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180 义结金兰(第三更)
    ,精彩小说免费!

    “刚才库罗说话的时候,分成葛逻禄族人和你们大唐人,这是一个错误的说法,为什么错误呢,原因很简单,葛逻禄族在大唐的疆土内,接受陛下的封赏,在大唐军队的保护之下,葛逻禄族的人在大唐各地可自由游历,本来就是大唐的子民,为什么要分你我呢。”郑鹏语重心长地说。

    郑鹏最不喜欢内斗,听到库罗张嘴闭嘴就你的我的,决定由他开始,纠正这些异族人的世界观。

    “我,我也是大唐的子民?”库罗的表情有些吃惊。

    “当然”郑鹏毫不客气地说:“在大唐的境内生活,接受朝廷的治理,据我所知,葛逻禄族就有人在大唐做官,对了,库罗兄弟不是要参加明年的武举吗,要不是大唐的子民,怎么有参与的资格?”

    像库罗这种,说得好听点,就是归属感不强,说得难听点就是墙头草,强盛时归顺,一看到变弱,马上就变成喂不饱的白眼狼,郑鹏决定给小伙子洗洗脑。

    “是子民,为什么派来的官员总是欺负我的族人,还要族长的儿子送到长安当人质?”库罗质问道。

    郑鹏不以为然地说:“不奇怪啊,官员去哪都是作威作福的多,某以前在贵乡,也差点被官员投入大牢呢。”

    “那人质呢?”库罗追问道。

    “你们的族人,是天生的战士,可以说全民皆兵,又处在边境要害地方,族长算是一方大将,派个人质到长安也不是针对,库罗兄可以打听一下,大唐派到外地的将军,有几个没家属安置在长安的?”

    “那我到大唐游历,为什么还要层层上报,还要过关批文?”

    “一样,你们要批文,我们离家也得到当地官府开过所,一视同仁。”

    库罗一时语塞,想了想,很快又有些疑惑地说:“那为何一有战事,就要从我葛逻禄族抽调勇士去拼命呢?把葛逻禄族勇士的性命视若草芥?”

    “这想法就不对啦”郑鹏早就猜到他会问这个问题,一脸从容地说:“身为大唐的子民,自然要为大唐而战,有战事调动贵族的勇士,除了因地制宜外,还有你们熟悉当地环境等原因。”

    “当然,这仗不是白打,打仗有战利品,还会论功封赏,伤有人治,战死沙场也有抚恤,如果库罗兄觉得一有战事就要上战场不公平,你也可以想想,大唐那些看不到战事的百姓,就是敌人离他们很远很远,可他们依然纳税纳捐,为战争出钱出力,这是同样的道理。”

    “就是退一步来说,上战场,也是保护葛逻禄族的领地和族人安全,对吧?”

    郑鹏的一番话,是库罗以前从没听过的,一下子听呆了。

    不知为什么,库罗听到自己就是大唐子民,内心反而有一种骄傲、自豪的感觉。

    以前的偏见和隔阂,好像一下子都消失不见了。

    大唐国富民强,威震四邦,谁不为自己是大唐子民而自豪呢。

    很快,库罗有些疑惑地说:“可我们是葛逻禄族,不仅种族不同,生活习惯也差别很大啊。”’

    “有什么不同,都是两个胳膊扛一个脑袋,还能有三头六臂不成,大唐除了汉族,还有突厥、党项、契丹、靺褐、羌、回纥、南诏、鲜卑等民族,哪里只是葛逻禄族,说到底,八百年前我们还是一家呢。”郑鹏振振有词地解释道。

    库罗吃惊地说:“八百年前是一家?飞腾兄,你在哪本族谱看到,为什么某从没听说起呢?”

