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177 鸿胪寺寺卿
    ,精彩小说免费!

    郑鹏让阿寿把人带进来,认出是平日跑腿的杂役钟明。

    “小的见过郑乐正。”钟明一看到郑鹏,马上恭恭敬敬地行礼。

    郑鹏和崔云峰斗法,实质的好处没捞到多少,自己也落得一个不务正业的名声,可也有好处,就是鸿胪寺的人,对郑鹏多了敬畏。

    明眼人都看得出,郑鹏和原鸿胪寺崔少卿不对路,崔云峰硬是摔碎了好几件瓷器,斗到最后,郑鹏还安然在这里,而崔云峰惨遭流放,还让人痛打,虽说过程大家都不了解,可结果一目了然。

    “不必多礼,钟明,你说王寺卿找某,有事?”

    崔云峰是鸿胪寺少卿,在他头上,还有寺卿,也就是在家养病的王昌明,出自太原王氏,这也是名门子弟,据说得了一场风寒,在家里养了半年多,没想到代理主事的崔云峰一倒下,他马上就出山。

    “回郑乐正的话,王寺卿邀郑乐正到鸿胪寺,商议接待安禄可汗一事。”

    崔云峰被流放了,马上就有人收拾摊子,效率还真不错。

    “稍等,某换件衣裳,马上随你去见王寺卿。”

    二刻钟后,郑鹏在鸿胪寺卿专用的办公房间,见到了这位年过花甲、脸带倦容的王昌明。

    年近花甲的王昌明,是一个头发花白,面色和蔼的胖老头,长得白白胖胖,有点虚肥,应是养尊处优的结果,身穿着一套紫色官服。

    衣紫为贵,别看眼前这个胖老头好像人畜无害,可他却是三品大员。

    一番礼仪过后,王昌明突然笑着问道:“郑乐正,怎么,没带你的乌龟阿土?”

    郑鹏楞了一下,没想到这位鸿胪寺的**oss,一见面就问这种敏感的话题,反应过来,很快说道:“这病好了,也就不用阿土。”

    名门大族之所以强大,不仅仅是他们家族兴旺,从小就注重教育和培养,人才辈出,还因为他们相互之间不断联婚、不断吸收优秀人才,以致家族越来越强大。

    也不知这个王昌明和崔云峰是什么关系。

    王昌明呵呵一笑:“那可以练习礼仪了?”

    “可以”郑鹏苦笑地说:“教习不是陈公公吧?”

    “哈哈...哈哈哈”王昌明突然大笑起来,笑得郑鹏都有些不淡定,少倾,笑毕的王昌明微笑地说:“郑乐正放心,教习不是陈公公,也不是其它公公,据某所知,郑乐正已经学会基本的拜君礼,其余礼仪只需稍加了解即可,也就是说,不需要再花费时间练习。

    “不用练习?”郑鹏瞪大眼睛,吃惊地说。

    王昌明笑着说:“是的,不用练习。”

    看到郑鹏有些疑惑的眼神,王昌明解释说:“大唐是天朝上国,外番进京,都是他们学习礼仪去面圣,我们无须跟他们行过于复杂的礼仪,要知道,那些多是不通教化的野蛮人,跟他们行太多礼反而不自在,也有损大唐的威严。”

    “可,可崔少卿,不是,是崔副都护使说,我要学习稽首礼,到时上朝时用。”

    “上朝堂至少要五品,郑乐正暂时无须上朝”王昌明笑着说:“陛下说了,郑乐正要做的,就是在安禄可汗离开长安时,带左教坊的人,唱那首感人的《送别》即可。”

    顿了一下,王昌明解释道:“至于稽首礼,的确是很重要的礼仪,新年第一次上朝,群臣百官庆祝新年的礼仪,一年只跳一次,嗯,估计是崔副都护使给郑乐正开一个小小的玩笑。”

    尼玛,郑鹏这才恍然大悟,随即气得七孔冒烟。

    崔云峰那家伙真是太坏了,明明就是唱个歌,他倒好,弄得很隆重的样子,把有辱国体的话都说了,把郑鹏吓唬得一楞一楞的,明知陈公公有心折腾自己,还是咬牙忍受,原来一开始就抱着把自己玩残的想法。

