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183 郭可棠的担忧
    ,精彩小说免费!

    两人松开后,王昌明开口问道:“比预定的日子晚了这么多,出了大事?”

    “大事”苏禄可汗有些后怕的地说:“吐蕃和大食勾搭上了,西域的形势有些严峻,而我那个愚蠢如猪的叔叔,被吐蕃赞普的甜言蜜语吸引,眼睛也被吐蕃公主的美色蒙敝,带上他的部落投靠了吐蕃,据说还要攻打拔汗那国,西域,危矣。”

    这些事不算秘密,早晚会传到长安,苏禄可汗和王昌明是深交,并没有对他隐瞒。

    王昌明闻言脸色一变:“那事情很严重,某还以为是吐蕃贼子越境掳掠呢。”

    不光王昌明,就是一旁的郑鹏,闻言也大吃一惊。

    文成公主和松赞干布的结合,是大唐和亲政策中光辉的一页,两国有了一段超过百年的蜜月期,可世上没有永远的朋友,当文成公主和松赞干布作古后,吐蕃和大唐的关系开始变得反复无常,忽近忽远,有时还兵戎相见。

    大唐和吐蕃在西域明争暗斗较量多年,随着开元盛世的到来,国力越发强盛,在西域的较量中大唐逐渐占了上风,没想到吐蕃不甘失落,勾搭了大食。

    在大唐走向繁荣富强的时候,在遥远的阿拉伯半岛,出现了一个大食帝国,大食不断扩张,并在公元651年灭掉了波斯帝国,把波斯变成自己的一个行省,经过多年的休养生息后,垂馋大唐的富饶,于是,大食统治者开始积极把目光放在大唐的西域,还和吐蕃成为联盟。

    攻打拔汗那,除了试探大唐的态度,对丝绸之路的安全也有影响。

    郑鹏第一次听到大唐边陲的消息,心情有些复杂。

    大唐繁荣的背后,隐藏着很多危机,庆幸的是,现在是开元年间,大唐最强盛的时候,此刻大唐有想打谁就打谁的底气。

    王昌明和苏禄可汗小聊了一会,然后指着郑鹏说:“这位是副使,郑鹏郑乐正,虽说官儿小了一点,老朋友,他可会给你意外的惊喜哦。”

    “郑鹏见过苏禄可汗。”郑鹏适时上前,对苏禄可汗鞠身行了一个礼。

    苏禄可汗有些好奇地看郑鹏,上下打量了一番,然后笑哈哈地说:“真是后生可畏,郑乐正已经给过某过惊喜了。”

    “惊喜,有吗?”郑鹏有些惊愕。

    苏禄可汗微微一笑,对郑鹏眨了眨眼,然后说出三个字:“兰亭会。”

    这样一说,郑鹏马上明白了,郭鸿把新式印刷术有上献后,李隆基非常高兴,命令工部全国推广,为表彰郭家,命令各地用新式印刷术印的第一本书就是《兰亭会》,于是,郑鹏人气跟着兰亭会水涨船高,也就在这种情部况下,苏禄可汗也知道有郑鹏这一号人。

    失去了上献的功劳,除了收获郭府的友谊,还有难以估量的名气,对郑鹏来说,是意外之喜。

    短暂的交谈过后,王昌明一脸正色说:“苏禄可汗一路辛苦,不如早些上路,姚相还在城门恭候呢。”

    “好,儿郎们,上马。”苏禄可汗大手一挥,率先上马。

    王昌明大声吩咐礼仪队准备,于是,鸿胪寺的仪仗队在前开路,带着苏禄可汗一行,浩浩荡荡向长安城进发。

    一路很顺利,到了金光门,郑鹏的任务就算结束,因为有更高级别的官员,大唐赫赫有名宰相姚崇亲自接待。

    中间有一个小插曲,苏禄可汗带来的三百卫队,大部转到城外的军营驻扎,只有五十亲卫护送苏禄可汗进长安。

    在金光门,郑鹏看到交接的队伍中看到张九龄,张九龄也看到郑鹏,那时不好打招呼,他机智对郑鹏眨眨眼。

    有些日子没见这个家伙,好像他得罪姚崇,派了一个苦差给他,想不到在欢迎苏禄可汗的队伍中看到他。

    牛人就是牛人,就是一时有挫折,可他就像打不死的蟑螂。

    行了,文有张九龄,武有郭子仪,抱紧这二条大腿,妥!

