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179 偏见与隔阂
    ,精彩小说免费!

    郑鹏对库罗说:“库罗兄,你觉得某如何?”

    “什么如何?”郑鹏的思绪跳跃得得太快,库罗一时都没反应过来。

    “某也是大唐人,你觉得我怎么样?”郑鹏耐着心再说一遍。

    “好!”库罗不吝赞美道:“飞腾兄文武双全,懂音律,还精通经营之术,最难得的是,年纪轻轻就有官身,是我看到大唐最精明、最有才华之人。”

    说到这里,有些不好意思地对郭子仪说:“子仪兄也很聪明,武艺高强,我这里绝无贬代子仪兄的意思。”

    “哈哈哈,没事,某就是一介武夫,飞腾无论是精明还是才华,都远在我之上,哪有什么贬低的意思。”郭子仪很豁达地说。

    郑鹏点点头说:“好,问题问完,现在小测试开始,有个小要求,二位一会无论看到什么都不要问,只管安静看即可。”

    郭子仪和库罗都不明白郑鹏要做什么,闻言还是点头表示同意。

    郑鹏左右看了一会,走到角落里,对一个似是从外地来、商人打扮的汉子说:“这位大叔,不知方不方便说点事?”

    中年汉子看到郑鹏衣着光鲜,谈吐不凡,也不敢小视,闻言马上站起来行礼:“没什么不方便的,不知小郎君有何指教?”

    “啪”的一声,郑鹏扔下一串钱,指着他身后那个下人说:“这是一贯钱,我要你下人穿着的那身衣裳。”

    “这,这...小郎君,那是下人的衣裳,不适合你的身份,楼下有成衣店,小郎君可以看看。”商人看了看那一贯钱,又看看郑鹏,有些艰难地说。

    下人身那套衣裳,是普通绢布缝成,浆洗得有些发白,一路风尘仆仆,看起来有些残旧,一看就知是下人穿的衣裳,一贯钱都能买二三十套新的,这不是在戏弄自己吧?

    郑鹏脸色一整,坚持的说:“就要他这套,一贯钱,卖不卖?”

    “卖,卖”中年商人一边应,一边扭头命令下人脱下。

    有赚钱的生意,不做就是傻瓜。

    库罗不明白郑鹏要做什么,看着他拿着那套脏脏的衣裳走出去,没一会,当郑鹏再次回来时,吃惊得差点眼珠子都掉下来。

    郑鹏还是郑鹏,可他穿上破旧的衣裳,头发弄乱一点,一会儿的功夫,由一个翩翩美少年郎,变成了一个贩夫走卒的模样。

    虽说这贩夫走卒的相貌和气质都不错,可和刚才一比,明显低了几个档次。

    真是应了那句话,佛靠金装,人靠衣装。

    库罗张张嘴想说什么,可一旁的郭子仪拉住他,想起郑鹏说过的话,最后一句话也说不出来,然后目送着郑鹏下楼。

    很快,郑鹏就出在街上,只见他先是对楼上的两人淡然一笑,然后走到街道中央。

    “让开,让开”

    “哪来臭要饭的,让开点。”

    “走路带眼晴,阻住我的马了,要吃鞭子吗?

    换了装的郑鹏在人来人往的街上,被人各种嫌弃,甚至一些下人也仗着主人的威风,大声训斥郑鹏,在他们眼中,郑鹏就是一个微不足道的下层人。

    郑鹏对有些目瞪口呆的两人眨眨眼,装作不经意轻轻撞了一下那个衣着光鲜的中年人。

    那个中年人,正是刚在教训那个胡人少年的中年汉子,他是一间皮货店的掌柜,经常在街上招揽生意。

    发现有人撞了一下自己,扭头一看是一个灰头头脑的穷小子,马上破口大骂道:“哪来的穷鬼,是不是瞎了眼,想死也换个地。”

    郑鹏低头连声说:“是,是,是,刚刚没注意,抱歉,真对不住。”

    “滚,你这个田舍奴,有多远滚多远,别碍着我做买卖。”中年汉子暴跳如雷地吼道。

    站在二楼窗前的库罗看到,有些无言了,要知道,就在上酒楼前,经过那皮毛店的时候,那个中年汉子还低头哈腰请郑鹏进店去看,同一个人,换了一身衣服后,就有了截然不同的待遇。

    郑鹏自然不同他一般计较,自顾走进酒楼。

    很快,换回原来衣裳的郑鹏,再一次风度翩翩地出现在库罗面前。

    “飞腾兄,你这是何苦折腾自己呢。”库罗有些不好意思地说。

    “哦,库罗兄看出某的用意了?”

    库罗点点头说:“没错,飞腾兄的意思是,让我不要介怀刚才的事,那人根本就是一个势利小人,对吧?”

    “这只是很表面的东西,看来库罗兄还没真正看清某的用意。”

    “库罗愚昧,还请飞腾兄指点。”库罗恭恭敬敬地说。

    郑鹏收起笑容,一脸正色地说:“人的地位不同、性格各异、所处的环境有差别,相互之间看轻很正常,就是我们读书人之间也有相互抵毁的情况,相信库罗兄听过文人相轻的话吧?”

    “听过。”库罗没有否认。

    “对,刚刚库罗兄也看到,某在大唐有官身,也算小有名气,但是换了一身行头,马上受到别人的嫌弃、遭人斥骂,这说明什么,刚才那人骂胡人少年,并不是针对胡人,而是人的劣根性。”

    “地位高的,看不起地位低的;有钱的,瞧不起穷的;本地人,对外乡人有偏见,这些在哪里都有,并不是大唐人就看不起外人、瞧不起葛逻禄族的朋友,就是在葛逻禄,也有血统贵贱之分,对吧?”

    库罗这时才恍然大悟,郑鹏并不是证明刚才那个中年汉子品行有多差,而是有活生生的事列,解开自己对大唐百姓不满的心结。

    事实上,在葛逻禄族,很注重血缘贵贱,有些姓氏,天生就是低人一等,在族中以强凌弱的事,绝不是少数。

    库罗张张嘴,想说点什么,可什么也说不出来。

    郑鹏微微一笑,继续说道:“普通百姓之家,就是做父母的,对儿女也有偏颇,有些过节很正常,有些人对葛逻禄族的不好,其实他们对自己同种族的人也一样,千万不要存在偏见。”

    “飞腾兄说得有理,某受教了。”库罗一脸心悦诚服地说。

    说这句话的时候,库罗感到自己原来对大唐的偏见和怨气也少了很多。

    郑鹏突然一脸正色地说:“其实还有一个很严重的错误,库罗兄更要正视。”

    “很严重的错误?”库罗吃惊地说:“什么错误?”

    看到郑鹏的神色那么郑重,库罗都有点糊涂了。

    郑鹏也没有卖关子,径直说道:“隔阂。”

    “隔阂?什么意思?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