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192 激将法
    ,精彩小说免费!

    兰朵骑着马跟上来,跟上来后,左看右看,眼里全是疑惑。,

    大神奇了,就两个轮子,虽说速度比不上骑马,可比人正常步行、甚至跑步快多了,从朱雀门出来到现在,少说也走了三里地,无论是马还是人,都有点气喘,可郑鹏却像没事人,不急,不累,不燥,还有心情吹口哨。

    兰朵看得清楚,郑鹏整个人坐在一个有点像马鞍的东西上,脚不到地,只是不断地踩着两个奇怪的踏板,应是那链子拉动两个车轮使车子不停向前走。

    特别是在下坡时,郑鹏脚都不用动,那车子还跑得飞快。

    跟在车子走,马要一路小跑才能跟得上,兰朵惊讶得说不出来来。

    郑鹏一边踩,一边扭头看了看像个好奇宝宝的兰朵,松开一边手打听招呼道:“嘿,兰朵郡主,你今天打扮得很漂亮啊。”

    兰朵冷哼一声,本想把头扭过去,可在好奇心的催使下,还是开口问道:“郑副使,你...你骑的,到底是什么?”

    刚刚还是一堆烂木头,可摇身一变,好像变魔法一样,变成一辆速度很不错的车,不用马拉、不用人推,一个人就骑得飞快。

    不夸张地说,速度和拉货的马车一样快了。

    “这车叫脚踏车,怎么,兰朵郡主准备认输了?”郑鹏笑呵呵地说。

    兰朵漂亮的小脑袋微微向上抬,像一只骄傲的孔雀,寒着脸地说:“认输?怎么可能,张副使最多走了五里地,而我们突骑施的勇士扎维尔,早在十里开外,别说吃尘,就是人影都看不到,怎么可能会输?”

    “哦,是吗,希望你能继续保持这种心情,哈哈哈。”郑鹏一脸自信地说。

    不知为什么,郑鹏脸上那种从心底流露出来的自信,让兰朵有一丝不自信的感觉,从同意比试到现在,这种感觉还是第一次出现。

    “哼,明明是落后,还这样大言不惭。”兰朵冷哼一声,也不理郑鹏的反应,放慢速度,不过还是紧紧跟在郑鹏后面。

    坚持不给郑鹏作弊的机会。

    官道上出现一个有趣的情景:郑鹏一个人骑着脚踏车在前面,后面跟着保护的阿军和黄三,然后是兰朵及她的护卫,最后还有由鸿胪寺和突骑施组成的监督人员。

    这感觉不错,就像将军出巡一样。

    自行车的最快记录每小时是181公里,像山地自行车,时速五六十很正常,可那是有场地或器械辅助,郑鹏的设计很科学、巧妙,可真骑起来,估计时速也是18公里左右。

    长安到洛阳的官路不错,常年有人维护,那种硬中带软的黄土地天然带着一层减震,踩起来很舒服,长期训练的效果也出来了,体力、耐力大大加强,郑鹏在骑车的时候,不急不燥,争取最省力、最有效率的方式去骑。

    车子设计巧妙,做工精细,路平坦顺畅,郑鹏也精力充沛,骑起来不仅有效率,还有速度。

    不夸张地说,这速度放在后世也不慢了。

    兰朵跟在后面,表面一脸不屑,内心却暗暗吃惊:不知不觉,郑鹏已经骑行了快一个时辰,自己的马的体力明显下降,可郑鹏带是不知疲倦地骑着,虽说有时骑慢些喝水、吃点东西。

    可是,郑鹏还没有休息过。

    虽说还跟不上扎维尔,可郑鹏的体力,让兰朵暗暗吃惊。

    看起来像个文弱书生,但是,这种耐力,比普通人强太多了。

    郑鹏还真没觉得累,路上风景优美,黄三又贼能聊,分散注意力后,边走边骑,轻松得很,官路上人很多,看到这么新奇有趣的自行车,很多人都停下张望、聊天,有些年轻的女子,还主动跟郑鹏搭讪。

    身边带跟着一个祸水级的美女兰朵,路上一点也不寂莫。

    不过郑鹏有点佩服兰朵,有一种较真的劲,说一路监视就一路监视,那些手下让她休息也不同意。

    那么大的太阳,也不怕晒黑。

    “兰朵郡主,这么累,别跟了,这次赌约,你输定了,三百金可不是一个小数目,早点回去准备吧。”郑鹏一边踩,一边笑呵呵地说。

    “想调开本小姐,然后趁机作弊是不是?”兰朵冷冷地说:“我说过,我会由始至终跟着你。”

    对郑鹏来说,太容易作弊了,他的两名手下骑了四匹马,兰朵又亲眼看到郑鹏过一个坎时,一手就把那个脚踏车拎了起来,要是不注意,随时可以让他的手下捎上一段。

    说到这里,兰朵眼珠子转了转,然后展颜一笑道:“郑副使这么有信心,不如把赌注加大一些,如何?”

    “加大多少?”

    “就一千金,敢不敢?”

    不知为什么,兰朵和郭可棠都很相似,一说到钱,那双眼就会发光,好像自己赢定一样,还对郑鹏用上了激将法。

    “有什么不敢的”郑鹏一脸肯定地说:“就怕兰朵郡主拿不出这么多现钱。”

    钱什么时候都不嫌多,这辆自行车的性能比郑鹏想像中还要优越,这次比试可以说稳操胜券,有人主动送钱给自己,郑鹏哪有不要的道理。

    多多益善。

    兰朵自信满满地说:“突骑施有几十万之众,牛马羊遍地,别的不说,光是那匹百里追风,价值何止千金,我阿爸最疼就是我,一千金只是小儿科,怎么,郑副使拿不出?”

    说得也有道理,好歹也是一个郡主呢,郑鹏马上同意:“那好,某同意了,赌约为一千金,要不要签个合约?”

    “不用,相信郑副使的为人。”兰朵很大度地说。

    聊一会天,又多七百两黄金,郑鹏心情大好,一时间踩得更卖力了。

    时间就是金钱。

    兰朵一开始对郑鹏很不屑,脸难看、话听听,对郑鹏爱理不理,郑鹏也不以为意,故意大声讲起故事,像白雪公主、阿里巴巴和四十大盗、美人鱼、一千零一夜这些故事信口掂来,绘声绘色地对黄三说。

    古代人哪里听过这些故事,黄三和阿军听得入迷,慢慢地,鸿胪寺人也跟在后面听,然后是突骑施的人,兰朵开始还有些矜持,可越听越有趣,随着人多,慢慢被挤到外面。

    到最后,兰朵把黄三轰开,占了他的位置,还美其名曰要重点监视郑鹏,免得有人暗中推他,心安理得地听郑鹏说起故事来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