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185 神乎其技
    ,精彩小说免费!

    当前位置: >  >  > 185 神乎其技

185 神乎其技

作者:炮兵   字数:3691   推荐:  “俺叫梅尔,是族中公认的第一神箭手,愿比将军一较高低。”很快,突骑施比赛的代表出来了。

    对突骑施的人来说,追逐胜利是深入到骨髓里的渴望,敬佩归敬佩,可他们依然派出族中最强的人出战,对他们来说,这也是尊重对手的一种表现。

    李玮也干脆,让人抬来一个箭靶子,摆放在一百步的地方,又让人搬来几十张不同的弓,任由梅尔挑选。

    梅尔有些奇怪地说:“李将军,我们怎个比法?”

    “简单,一人二支箭,一百步开外射箭靶,射中红心得三分,白色圈得二分,蓝圈得一分,到时计算总分,分高者为胜。”李玮简单明白地说。

    “这么简单?”梅尔有些惊牙地说。

    在大唐皇帝面前比试,怎么也得表一点高难度,例如射移动靶、蒙眼射箭、看哪个能拉最强的弓等等,没想到只是简单的射箭靶,太没挑战了吧。

    一百步,对一般人来说,有点挑战,作为族中的神箭手,平日训练时,梅尔最少也是一百二十步。

    距离那么近,靶心像碗口那么粗,放在这种场合,感觉有点像在开玩笑,梅尔感觉就是不用自己亲自出马,族中很多好手也能胜任。

    对了,刚才大唐皇帝叫李玮为皇侄,这是大唐为了自己的宗族子弟露脸,就是输赢也不重要了?

    “没错,就这么简单”李玮笑着说。

    梅尔有些谨慎地说:“要是平手怎么办?”

    “不急,我们可以再比”李玮一脸平静地说:“某觉得,平手的机会不大。”

    “客随主便,李将军说了算。”梅尔耸耸肩,一脸轻松地说。

    也许在这位皇族子弟眼中,这个距离很有挑战吧,梅尔一脸淡定。

    大唐建国多年,很多权贵子弟在声色犬马中消磨了斗志和勇气,梅尔听说很多权贵子弟就是一石弓也拉不开,就像那些只会夸夸其谈的文弱书生,也许这个皇族子弟也是佼佼者了吧。

    不管怎样,这场胜利,自己要定了。

    李玮做了一个请的手势:“主让客先,梅尔将军,请。”

    “好!”梅尔也不客气,转身就挑了一把两石强弓。

    一百步的距离,二石弓足了。

    “李将军,那俺开始?”

    李玮没有说话,而是做了一个请姿势。

    利箭不能对着皇帝,箭靶就摆在大殿门口的位置,梅尔看清靶心所在,也没做什么准备,用力一拉,当场把弓拉成满月状,还没射出就引得一声喝彩声。

    能拉开二石弓不难,但像梅尔这样轻轻松松拉满,需要过人的臂力,梅尔把它拉满,面不改色,真不愧是突骑施的神箭手。

    梅尔瞄准后手一松,“嗖”的一声,蓄满力量的劲箭带着呼啸飞出,众人只觉眼前一花,“咚”的一声,那箭直中箭靶红心,由于力道十足,射中后箭杆还在颤动。

    “好!”现场爆发出热烈的掌声,就是李隆基和殿上的百官,也忍不住跟拍掌。

    有本事的人,去到哪里都受到敬重。

    梅尔的神色不变,再次拿起箭,轻轻搭在弓弦上。

    “咦,你们看,梅尔将军闭上眼睛了,天啊,他这是要瞎射?”人群中突然有人惊呼道。

    郑鹏一看,没错,只见梅尔紧闭着眼,猛地一拉,再一次把二石强弓拉成满月状,然后举在跟前,手指一松,劲箭飞一般向前飞去。

    从拉弦到利箭射出,梅尔还真没有睁开过眼睛。

    郑鹏心中突然有了一丝明悟:梅尔的动作,就像是第一次射箭的重放,他脑中好像一台电脑,记住射箭的方向、力度,甚至记住手抬高的角度等数据,最后要做的,就是像机械人般,重复前面的动作。

    这是到达眼中无靶,心中有靶的境界。

    “咚”的一声,第二支箭犹如有灵性一般,再次正中红心。

    “好!”

    “突骑施果然人才辈出。”

    “刚刚还以为他是狂妄,原来已到达这种境界,厉害。”

    众人一边鼓掌一边赞赏,目光中多了几分敬佩。

    大唐和突骑施是盟友,这次比试只是助兴,没有赌约,也没有狠话,所以双方都没有把胜负看得太重。

    当然,能赢就最好。

    充当裁判的高力士,高举着箭靶,大声宣布成绩:“二箭皆中红心,梅尔得六分。”

    一阵热烈的掌声过后,众人把目光放在李玮身上。

    梅尔的表现,堪称完美,作为对手,李玮怎么办?也来一个瞎射?