    苏禄可汗面圣,涉及到权力最高层面的事,轮不到郑鹏这个八品芝麻官担心,于是,完成任务后,径直回家,心里盘算着,怎么在张九龄没有发迹前,给他来一个雪中送炭。

    就在郑鹏想着怎么和张九龄拉好关系时,远在千里之外的郭可棠,在想着进京的事。

    “管家嘱咐好,特产已准备好,仲岛的事安排了下去,带去长安的人手也调好,给那些故交的手信也完备,可总觉得有什么遗留,杏儿,你帮我想想,还有什么没准备的?”郭可棠板着手指说道。

    郑鹏交出卤肉的秘方后,郭可棠充分发挥她的经商才能,不到一年的时间,连开三个分部,当三个分部的买卖上了轨道,又把目光放到大唐最繁华、商机最多的长安。

    长安有过百万人口,大多是有很强消费能力的人,拿下长安相于当多开几个分部,再说郭鸿已担任中议大夫的官职,也是时候扩大长安的生意。

    郭府在长安一间店铺的利润,还不够供养早已养尊处优的郭鸿,每次需要用钱,还要派人回贵乡取,不如在长安扩大规模。

    一腾出手,郭可棠决定亲自去长安开辟新市场。

    不知为什么,明天就要出发了,可想来想去,总觉得自己有什么遗留的。

    杏儿托着腮儿想了想,开口道:“小姐,给郎君缝制的秋衣带上了吗?”

    郎君就郭鸿,郭可棠马上说:“还用说吗,耶的事,是优先的。”

    “钱带了吗,小姐,听说长安什么都贵,郎君带二千两黄金去,不到三个月就写信回来追钱。”

    “带了,到了长安要买奴租铺,钱少不了,还有,耶花销大,那是初入官场,很多事要打点,并不是长安要花费这么多,要是乱说话,到时被打嘴巴,我可帮不了你。”郭可裳提醒道。

    杏儿吓的了一跳,吐了吐舌头,想了想:“要不,去一下郑公子家,看看他的管家福伯,有没有信件或手信要带给郑公子的?”

    “对啊”郭可棠一拍手:“差点忘了这茬,郑公子可是我郭家的恩人、贵人,可不能把他的事忘了,杏儿,备车。”

    认识郑鹏后,郭府的运气就好了起来,不仅赚钱能力直线上升,还让郭鸿进了官场,一入职就是能天天上朝的五品官,为此郭府还办了三天流水席大肆庆祝,向亲朋和乡邻宣布:郭府没有没落,重新抖起来了。

    郑宅与郭府相隔不远,不到一刻钟,郭可棠就在郑家大厅看到了管家郑福。

    郭可棠简单说明来意后,径直开口问道:“郑管家,有没有什么捎给你家少爷的,正好顺路。”

    “太好了,小老正想给少爷写信,汇报店铺和田庄的情况,有劳郭小姐,还要郭小姐稍等片刻。”

    “举手之劳,郑管家尽管去写好了。”郭可棠淡然地说。

    郑福去写信后,郭可棠正在品茶,这是一个衣着得体的女子走过来,把一盘果品轻轻放在桌面上:“郭小姐,这是新买的时令水果,请用。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郭可棠微微一点头。

    看到那女子还站在面前,郭可棠有些好奇地问道:“小音,有事?”

    两家住得近,再加上盟友的关系,郭可棠对郑家可以说了如指掌,知道眼前衣着得体的小婢女,是管家的女儿小音,也是郑鹏的贴身丫环,说话也和气。

    贴身丫环,说不定哪天就飞上枝头,正室不可能,偏房可不少见,郭可棠很重视和郑鹏的关系,对小音也好。

    “郭小姐,你去长安,能带上奴婢吗?”小音有些怯生生地说。

    “这个,你家少爷的吩咐?”

    小音摇了摇头:“不是,少爷一个人在长安,也没买新的婢子,阿福阿寿粗手粗脚,连衣服都洗不好,奴婢就想到长安伺候少爷。”

    郑鹏去长安时,小音就想跟着去,可郑鹏不同意,说时间紧,怕小音路上吃不消,小音就是急也没用,只能天天等郑鹏站稳脚跟后,派人把自己接进京,可一等就等了大半年,依然一点消息也没有。

    小音怕郑鹏忘了自己,又怕郑鹏买新的婢子代替自己位置,每天都望穿秋水,每次郑鹏寄信回来都满心欢喜,以为信中有让自己去长安的消息。

    可惜,每一次者是失望。

    刚刚在门外听到郭可棠要去长安,心中一动,主动多送一碟果品,乘机求郭可裳带上自己。

    郭可棠有些为难地说:“这事不好办,说不定你家少爷说我拐走他的婢女呢。”

    “不会的,郭小姐,你也知少爷不是那样的人,我阿耶说现在少爷还没买婢女,肯定是怕使不惯,要是我去了,肯定能给少爷一个惊喜。”

    郭可棠犹豫了一下,然后笑着说:“这事好办,你让郑管家提一声,他说带,那本小姐就带你去长安。”

    郑福不仅是郑家的管家,还是小音的耶,只要他开口,这个小忙郭可棠就帮了。

    主要是怕郑鹏不高兴,有郑福开口,一切都好办。

    “好,我马上去。”

    没一会,郑福拿着写好的书信出来,脸色有点古怪,在他身边,正是他的女儿小音,此时的小音,笑得有如阳光下绽放的花朵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