上某了,这叫什么,这叫强权主义,只许他捉弄别人,还不许别人捉弄他?素质真差。”

    这还叫捉弄?大好前程都丢了,得罪了高力士,以后想过好日子都难。

    特别是郑鹏说到“素质真差”时,那语气充满了不屑。

    郭子仪饶有兴趣地看着郑鹏:“飞腾兄,作为素质高的你,准备怎么做?”

    “哎,冤冤相报何时了,某自然是以德报怨。”郑鹏有些感概地说。

    以德报怨?

    太阳从西边出来了?

    郭子仪和库罗相付对视一眼,彼此眼内都有不相信的神色:他们很了解郑鹏,对朋友没话说,但对敌对的,一向是痛打落水狗。

    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大方?

    正在疑惑间,郑鹏吩咐道:“黄三”

    “少爷,小的在。”

    “崔公子快要走了,以高公公和崔公子的交情,肯定是想送别一下,只是不方便出面,要是哪位替高公公送一下,想必高公公对他肯定是心怀感激,这事你想办法传出去,别让崔公子走得太寂莫。”郑鹏笑呵呵地说。

    黄三的眼珠子转了转,很快心领神会地说:“明白了,少爷,我马上去办。”

    郭子仪和库罗对视一眼,彼此眼里都有“原来如此”的神色。

    损,实在是太损了,崔云峰“作”了那首讽刺太监的诗,高力士恨不得把崔云峰生吞活噬,就是有交情也是带着仇恨的交情,说是送别,分明是暗示别人,要想得到高力士的感激,就替他出一口气。

    四品官好像不小,可在长安一抓一大把,那么多皇亲国戚,在他们眼里四品根本就不够看,教训一个失意的崔云峰就能换来高力士的感激,太划算了。

    这消息传出去后,要不是顾忌影响,估计就崔云峰本家的人都想动手。

    郭子仪暗想道:好吧,这才是自己认识的郑鹏。

    郑鹏这边笑着“痛打落水狗”,而崔云峰那边,却静得可怕。

    散朝回来,崔云峰身上的伤不管,破烂的衣服也不换,二话不说就抽打跟在身边的阿才,因为癞蛤蟆的主意就是他出的,阿才哪敢还手,只能一边哭一边求饶,硬是被打昏过去。

    崔云峰也懒得阿才死活,打完怒气未消,看到什么就摔什么,整个人就像一个疯子,后来摔得累了,一个人静静地坐着,一个人静坐到天亮。

    那些下人不敢劝也不敢打扰,一个个战战兢兢在外面候着。

    崔云峰在书房坐了一宵,一直坐到第二天日上三竿,突然站起来大声吼道:“来人。”

    “小郎...君,有何分咐。”进来的管家旺叔,有些紧张地问道。

    别人都可以退,可作为管家的他,这个时候不能退缩。

    崔云峰咬牙切齿地说:“府上男的,有一个算一个,带上家伙,我要把郑鹏家砸了。”

    所有事都是因郑鹏而起,高力士得罪不起,可一个郑鹏,崔云峰还是不放在眼里,他想好了,离开长安前,一定要好好教训一次郑鹏。

    自己难过,也不能让那个阴险的家伙好过。

    “可,可是小郎君...”

    管家旺叔想劝崔云峰,没想到崔云峰根本不听劝,毫不犹豫地打断说:“没什么可是,让你干什么就干什么。”

    “明白,小郎君。”

    知道崔云峰心情不好,所有人的动作都很快,没一会,换了一套新衣裳的崔云峰,亲自骑马领头,带着二十多个袖里藏着短棍的家奴,准备去找郑鹏算帐。

    刚出门口,突然一辆马车直冲过来,崔云峰吓了一跳,连忙拉住马,可马车还是和马轻轻撞了一下。

    运气不好,一出门就让马车撞了,崔云峰刚想发飚,没想到对面有人大声吼道:“大胆,竟敢冲撞汝阳王的车驾,来人,把这些不长眼的东西给我打,狠狠地打。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