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178 一个小测试
    ,精彩小说免费!

    有一个欣赏和包容的上司,工作会很顺利,如果有二个,那日子过得更是滋润。

    挂职左教坊,调到鸿胪寺当副使,钱公公对郑鹏,一向非常包容大方,只要没事,什么时候去,什么时候走都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,反正郑鹏关键时刻能站出来就行,那点俸禄也全孝敬他,这种属下哪里找;而王昌明对郑鹏也表现出极大的包容,让郑鹏负责最后唱歌的那一部分即可。

    郑鹏的日子,又回到熟悉的节奏,偶尔去鸿胪寺露露面,不时到左教坊检查一下那帮小家伙唱歌的进展,更多时间是放在三宝号,跟郭子仪、库罗一起喝酒聊天,打理三宝号的生意。

    不知是不是崔云峰这尊瘟神送走了的原因,最近郑鹏感到自己的运气又回来了,仕途畅顺不说,就是收入也大幅增加。

    现在三福号每天都有上百贯纯利润收入,郑福来信说,田地的长势很好,店铺的生意蒸蒸日上,而郭可棠的卤肉生意,一年内在青州、苏州、郑州连开了三个分点,每天卖卤肉的钱数以万计。

    郭可棠认为每个月都分红有点麻烦,于是她就每家每月先分一千贯,就当是维持双方的日常花销,剩下到年结时才一次分成。

    郑鹏算了一下,就是不计年底的分红,卤肉的定额分成、三宝号的分红、田庄店铺的收入,现在一个月差不多有二千贯的收入,这可是一笔巨款。

    有了钱,郑鹏也大方起来,请吃饭、给赏钱,送礼物,无论是左教坊、鸿胪寺还是三宝号的人,就没一个说郑鹏不好的。

    连平康坊的美女们,也收到不少郑鹏送的贵重礼物,一时声名更盛。

    三宝号的事,早就上了轨道,交给郭七就行,郑鹏最喜欢就是和郭子仪、库罗一起饮酒作乐,谈天说地。

    郭子仪很健谈,说话很有条理,往往有不同常人的见解,库罗的话不多,往往一针见血,给郑鹏说很多边疆情况和异域风情,至于郑鹏,二世为人,脑里多了一千多年的文化积累,偶尔抛出一个观点也把两人雷得不轻,三人算是很不错的“酒肉朋友”。

    这天三人到西市附近一间名为胡儿郎的酒楼喝酒。

    郑鹏点了一桌子酒桌,三人坐在二楼的雅间,一边高谈阔论,一边看着人来人往的西市,有一种偷得浮生半日闲的感觉。

    西市距离唐长安丝绸之路起点开远门较近,周围坊里居住有不少外商,来自中亚、南亚、东南亚及高丽、百济、新罗、日本等各国各地区的商人,其中尤以中亚与波斯(今伊朗)、大食(今阿拉伯)的“胡商”最多,形成一个国际性的市场,他们带来香料、象牙、药材、珍宝到大唐出售,又从大唐购买丝绸、瓷器等物回家售卖。

    来一趟,赚二份钱,一个字:美。

    放眼看去,西市商贾云集,邸店林立,比东市还热闹几分,最惹人注目的,就是人群一张张带着异国风情的脸庞。

    看到东市人头挤涌,车水马龙,库罗有些羡慕地说:“真不愧是长安,也就是长安能看到如此繁华的景象,在安西,我的族人,有时买了一只铁锅、购一把盐巴,需要骑马走上百里才能买到,有时还没货,假如族里能有这里十分之一那么繁华,那真是上天庇佑。”

    库罗来自一个叫葛逻禄的小部落,部落的位置有点偏僻,草地也算不上肥美,虽说领地有很多胡商经过,但他们都不屑停下,因为葛逻禄族的人没有购买力,记得有一次有族人看中一颗珠子,想用牛羊想求别人换,可人家根本就没兴趣,用很骄傲的语气拒绝。

    来到长安的商人,和经过葛逻禄领地的商人,完全是换了一副嘴脸,他们低下仰起的脑袋,冰冷的脸上换上殷勤卑微的笑容,像变了一个人似的。

    因为这里是大唐,这里是长安。

    郭子仪笑着说:“库罗兄,这难度不小,要知道这些商人,皆是逐利而来,要想他们来,就得给他们利润,贵族对他们的吸引力太小了。”

    “为什么呢?”

