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187 千金博一笑?
    ,精彩小说免费!

    如果普通人,看到突骑施的人这样放肆,还是在大唐皇帝面前这样无礼,肯定觉得他有点没脑筋,郑鹏知道苏禄可汗不是笨,而是在打他的小算盘。

    有一句叫“穷在闹市无人问,富在深山有远亲”,这话放在古代也合适,大唐被异邦外族称为天朝上国,除了军事力量强大外,还有它的繁荣富饶。

    在外人眼中,大唐就是一块大肥肉,有能力就抢,没能力的就蹭,多少也想占点便宜,安禄可汗进京面圣,说得好听是面圣,说得难听就是伸手要好处。

    游牧民族以放牧为生,不会耕种,不用打造生活用品,像盐巴、茶叶、布匹、绸缎、铁锅、香料、武器等等,什么都要买,什么都要用牛羊换,偏偏又没有经商的才华,是商人眼中的大肥羊,日子过得很结巴。

    于是,趁着面圣,多要点赏赐,这是苏禄可汗、也是很多少数民族首领最关心的事,弄一个比试,就是想提高自己的身价,多要点好处。

    我的人这么强,马这么壮,替大唐这么卖命,不多给点好处,好意思吗?

    耍小心机可以,要多点好处也不是问题,可贬低大唐郑鹏就不同意了,于是在最关键的时候站了出来。

    也不是苏禄可汗一个人有小心机,对郑鹏来说,现在也是出位的好时机。

    安禄可汗正得意,没想到突然有人跳出来泼冷水,看到是郑鹏,一脸怒意地说:“原来是郑副使,怎么,本可汗的马一般,想必是郑副使有更好的马?”

    姚崇看到郑鹏,眉头皱了一下,有些不悦地说:“郑乐正,不要添乱。”

    郑鹏一脸认真地说:“姚相,某觉得苏禄可汗的马还真是很不一般,请让我把话说完,到时你就知道了。”

    姚崇刚想责备几句,李隆基摆摆手说:“姚爱卿,不急,让郑爱卿先说完。”

    难得有人出来解围,李隆基那是求之不得。

    听说郑鹏常有惊人之举,这次看他说得那么一本正经,李隆基也想看看他要干什么。

    反正输了,也不怕郑鹏再出丑。

    皇帝都开口了,姚崇心有不甘,也只能应了一下,拱手退下。

    郑鹏谢完恩,然后对苏禄可汗说:“尊敬的安禄可汗,某承认,你这匹百里追风马,是难得一见的良驹,为什么说它一般呢,因为在我眼内,它比不上一堆木头,因为我用一堆木头也能比它快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?你用一堆木头也比俺的百里追风快?”安禄可汗的眼睛都瞪大了。

    “对,就一堆木头”郑鹏一脸自信地说:“不推不拉,跑动全靠某一个人,就是用它也能完胜安禄可汗的百里追风马。”

    可能吗?

    带着一堆木头,比那匹千金难求的百里追风还快?

    不仅安禄可汗不相信,就是李隆基、姚崇还有文武百官,一个个都面带怀疑的神色,一些人都用鄙视的眼神看郑鹏,那目光,就像看着一个喜欢吹嘘的无耻之徒。

    二条腿就是跑得再快,也比不上四条腿,一个人就是空着手也跑不过骑马,还说带上一堆木头。

    这个郑乐正,不是刚才喝酒时贪杯,大白天说胡话吧?

    安禄可汗楞了一下,他看郑鹏说得那么认真,一时摸不清郑鹏的底细,有些犹豫地说:“郑副使,你确认没别人帮你,只靠你一个人,用一堆木头就比俺百里追风快?”

    “当然,某当着这么多人面前说出来,岂能食言而肥。”郑鹏还是一脸淡定地说。

    说完,郑鹏微微一笑,有些挑衅地说:“要是苏禄可汗不信,我们可以比试一下。”

    安禄可汗刚想说好,一个女子突然走过来大声说:“阿爸,不要上当。”

    说话的人是兰朵,她说完,扭头对郑鹏说:“郑副使,你是不是想在山上比试,用木头做一个圆架子,人躲在里面,从山上滚下来,那马再神骏跑不快,要不就是用木头做一架弩,一开始就把马射杀,对吧?”

    兰朵说话的时候,那双漂亮的大眼睛盯着郑鹏,眼里透着一丝不屑,好像在说:你的计谋我已经看穿,别想着算计我们。

    在场的人纷纷点头,显然是认同兰朵的观点,张九龄有些担忧地看着郑鹏,担心他不能应付。

    聪明的张九龄,想的跟兰朵一样,可他不像兰朵一样当场揭穿。

    苏禄可汗愤然地说:“好险,本大汗差点上了你的恶当。”

    郑鹏拍拍手说:“兰朵郡主,某很佩服你的想像力,但是,你想错了。”

    “想错了?”兰朵撇撇嘴说:“郑副使还有其它的险谋?”