    和这些不了华夏文化的人聊天就是累,郑鹏都说得口干了,还那么多问题,闻言喝了二口茶,这才解释道:“八百年是一家只是一个比喻,并不是真的八百年,相传彭祖活了八百年....眼睛别瞪那么大,这是一个传说,彭祖是华夏一个传奇人物,晚点让子仪兄给你解释。”

    于是,郑鹏又把氏族的来源跟库罗说了一遍。

    不仅库罗听得目瞪口呆,就是有郭子仪也听得津津有味。

    “飞腾兄,某还真是服你了,真是学富五车。”郭子仪一脸折服地说。

    这个郑鹏,简直就是万能的,能文能武,以八品小官勇斗四品少卿面不改色,把一个内心顽固的库罗,硬生生说服,好像什么典故都能信手掂来,就是美女云集的平康坊,也能左右逢源。

    能让郭子仪佩服的人不多,郑鹏绝对算一个。

    库罗斩铁截铁地说:“听君一席话,胜读十年书,原来以前都是误解,飞腾兄请放心,从此刻开始,某生是大唐的人,死是大唐的鬼。”

    郑鹏不知道,自己一时心血来潮所作的努力,会给大唐带来多大正面的影响,当然,这些都是后话。

    “子仪兄过奖,某也是讲道理而己。”郑鹏谦虚完,又笑着对库罗说:“库罗兄能想清楚,那最好不过,四海皆兄弟,大伙齐心协心、和和气气把小日子过好就行,折腾那么多干嘛,我们那么努力就是为了好日子,现在大唐国泰民安,四海升平,这就是好日子,没必要放着好日子不过,整天想那不着边的。”

    “对,对”库罗一脸认真地说:“我会把飞腾兄的话,回去跟我族人说,日后一定大唐忠心不二。”

    郑鹏哈哈一笑,用力拍拍库罗的肩膀说:“对,孺子可教也。”

    郭子仪突然地说:“四海皆兄弟,八百年前是一家,难得我们三人这般投机,何不效仿桃园结义,结为兄弟呢?”

    这话一出,郑鹏和库罗都楞了一下,库罗回过神,有些不好意思地说:“能与两位结拜,库罗求之不得,只是库罗太过平凡,怕高攀不起。”

    说到后面的时候,库罗还看了郑鹏一眼。

    此时,郭子仪也看着郑鹏,等着郑鹏表态。

    三人中,只有郑鹏有官身,还是出自荥阳郑氏,虽说郑鹏说过他的情况,可不能改变他有名门大族的血脉。

    最重要的是,郑鹏现在是接待副使,和高公公有交情,还得到皇帝的器重,前程远大,升官是早晚的事,有头脑有手段,就怕他看不上。

    “你们看着我干嘛”郑鹏高兴地说:“好事啊,两位都是重情之人,和两位结为兄弟求之不得呢,某被赶出家门,还和崔云峰交恶,还怕你们嫌弃呢。”

    郭子仪不用说,有能力,会做人,最重要和郑鹏志趣相投,妥妥的大腿,结为兄弟自然比朋友更牢固,再说他出身也好,他老子郭敬之是上州刺史,算是一方大员,跟他结拜百利无一害。

    库罗是葛逻禄族人,仗义、有勇有谋,单人匹马就敢游历大唐,也不是普通人,自己身边,就缺这些信得过、有勇有担当的朋友。

    早就想提出了,只是觉得还不到时机,没想到郭子仪先提出来。

    用乌龟阿土和崔云峰恶斗,这两人不离不弃,没疏远郑鹏,那时候就得到郑鹏的信任。

    “太好了,没想到我们三人都是同样的心思,那就这样定了,我们三人义结金兰。”郭子仪当机立断地说。

    库罗高兴地说:“太好了,子仪兄,怎么结拜,全听你的。”

    郭子仪一拍桌子:“择日不如撞日,走,我们去置办一些香烛,今天就结拜。”

    说干就干,三人当即结帐,派人买了香烛,在三宝号的后院摆起香案,效仿桃园结义,磕头换帖、同饮血酒、对天盟誓成为异姓兄弟。

    结拜分大小时,郭子仪最年长,成为大哥,库罗比郑鹏大九个月,成为老二,年纪最小的郑鹏,成了老三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