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188 兰朵的自信
    ,精彩小说免费!

    原来是李林甫,难怪哥奴这个名字听起那么熟悉。

    李林甫担任宰相十九年,是玄宗时期在位时间最长的宰相。他大权独握,蔽塞言路,排斥贤才,导致纲纪紊乱,还建议重用胡将,使得安禄山做大,被认为是使唐朝由盛转衰的关键人物之一。

    又一位名人粉墨登场,郑鹏有些激动之余,又有些庆幸。

    为见证历史激动,为李林甫还没有坐大庆幸,有自己在,这位喜欢弄权术的家伙,怕是难有出头之日了。

    对,不能让他上位。

    郑鹏思如电转,嘴上还笑着回答张九龄:“山人自有妙计,张拾遗,你就等着看好戏吧,对了,三百两黄金有点多,一时筹不齐.....”

    千金博美人一笑?自己可没那份闲心,美人拿千金来博自己一笑还差不多。

    “某官低禄薄,爱莫能助,郑乐正,你还是找他人吧,失陪。”张九龄哈哈一笑,很没义气地跑了。

    跑得还挺快。

    宴会吃完,比试完了,新的比试又三日后,苏禄可汗有带着女儿和手下告退,等苏禄可汗一行人走后,一个小太监把郑鹏请到高力士身边。

    就知这李隆基会沉不住气,在离开时,郑鹏有意落后。

    “见过高公公。”郑鹏笑着说。

    高力士上下打量了赵鹏一眼,好像想问些什么,可最后没问出来,而是径直开口道:“陛下让杂家问你,有几成把握?”

    “八成以上。”郑鹏一脸肯定地说。

    “哦,那挺高了”高力士一脸好奇地说:“郑乐正,杂家问你,用一堆木头,真能胜过安禄可汗那匹百里追风?”

    郑鹏也没有隐瞒,把自己的想法说出来:“高公公,某不是背着的一堆木头走,而是用木头做成一个工具,这个工具就叫...脚踏车。”

    本想说自行车,又怕这位高公公望文生义,理解成自动行走的车,这不是他想像力丰富,而是在三国时期,智商近乎妖的诸葛亮就发明了木牛流马,说成踏踩车更形象一点。

    “脚踏车?这是什么来的?”高力士搜刮枯肠也没听过这种车,有些吃惊地问道。

    郑鹏信心满满地说:“怎么说呢,就是用脚踩,它就能快速推动,要是短距离比不上马快,但跑得远的话,我有信心把苏禄可汗的百里追风变成百里吃尘,不对,就是尘都吃不上。”

    马的速度很快,加速的话,好像一会儿就跑得没影,但是马有一个致命的缺点,就是持久力不足。

    世界上最快的马,应是英国的纯血马,跑1000米的记录是53秒7,也就是每秒跑19米,轻松把人甩在身上,10000米的纪录是15分46秒,平均是每秒跑10.5米,只有前面峰值的一半左右。

    说明跑得越久,马的速度越慢。

    也就是说,如果马一直跑,时速大约在40多公里,问题是马不可能每时每刻都能创纪录地跑,马会累,要休息,就以蒙古马为例,一天八个小时也就是80公里左右,跑不了多远。

    但是,自行车就不同,虽说速度不如马,但不用休息,不用喂草加料,只要人有力气,就可以一直前进,时速可以达到15公里左右,只要身体好,一天只踩八个小时就120公里,折合240里,路程越远,优势越明显。

    古代设立那么多驿站,其实就是方便信使换马,驿字是“马”字边,从这里就可以看出最初用途。

    像一些主干道,多是三十里一驿,碰上八百里加急时,连续催马跑三十里,马的速度很明显下隆,这样正好换体力充沛的马。

    骑兵上阵打仗,至少准备两匹马,打仗前骑备用马,把武器、供养放在备的用马身上,就是为了让主力马休息、蓄力,一会冲锋时能跑得快一些。

    郑鹏看过自行车的趣史,知道自行车就在发现初期,就已经有很多辉煌的战绩

    1801年,俄国农奴阿尔塔莫诺夫骑着自己制造的木制自行车,行驶2500公里,赶到莫斯科向沙皇来历山大一世献礼,亚历山大一世见到阿尔塔莫诺夫制造的自行车,当即下令取消了他的奴隶身份。