    “只是朋友间的比试,怎么能说成阴谋呢”郑鹏一脸坦荡地说:“某可以保证,不用人推,不用人拉,也不用什么诡计,更不会攻击安禄可汗的爱马,就是用木头做个小工具。”

    说到这里,郑鹏有些挑衅地瞄了兰朵一眼,大声地说:“要是不信,我们可以比赛,这样吧,路程太短,显不出百里追风的实力,干脆玩大一点,从长安到洛阳再折返回来,兰朵郡主,敢不敢比试?”

    “就是做木头做个小工具?你确认不会使坏?”兰朵还有一点不信。

    “不会”郑鹏一脸严肃地说:“这样吧,到时安禄可汗派人比赛,兰朵郡主亲自监督我,只要看到我有作弊,可以马上取消我的比试资格。”

    “好!赌什么?要是彩头太小,我可没兴趣。”兰朵一口答应,还问郑鹏要赌什么。

    兰朵认定郑鹏是吹牛,要不就是要作弊,不过自己亲自盯着郑鹏,那就稳操胜券。

    跑得远更好,百里追风千里迢迢跑到长安,有长途跋涉的经验,走远程更能体现它的脚力。

    “那就赌黄金百两,这个彩头够大了吧。”

    一百两黄金相当于一千贯,一百万钱,这可是一笔巨款。

    “一百两太少了,要赌就赌三百两黄金。”兰朵的眼珠子转了转,开口说道。

    眼前这个刘副使,只是一个文弱书生,虽说脸没红,兰朵在殿上看到他喝了不少酒,以为郑鹏喝高了,很机智地追加数量。

    苏禄可汗闻言,皱着眉头说:“女儿,你...”

    “阿爸,你放心,女儿心里有数。”兰朵打断苏禄可汗的话,还不着痕迹对自家阿爸打了一个眼色。

    苏禄可汗犹豫一下,最后还是选择不说话。

    郑鹏恭恭敬敬地向李隆基行一个礼:“陛下,微臣与兰朵郡主来一个君子式的比试,切搓一下,所有彩头由微臣一力承担,还请陛下恩准。”

    这不是自己家里,郑鹏很注意照顾李隆基的情绪。

    李隆基有些疑惑地说:“郑爱卿,你可有把握?”

    牛皮吹得这么大,到时要是丢人现眼,大唐也得跟着丢脸。

    “回陛下的话,有!”郑鹏信心十足地说。

    大臣中突然走出一个人,恭恭敬敬地行了一个礼,大声说:“陛下,突骑施是大唐的盟友,既然兰朵郡主这么有兴致,就让郑乐正陪伴一下,算是尽地主之宜。”

    李隆基闻言眼前一亮,看了一下发言的臣子,高兴地说:“哥奴所言甚是,准奏。”

    这话说得有水平,本来是大唐和突骑施的较量,可经那大臣一说,就为成了郑鹏和兰朵之间的私斗,赢了能挽回脸面,就是输了,也无损国体。

    一句地主之宜,到时还可以说成为了让客人开心,故意输的,一个男子汉,有意让一位女贵客,也叫风度。

    听到准奏,郑鹏忙谢恩,然后对兰朵说:“兰朵郡主,陛下同意了,那我们就各拿三百两黄金作彩头,在这里某要先声明,我不借外力,也不用别人帮忙,一路全靠自己,而贵方也不得找人帮忙,中途不能换人、换马,要不然就当你输。”

    “中途吃饭、喂马,这个没问题吧?”兰朵细心地问道。

    从长安到洛阳,大约是八百里,来回就得一千六百里,这路程可不短,单人单马可带不了多少补养,百里追风体形大,一顿少说要吃几十斤精料,路上带不了那么多。

    长途奔袭,对马损伤很大,就是少喂二次夜料也得掉膘。

    郑鹏很通情达理地说:“那当然,累了可以在路边打尖、住店、补充给养,不换人,不换马即可。”

    “好,就按你说的办,什么时候开始?”兰朵有些急不及待地说。

    “刚刚赛完马,马力受损,这对兰朵郡主不公平,而我也要花时间做些准备。”郑鹏大度地说:“不如这样吧,三天后,辰时,还是在这里,我们从朱雀门出发,如何?”

    “一言为定。”生怕郑鹏反悔,兰朵马上应了下来。

    趁着李隆基和苏禄可汗“愉快地”交谈时,郑鹏小声地问张九龄说:“张拾遗,那位哥奴是谁?”

    李隆基不叫官职,也不叫爱卿,这个哥奴应该是李隆基的宗室子弟,这个名字听起来有点熟悉,郑鹏好像在哪里听过,可怎么也想不起来。

    “哦,他是太子中允李林甫,别名哥奴,出自郇王房,长平肃王李叔良曾孙。”张九龄解释道。

    说完,张九龄有点好奇地说:“郑乐正,某很好奇,你怎么用一堆木头,就能比苏禄可汗的百里追风快,刚才你看兰朵郡主时双眼发直,你不会故意一掷千金,就为博美人一笑吧?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