    给他们送吐过口水的卤肉都是浪费。

    想想也对,开元年间,大唐各方面都得到长足的发展,天朝上国的霸气外露,那些附属国、邦交国,来长安绝大部分都是朝圣的,见不见还得看大唐的心情,哪里需要跟他们太客气。

    就是真行礼,那些复杂的礼仪他们也不懂。

    前面还觉得对崔云峰稍稍过份了一点,现在看来,自己还是太仁慈,早知多加几分力,让崔云峰彻底玩完才好。

    就是带人唱首歌就行,那自己这个副使还真是来混功劳的,现在看来,李隆基对自己真不错。

    难怪有人弹劾崔云峰玩物丧志,在轮值期间玩癞蛤蟆,失仪,自己在皇城溜龟也没人说。

    也不知是不是级别太低,那些大臣都不屑理会。

    郑鹏恭恭敬敬地对王昌明行了一个礼,一脸真诚地说:“谢谢王寺卿点拨,某感激不尽。”

    “呵呵,郑乐正言重了”王昌明笑着说:“郑乐正名满天下,诗字双绝,某也向往已久,今日一见,果然是盛名无虚,听说郑乐正的字在大唐独殊一帜,就是陛下也啧啧称奇,不知某依老卖老,跟郑乐正求一幅字,可否?”

    “这是某的荣幸。”

    王昌明这么上路,一个三品寺卿给足一个八品乐正面子,郑鹏自然不会小气。

    “来人,笔墨侍候。”王昌明高兴地叫道。

    很快,有人奉上文房四宝,郑鹏拿起笔,扭头问道:“王寺卿,不知写什么合适?”

    “就写那首《赠薰儿姑娘》吧。”

    一听到赠薰儿姑娘,郑鹏心动一动,眼前浮现一个容颜出众、气质迷人的绝色美女,那个敢爱敢恨,敢在台上大声示爱的美少女,可惜郑鹏囊中羞涩,一直想着赚了钱就替她赎身,没想到,一首《赠薰儿姑娘》的诗,把她推上平康坊花魁的位置,也让她被神秘人买走。

    这一去,芳踪无处觅。

    不仅林薰儿,就是绿姝,也不知博陵过得怎么样。

    自己的日子过得逍遥,可不自在,郑鹏突然觉得,自己到目前为止,还是挺失败。

    “郑乐正,郑乐正...”

    王昌明连叫几声,郑鹏这才回过神来,有些不好意思地说:“真不好意思,刚刚走神了。”

    “呵呵,想必是郑乐正想起薰儿姑娘了吧,嗯,本是天造地设的才子佳人,可惜花开无果,老夫一时口误,勾起郑乐正不愉快的回忆,恕罪。”王昌明有些抱歉地说。

    郑鹏淡然一笑:“有缘千里来相会,无缘对面不相逢。某相信,只要有缘,终有相逢之日。”

    “有缘千里来相会,无缘对面不相逢”王昌明小声吟诵一遍,眼前一亮,然后大声赞道:“不愧是大才子,出口成章,还富含人生哲理,有如黄钟大吕,发人深省,也不用写《赠薰儿姑娘》,那是郑乐正赠给薰儿姑娘的,就写刚刚这两句即可。”

    “行,那就依王寺卿之言。”

    郑鹏倒也爽快,说完提神沉气,然后笔如游龙,刷刷刷在纸上用瘦金体把刚才说的两句话龙飞凤舞写在纸上,还按王昌明的要求在后面留字。

    三品寺卿,在家休养半年还能稳坐寺卿之位,能量不容小视,最重要是对自己坦诚、以礼相待,接了副招待使这个任务,以后还需要这位寺卿多照料,对他的要求自然尽可能满足。

    郑鹏写完后,王昌明小心翼翼吹干墨迹,这才拿起来,放在眼前细看,一边看一边赞道:“好,字好,诗更好,得此句,当瓢一浮白,哈哈哈。”

    说完,看看手里的字,又看看郑鹏,一抬手,从腰间扯下随身携带的玉佩:“郑乐正,这玉佩请收下,就当是给你的润笔费,要是不收,那就是看不起某,没二话,某转身就走。”

    “这,这...长者赐,不敢辞,那就谢谢前辈了。”看这王老头说得那么严肃,郑鹏只能接受。

    有缘千里来相会,无缘对面不相逢。这两句其实出自佛经,原句是:肇曰前缘相生,也因;现相助成,缘也。宋朝一名不知名的人在一本名为《张协状元》中,把它翻译名流千古的诗句,刚才无意中说出,没想到获得这么大的认同。

    附带还得了一块美玉,赚了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