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194 胜负已分
    ,精彩小说免费!

    随着时间不断流逝,路越走越远,兰朵的笑容越来越少,内心越来越沉。

    郑鹏和那辆脚踏车表现得实在太出色了。

    第一天轻轻松松就跑了一百二十里,落后扎维尔六十里;第二天落后七十里,那是有那是扎维尔不惜马力,一天强行跑了二百五十多里的结果。

    到了出发的第三天,兰朵有些绝望地发现,就是扎维尔很努力,像上坡的地方,下马拉着马跑,以减轻马的负载力,最后还是被郑鹏唱着歌追上,眼睁睁地看着郑鹏很风骚地一骑绝尘远去。

    马的特点是冲击力强,耐力不足,特别是长途奔跑,百里追风体型高大、威武,冲刺速度快,这也决定它的耐力不会很足,连续三天超强度的奔跑,百里追风变得疲劳,就是给它按摩、喂精料,可它还是“追”不起来了。

    现在还是炎夏,炎阳高照,马匹在太阳下奔跑,出汗特别多,也容易疲劳,还有一点很致命,中原的气候和安西地区差异很大,在适应性上,百里追风有点水土不服。

    郑鹏一直注意锻练,身体素质不错,越踩越有经验,越踩状态越好,有时心情好,点着火把也能继续前进。

    出长安时,郑鹏没看到扎维儿的背影,快到洛阳才追上、超越,而返程时,扎维尔全程连背影都没看到。

    这一切,全程在李隆基的掌控之中。

    每天都有快马把两人的情况上报,李隆基由最先的震惊、激动,变成了平静。

    “陛下,郑乐正在日落前已抵达五十里外的驿站歇息,明日肯定能回到长安。”高力士接到消息后,喜滋滋地对李隆基汇报。

    李隆基放下手里的茶碗,有些惊讶地问道:“出发几天了?”

    “如果算上明日,第八日。”

    “哦,突骑施的人到哪了?”

    “回陛下的话,突骑施的人还在金桥驿,距长安二百里,不过那匹百里追风透支了马力,一天也就八十里左右,就是起早摸黑,至少要二天的马程。”

    虽说想到快,但没想到这样快,李隆基闻言倒吸一口冷气:“很不错了,如果不换马,正常来说单人匹马来回起码要半个月,不骑马,光靠那辆脚踏车,竟然八天就完成,简直不敢想像。”

    高力士笑骂道:“这个郑鹏,简直就一个市井儿,开始比赛时,瞧他那懒驴的劲,真想活活把他捏死,也不提前说一下,让老奴替他白担心一场。”

    “朕何尝不是”李隆基哈哈一笑:“都想着把他砍头还是流放呢,不过现在想想,突骑施的人当日笑得那么灿烂,明日估计哭不出来了。”

    比赛快要开始,郑鹏姗姗来迟,就背着一个大口袋,还从大口袋倒出一堆奇怪的木头,比赛都开始了,这小子竟然拿出一块胡饼啃起来,让当场的人都惊呆了。

    就没看过这样比试的,简直狂到无边。

    吃完饼,还一脸得瑟地说要让一下客人,被各方催促后,这才懒洋洋地组装,等郑鹏出发时,起码比对手晚出发了二刻多钟。

    晚出发二刻钟,可能提前二天回到,这速度,没谁了。

    当然,不排除百里追风水土不服,状态不佳等原因。

    “看苏禄可汗明天还笑不笑得出。”高力士嘿嘿地笑道。

    说完,高力士小声地说:“陛下,这事要不要安排一下,不仅让突骑施的人看,也让大唐的百姓也吐气扬眉,一振当日的颓气。”

    “这事你安排,记得适可而止。”李隆基想了一下,开口说道。

    当日紫电惊雷输给了百里追风,突骑施的人得意忘形,说了很多难听的话,不仅普通百姓,就是李隆基听了心里也不爽。

    正好,把这个场子找回来。

    “遵旨。”

