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181 灞桥(第四更,求票票)
    ,精彩小说免费!

    仪式完了后,三人把手搭在一起,相互看了一眼,然后齐声大笑起来。

    对于这次结拜,三人都非常满意。

    “好,今天一下子多了两个好兄弟,是一个值得庆贺的日子,今晚一定要来个不醉无归。”郭子仪高兴地说。

    库罗自告奋勇地说:“是该好好庆贺一下,大哥,三弟,平日受二位照顾甚多,今晚我做东,请二位好兄弟好好吃一顿。”

    有了三宝号的分红,库罗的腰包大涨,人也变得慷慨起来。

    “这不行,我是大哥,今晚我做东,与二弟、三弟喝个痛快。”郭子仪一脸豪气地说。

    “好了,两位兄长都不用争”郑鹏站出来说:“这么好的日子,肯定要找多点人来庆祝,要想尽兴,怎么能少得了平康坊,今晚就由我来安排,一定让两位兄长尽兴。”

    郭子仪闻言眼前一亮,用力一拍郑鹏的肩膀:“好,三弟可是平康坊的红人,今晚就交给你安排。”

    对郭子仪来说,最美妙的事就是和美人儿**,当时跑到郑鹏家蹭饭,就是经常跑到平康坊潇洒,花销过大,以至饭都快吃不起,一听到郑鹏安排,马上就心领神会。

    作为平康坊第一点花手,只要郑鹏开口,平日多难见的花魁马上笑着开门相迎。

    库罗微微一笑,任由两人安排。

    郑鹏突然一脸正色地说:“大哥、二哥,今晚小弟来安排,保证让二位满意,不过我有一个条件,还望二位兄长答应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事,自家兄弟,一切好说话。”郭子仪笑着说。

    “武举快要开始,但最近二位兄长顾着赚钱,练武有些荒废了,这可是舍本逐末,听小弟一句劝,只要功名在,不愁财不来,今晚庆祝完后,二位兄长要收心养性,把全副精神放在准备武举上,钱财的事不用担心,全包在小弟身上。”

    最近三人吃吃喝喝不少,有了钱后,郭子仪没少往平康坊跑,真是酒蚀人志,色迷人心,郭子仪的斗志明显不如往日,郑鹏提过,可郭子仪都说不要紧,还说练武不是一日之功,说了二次郑鹏也不好再说。

    现在结拜为兄弟,郑鹏自然要郑重提醒。

    如果没记得,明年的武举对郭子仪非常重要,直接定了郭子仪的人生轨迹,郭子仪也因此走上名将之路。

    郭子仪闻言,面色一变,很快一脸郑重地点点头:“没错,还是三弟提醒得对,某最重有些乐不思蜀,好,听你的,今晚过后闭关,专心为武举准备。”

    前程和玩乐,孰轻孰重,郭子仪还是分得很清楚,加入三宝号就是为了多赚一点钱,现在郑鹏主动说开销全包,没了后顾之忧,可以专心准备。

    冬练三九,夏练三伏,苦练十几年,就是为了功成名就的这一刻。

    “三弟提醒得对”库罗一脸正色地说:“大哥,我跟你一起练,还能相互切蹉练手。”

    “好兄弟。”郭子仪哈哈一笑,和库罗重重一击掌。

    当晚,郑鹏在平康坊最大的春花楼包了一个大包间,请了十多个花魁、红牌相陪,三人又唱又跳,又吃又喝,玩得非常尽兴。

    郑鹏对那些姑娘兴趣不大,不过在临走前,还给郭子仪安排了一对姐妹花、给库罗安排了一个波斯美女,陪他们一渡**。

    第二天,郭子仪和库罗醒后,自顾回家苦练不提。

    郑鹏也没有偷懒,眼看苏禄可汗到访不足半个月,每天都去左教坊,指导那些花芽堂的孩子练歌,不仅仅是唱,还研究多重唱法。

    工作起来,时间过得很快,不知不觉就到了八月十六。

    八月中旬,酷夏已过,微风中夹着丝丝凉意,好像在放送着进入金秋的信号。

    清晨的太阳很明媚,风儿很轻柔,碧空如洗,有经验的人都知道,今天是一个很不错的晴天。

    然而一大早,郑鹏就跟着鸿胪寺的大队,在长安以东大约十里的灞桥旁边的驿站里,和王昌明相对而坐,静候着苏禄可汗的到来。

    灞桥的位置很重要,它是灞河上唯一的一座桥梁,西临浐水,东接骊山,东南为白鹿原,北面为渭河平川,程大昌有言:“此地最为长安冲要,凡自西东两方面入崤、潼关者,路必由之。”

    无论是送行还是迎接,都是集中在这里。

    历朝都十分重视灞桥的维护,唐代还特置了勋官、散官各一人专门管理。

    今天是苏禄可汗到长安面圣的日子,作为迎接副使,郑鹏也不能偷懒,跟着鸿胪寺卿王昌明,出城十里,到灞桥迎接,以示对苏禄可汗的尊重。

    流程很简单,鸿胪寺的人到灞桥迎接,接到人,一路护送到长安,在金光门有大唐重臣姚崇迎接,然后送到招待外宾的驿站,下榻后梳洗、休息,等待皇帝的接见,接见的时间不定,主要看来使的份量和重要性。

    有些小国小族的使者,在长安等上几个月,也见不到皇帝的面,有的还要接受礼节培训,免得在朝堂失了仪态,或说一些惹皇帝不高兴的话。

    苏禄可汗是大唐重要的盟友,他麾下的二十万控弦之士是大唐很看重的军事力量,按照安排,到达的第二天就会在早朝面圣。

    凌晨三四点就要起床准备,然后在宫门外等候接见,也不知是荣耀还是折腾。

    按路程来说,苏禄可汗大约响午才到,为了防止意外,一大早王昌明就率队到灞桥驿候着。

    要是有什么意外,或者说苏禄可汗的马程快,到时客人到了,迎接队伍还没到,那会很失礼仪。

    大唐提前二个月多月就成立迎接苏禄可汗的队伍,从中可以看出对他的重视。

    灞桥驿站内,王昌明对郑鹏做了一个请的手势:“郑乐正,尝一下这新出的茶,尝尝滋味如何?”

    大唐的茶,不用试,肯定难喝,和后世那种唇齿留香的茶不同,这时的茶是添加糖、盐、醋等佐料,喝起来怪怪的。

    好歹是原生态吧,郑鹏只能将就。

    等有时间,自己把真正的茶味做出来,不仅自己得益,还能趁机再开一个财路。

    “好喝。”郑鹏喝了二口,有些违心地说。

    说是迎接客人,郑鹏和王昌明不用在驿路边举目远眺,自有手下代劳,再说早就派快马作了准备,苏禄可汗的队伍到了哪里,每隔一段都有人飞马前来禀报,不存在接不到。

    一切都在王昌明的掌控之内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