    “这个...”郭子仪苦笑一下,指着郑鹏说:“某只是一介武夫,这事还得找飞腾兄,他可是经营的天才。”

    库罗很认真地说:“还请飞腾指教。”

    这家伙,怎么突然问这个问题,不是合伙经商,赚钱赚得爽,本来想到大唐游历加参加武举,现在改变主意想做商人了吧。

    看到库罗一脸真挚的眼神,郑鹏想了想,然后开口道:“长安能这么繁荣昌盛,有很多原因,像京师所在、安全的经商环境、货物的多样性、巨大的人气、强大的消费力等,虽说某没到过葛逻禄的领地,依我看,这些条件葛逻禄没有吧?”

    “没有”库罗有些无奈地说。

    看到有些失落,郑鹏安慰他说:“库罗兄不用失望,其实经营就是为了赚钱,赚钱不一定要货多人多,经营一点特色的东西,也就是说在某一方面需要有名气,你们族不是马多吗,要不弄一个马市,多找点好马,做出名气后,只要别人一想到买好马,就想到你们葛逻禄族,到时想不赚大钱都难,钱可通神,只要手里有了钱,到时想哪里繁荣不成?”

    库罗眼前一亮,如小鸡啄米一样连连点头。

    说得正高兴时,下面突然传来吵闹声:

    “你干什么,撞了人想走?”

    “那个,抱...抱歉,是我的马儿不小心,我赔你。”

    “当,你当然得赔,你知不知我这身衣裳多贵,是苏州上等绸子。”

    “喂,你们竟敢当街打闹,真当我们武候看不到?住手。”

    ......

    郑鹏、郭子仪和库罗听到动静,到窗前向下一看,只见一个衣着华贵的大唐中年人,一脸恶狠地对一个胡人打扮的少年指责着什么,有二个武候在了解情况,旁边有围了很多看热闹的吃瓜群众。

    听他们说话,应是胡人少年的马撞了大唐汉子,弄脏了衣裳什么的。

    库罗一看到,面带愠色地说:“大唐什么都好,就是人很高傲,看不起外人,我们葛逻禄的族人,也经常受到你们欺负,也不想想每逢有战事,我葛逻禄的勇士都是积极响应、奋勇杀敌,这就是你们的回报?”

    郭子仪和郑鹏对视一眼:眼前这位小兄弟,好像怨念不小呢。

    大唐现在是天朝上国,国大民骄,偶尔在外人面前显摆一下、有些优趣感很正常,可郑鹏不想库罗对大唐有太大的误解。

    于是,郑鹏开口道:“库罗兄,其实你误解了。”

    “误解?”库罗有些不满地说:“这不是明摆着欺负人,刚才那人凶狠的样子,就像草原上要吃人的恶狼,飞腾兄还想帮他说话不成?”

    说到这里,库罗感觉自己说错了什么,连忙说道:“某说很多大唐人不好,不包括两位好兄弟。”

    郭子仪为人豪爽仗义,郑鹏大方机智,特别是赚钱时还拉库罗,大方的郑鹏出主意出本钱,还肯把赚到的钱平分,库罗从没试过手上有那么多的现钱,对郑鹏和郭子仪自然倍有好感。

    刚才说的时候没注意,说完才发觉自己把郑鹏和郭子仪都骂了,连忙道歉。

    郑鹏呵呵一笑,不以为意地说:“库罗兄觉得,大唐人有点不讲理,有时对你们葛逻禄族人也不太友善,对吧?”

    “没错,难度飞腾兄对这话有异议?”

    “啪”的一声,郑鹏打了一个响指:“这样吧,我们先做一个小测试,等测试完了,某再解释给库罗兄弟听。”

    库罗有点疑惑,不过还是点点头:“好,飞腾兄擅长辩论,我倒要看看,飞腾兄怎么洗地。”

    本站重要通知:请使用本站的免费小说app,无广告、破防盗版、更新快,会员同步书架,请关注微信公众号 appxsyd (按住三秒复制) 下载免费器!!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