    德国人德莱斯是一个看林人,每天都要从一片林子走到另一片林子,多年走路的辛苦,激起了他想发明一种交通工具的**。他想:如果人能坐在轮子上,那不就走得更快了吗!就这样,德莱斯开始设计和制造自行车。他用两个木轮、一个鞍座、一个安在前轮上起控制作用的车把,制成了一辆轮车。

    1817年,当德莱斯第一次骑自行车旅游,一路上受尽人闪的讥笑,他决心用事实来回答这种讥笑,在一次比赛中,他骑车4小时通过的距离,马拉车却用了15个小时。

    这些事例都可以证明,自行车比马的优胜。

    郑鹏选择往返洛阳,就是最大损耗那匹百里追风的耐力。

    “听到郑乐正这么有信心,杂家也可以安心向陛下交差了”高力士顿了一下,递过一块令牌说:“这是皇上赐你的令牌,凭此令牌,工部的工匠、储存的材料,可以任意调动。”

    高力士也怕郑鹏是喝高说胡话,亲自听到郑鹏的保证,这才放下心来。

    说了这么多,就这句最动听,郑鹏谢过后,美滋涨地接了过来。

    做一辆轻便、结实的自行车,材料可不能马虎,郑鹏还怕找不到合适的材料,有了工部的支持,这下心里更有底了。

    听说工部的库房,材料堆积如山,而全国出色的各种匠师,大半聚集在工部,复杂的指南车都能做出来,更别说构造很简单的自行车。

    花开两朵,各表一枝,在回住所的路上,坐在马车里的苏禄可汗,有些疑惑地说:“用一堆木头,不用推不用拉,光靠自己就能比俺的百里追风快?是会仙法吗?”

    百里追风刚刚跑了那么久的路,苏禄可汗爱惜马力,没有骑马,而是选择和女儿一起坐马车。

    坐在苏禄可汗对面的兰朵有些不屑地说:“阿爸,你想多了,真有仙法,大唐早就把吐蕃打败,哪里还千方百计笼络我们。”

    “说得倒是,郑副使说做一个工具,会不会像三国诸葛丞相那样,类似木牛流马一样的机具?”安禄可汗突然紧张地说。

    苏禄可汗喜欢华夏文化,特别喜欢与打仗有关的典故,诸葛亮是他最喜欢的人物之一,对诸葛亮的木牛流马非常推崇。

    兰朵撇撇嘴说:“阿爸,你想多了,木牛流马早就失传了,真有木年流马,大唐还会每年花大笔钱财跟我们购买战马吗,再说,书上说木牛流马走得很慢的,怎么也比不阿爸的百里追风。”

    顿了一下,兰朵有些不屑地说:“那个郑副使,就是一个大唐书生,他们这些书生,嘴唇上皮子顶天,下皮子碰地,最喜欢说些浮夸的话,说话都没边了,分明多喝了几杯马尿就吹嘘,送上门的横财,不要白不要。”

    长安太繁华了,商品琳琅满目,兰朵看得眼都花了,只恨自己的钱包太小,听到郑鹏大言不惭,主动激他加大赌注。

    三百两黄金,那是三千贯钱,天啊,这可以买很多她东西了。

    苏禄可汗有些犹豫地说:“可万一那位郑副使真赢了,怎么办,那可是三百金啊。”

    “不会的,阿爸,女儿会全程盯死他,不给他一丝可乘之机,他肯定赢不了。”兰朵一脸坚决地说。

    “俺说万一。”

    兰朵嘴边露出一个狡猾的笑容:“阿爸,你忘了,大唐陛下给女儿的赏赐吗?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