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175 崔源再现
    ,精彩小说免费!

    王不过项,力不过霸。

    这里的项是西楚霸王项羽,霸王举鼎威震天下,为推翻暴秦劳心劳力,鸿门宴对刘邦之屑小不屑一顾,对爱人之情可表天地,更以无颜见江东父老自刎乌江,平生所为尽显王者之气,王者成就、名声、影响没有超过楚霸王项羽的,这就是王不过项。

    西府赵王李元霸,天生神力,三锤震飞宇文成都,一招撩翻裴元庆,敢举锤骂天,是有公认最有力气的,这就是力不过霸。

    帅不过三秒,说的则是崔云峰。

    鼓起勇气,带上家奴,抄上家伙,骑着高头大马,发誓为尊严而战,大有“风萧萧兮易水寒,壮士一去兮不复还”的气势,心里都想着怎么好好教训郑鹏一顿,消一下心里的恶气。

    打郑鹏不仅是一种发泄,还是一种态度,向高力士传递一个信号:自己是被冤枉的,就是被武候铺抓去也认了,没想到,刚出门让汝阳王的车驾撞了。

    连解释的机会都没有,一群人如狼似虎的扑过来,不由分说举起老拳就打,崔云峰看到那辆代表皇室的黄色马车,一句话也不敢说,也不敢反抗,只能抱着头,不断地求饶。

    汝阳郡王李琎是宁王李成器的长子,李成器是睿宗李旦的嫡长子,也是李隆基的大哥,李隆基能顺利登上皇位,就是李成器主动有退让并大力支持,兄弟之间的情谊非常深厚。

    李隆基对这位侄子也很看重,封为汝阳郡王,平日也赞赏有加,李琎绝对是长安最不能惹的人之一。

    一出门就无端被打,简直就是秀才遇到兵,有理说不清。

    打了近二刻钟,李琎的手下这才骂咧咧收手,看着被打得浑身是伤、浑身破烂的崔云峰等人,冷哼一声,然后扬长而去。

    崔云峰旧伤未好,又添新伤,特别是两只眼晴,又黑又肿,就像一对熊猫眼,那些下人看到崔云峰的样子,想笑又不敢笑。

    其实也笑不出,崔云峰被调去安西,下人的命运只有两种,一是跟着崔云峰到苦寒之地,二是被卖到人市,无论是哪种结果,都不是好事。

    “小郎君,你没事吧,要不要请个郎中看看?”旺叔看到崔云峰那悲惨的样子,忍不住开口说。

    “不用,还死不了。”崔云峰有些颓废地说。

    一个人倒霉起来,喝水都会塞牙,想去找个场子,一出门就被撞了,也不知是不是汝阳郡王的马受惊还是什么,原因是怎样不重要,重要的是,对方打人不需要讲道理。

    就是想找地方评理也没处去。

    “小...小郎君,那这仇我们还报不报?”阿才说话有点泄风,刚才混战中,他被打掉了两只门牙。

    “去”崔云峰突然站起,咬牙切齿地说:“我们人多,就是伤了也不怕,都不用换衣服,到时全部乘马车去,真是闹上官府,就说是他们打的。”

    凭什么姓郑的泼自己脏水,自己不能嫁祸一次给他。

    阿才大手一挥:“听到没,小郎君有令,一会谁也不许后退,也不许手软,要不然可别怪我阿才不客气。”

    就当崔云峰想带人去闹事时,正走到门口,突然收住脚步,脸色大变,连忙行礼说:“侄儿振见叔父,不知叔父到访,有失远迎,还请叔父恕罪。”

    如果郑鹏在这里,肯定也会脸色大变,因为挡在崔云峰面前的,正是当日在贵乡郑家出现、绿姝的亲爷爷崔源。

    崔源的头发好像更白了,身材还是那么瘦削,不变的是,他的气场依然强大,那目光有如利刃般直透人心。

    没人知道他怎么进来,就像当日出现郑鹏家一样突然。

    崔源打量一下准备出发的二十多人,或者说二十多个伤痕累累的人,冷声问道:“这是要去哪里?是想找高公公报仇,还是去找郑鹏晦气?”

    “找郑鹏讨还一个公道。”崔云峰对自家叔父了解情况并不吃惊,就像不奇怪他突然出现一样。

    语气里,甚至带着一丝冀望和敬畏。

    崔源冷哼一声,径直走到大堂上首的位置坐下,这才开口道:“把人散了。”

    “可是叔父,我...”

    崔云峰只是说半句,就说不下去,因为崔源那有如利刃的眼神正盯着他,一看到那眼神,就是心有不甘的崔云峰也得乖乖地照办。

    都不用说话,光是那眼神和气场,就让崔云峰生出一种无力感。

    “退下,都退下,没有我的命令,谁也不许进这里。”崔云峰忙把下人都赶走。

    有外人在,叔侄说话不方便,特别是自己这个叔父,办事喜欢低调。

    等人都走了,崔云峰亲自给崔源倒茶,一边倒一边说:“叔父,你怎么有空来了?不忙吗?”

    “忙,可再不来,你就得出事”崔源冷冷地说。

    崔云峰看了崔源一眼,小声地说:“叔父,那个郑鹏欺人太甚,还请叔父为晚辈出一口气。”

    “此事就此打住,报复的事放在一边,晚上收拾好,明天坊门城门一开,第一时间离开这里赶赴安西都护所,有多快跑多快,到时相关手续我会派人给你送去。”崔源一脸冷静地说。

    “就这样就走?”崔云峰有些不甘地说:“就这样让郑鹏那田舍奴得意?”

    “砰”一声,崔源猛地一拍桌子,生气地说:“田舍奴?真是田舍奴,你连一个田舍奴都斗不过,还让一个田舍奴毁了你的大好前程,落得一个过街老鼠的下场,还有脸面在这里说话?”

    崔云峰楞了一下,很快脸色涨红地说:“就是一时不小心,着了他的道,过街老鼠算不上吧?”

    “算不上?你知不知道,现在有二个皇子、一个公主还有三个郡王想整你,就像刚才汝阳郡王一样,他们打你没什么惩罚,还有机会收获高力士的感激,还不是过街老鼠?”

    说到这里,崔源一脸严肃地说:“看来这事你还不清楚自己输在哪,告诉你,第一时机不对,郑鹏在皇上哪里挂了号,最近又在左教坊立了一功,陛下破格调他为接待副使,明眼人都在看出陛下要重用郑鹏,给机会他立功,这个时候跟他斗,明智吗?”

    “二是态度不够端正,一开始就小看郑鹏,总以为自己出身好、官阶高,没想到自己一步步掉到对方精心设下陷阱,这个郑鹏的手段以人意料,有些细节老夫都没想明白。”

    “叔父所言极少,侄儿谨记在心。”崔云峰连忙说。

    一听到哪么多人要打自己讨好高力士,崔云峰吓得脸色发白,哪里还怕再提报仇,连忙答应。

    不用说,自己没有撒职,还能同级调岗,十有**是叔父从中出了力,要不然以高力士的性格,没打入大牢也得脱一层皮。

    看到侄儿听话,崔源轻轻拍拍他的肩膀说:“峰儿,你仕途太顺,反而不利于擅长谈判,去安西静几年,就当修心养性。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