    郑鹏也看着一脸平静的嗣江王李伟,奇怪,都这种时候,还是那么沉着冷静,难道还真有杀手锏?

    这时高力士让人把射了箭的箭靶换下,换上一个新的箭靶,以方便比较。

    梅尔没有话说,对李玮做了一个请的手势。

    李玮也没说话,对他拱拱手,转身就去挑弓,片刻之间,一张三石强弓就到了他手里。

    难道是想用力量来显示自己的特别之处?郑鹏心里暗想道。

    挑完弓,李玮一下子拿了两支羽箭,一支搭在弓弦上,而另一支却用右手的小指扣着,这动作.....

    好像知道郑鹏疑惑,宋大夫吃惊地说:“这可是连珠炮发手法,嗣江王这是要表演有这种高超的箭法?”

    连珠炮发是一种高级射箭技巧,就是一支箭射出,下一支箭会在很短的速度跟着射出,给人一种没有间断的效果,敌人就是避开第一支,可来不及避开第二支、第三支箭。

    李玮用小指扣着第二支箭,就是为快速射出第二支箭做准备。

    郑鹏还没看人展示过这种技法,连忙瞪大眼睛,准备看李玮的表演。

    不知是三石强弓太难拉还是失手,李玮只拉了一个三分一,拉了一个弯月,那箭就飞了出去。

    箭的速度与弓弦加给的冲击力息息相关,众人以为有李玮想以力取胜,例如把箭靶射穿赚个满堂喝彩什么的,没料到第一箭就显得力度不足。

    明明是三石弓,可箭飞出的速度,比梅尔用二石弓射出的力度还要小,这样一来,就是二箭中靶心,打平都当输。

    很简单,梅尔第二箭是瞎射。

    就在众人心里婉惜时,说时慢那时快,只见李玮闪电般把箭往弓弦上一搭,“嗨”的一声大吼,一张三石弓硬重重被他拉了一个近满月,手一松,一支蓄满力的利箭呼啸而出。

    郑鹏感到眼前一花,好像看到第二支箭飞似的跟上第一支箭,隐约还有什么破裂的声音,然后就听到箭支击中箭靶“咚”的一声。

    “咚...咚咚”郑鹏楞了一下,没错,本应响二声的,可自己清晰地听到了三声。

    郑鹏的地位最低,也坐在最末尾,靠近殿门的位置,箭靶就在不远的地方,可以看得很清楚,当郑鹏看到那箭靶的一瞬间,整个人都目瞪口呆。

    回过神看着嗣江王李玮的眼神,简直就是顶礼膜拜。

    箭靶赫然插着三支箭。

    说清楚点,是一支好箭和两支不完整的箭。

    李玮在射第一支箭时,故意控制力度,以致第一支箭的速度不快,而他用连珠炮兵的技法,差不多把三石强弓拉满,蓄满力的第二箭速度比第一支快很多,快到追上第一支箭,并强力从中间破开,硬生生从中破成两支箭,然后一起落在箭靶的红心上。

    于是,明明射两支箭,可落在靶上变成了三支。

    力量、准头、时机都要控制不差分毫,简直就是妙到毫巅。

    这是人射出的箭吗?简直就是神乎其技,想到当中关节,郑鹏差点没当场石化。

    “这,这是...”人群人有人语无伦次。

    “天啊,这手法,没解了。”

    “神乎其技,没想到竟然亲眼目睹这种神技。”

    “难怪嗣江王那么自信挑战突骑族人的箭术,别的不说,光是这个准头就没谁了。”

    “明明是射二支,可箭靶上有三支箭,这这分怎么算?”

    “还用说吗,肯定是计三支啊,又没中途作弊。”

    “威武!”

    众人齐声高喊起来,就是坐在上首的李隆基,也高兴把杯中的美酒一口全喝了。

    这一局,李玮大放异彩,不仅维护大唐皇族的面子,还替大唐找回了面子,看着宗室之后这么争气,李隆基心里都想着晚点怎么赏李玮。

    高力士举起第二个靶心,有些为难地说:“陛下,这,这个分数怎么算?”

    要是自己人,高力士当就评定,可这次关系到突骑施族,他一个太监也不敢拿主意,只能把问题抛给李隆基。

    李隆基还没说话,苏禄可汗感叹地说:“大唐果然人才辈出,嗣江王箭术之高超,简直到了出神入化的境界,某佩服,箭再破,也是箭,三支箭全中靶心,这一局嗣江王的分数是九分,大唐胜。”

    梅尔也收起刚才的高傲,对李玮恭恭敬敬地说:“李将军技高一筹,某输得口服心服。”

    李玮连忙谦虚地说:“承让,承让。”

    苏禄可汗发了话,参赛的梅尔主动认输,于是,高力士大声宣布:“这一场是嗣江王李玮胜出,双方打成平手。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