    比试已经进行了八日,要说最不担心的人,肯定要数苏禄可汗。

    没人比苏禄可汗更了解百里追风,无论是爆发力还是耐力,都比普通马好太多,对于胜利,在苏禄可汗眼中,这是无须置疑的事。

    再一次睡到日上三竿,苏禄可汗醒来梳洗后,坐在桌前开始享用丰盛的早饭。

    各式精致、美味的糕点,摆满了一桌,这可比突骑施时丰盛太多了。

    就是首领,苏禄可汗也不能太奢侈,需要做个表率,照顾族里的老弱病残,早饭也一杯羊奶,几样面点,要不加一碗羊肉汤什么的,再说领地也不够繁荣,有钱买些生活必需品还行,要买吃的、用的,选择很少。

    长安,实在太繁华了。

    “尊敬的可汗,比试了八日了,需要探听一下郡主的行程吗?”有个小头领小声地询问道。

    苏禄可汗毫不犹豫地摇摇头说:“不用,板上钉钉的事,别费这个精神,让儿郎们好好享乐就行。”

    虽说郑鹏弄了一辆有点奇怪的脚踏车,但在苏禄可汗眼中,不值一提,不过是一些没实用的花架子罢了,两条腿跑不过四条腿,更别说两个木轮子了。

    带了三百人进京面圣,其中二百五十人还没进长安,就安排到城外的军营驻扎,没事不能随意进出,只有五十人进了长安,一部分充当比试的监督者,一部分随兰朵一起,保护兰朵的安全,剩下在长安的,绝大部分是突骑施高层。

    难得来一趟,不能让这些头领去跑腿吧,换谁也不乐意,还不如让他好好过几天舒心的日子,就当收买人心。

    反正,这是一场没有悬念的比试,起码在苏禄可汗眼中就是这样想。

    “还是可汗体恤。”小头目连忙恭维地说。

    正在说话间,突然听到有人在外面大声说::“快去看,快去瞧,郑乐正和兰朵郡主的比试,马上就要揭晓,想瞧热闹的,快到朱雀门。”

    “快看看啊,大唐和突骑施的比试,有结果了。”

    “听说郑乐正和兰朵郡主又加了赌注,想知哪个赢的,快去朱雀门。”

    “天啊,八天就就能来回,这也太快了吧。”

    外面吵吵嚷嚷,全是叫着郑鹏和兰朵郡主比试的事,驿馆内的人听了,一个满脸胡子的突骑施将领高兴地说:“哈哈,扎维尔就是扎维尔,真不愧是突骑施骑术最精湛的人,竟然这么快就回到。”

    “哈桑,你说得对,扎维尔的骑术,的确让人称赞。”一个胖胖的将领笑着附和道。

    “依俺看,还是大汗的马厉害,百里追风,在安西那地方尚能健步如飞,在这种平原地区,自然更省马力。”

    众人嘻嘻哈哈,哈桑突然发现有苏禄可汗的脸色有点难看,不由奇怪地说:“可汗,怎么,你好像不太高兴。”

    “高兴个屁”苏禄可汗气得一拍桌子:“长安到洛阳有七百余里,来回超过一千四百里,不到八天就跑完,这得多伤马力,就不会多爱惜一些吗?”

    对游牧民族来说,马是最重要的交通工具,也是最容易拿去和外面交换物品的硬通货,有一匹好马可是每个人的梦想,一想到心爱的马天天跑那么累,苏禄可汗就有一种心痛的感觉。

    骑这么快,真想把马儿累死不成?

    一位名为巴特尔的首领忙笑着说:“可汗息怒,扎维尔也是为了突骑施争光,估计太想赢了,所以...就骑快了一点,情有可愿。”

    “就是,就是,以百里追风的速度来说,不难做到。”

    “正好让大唐人看看我们突骑施的厉害。”

    众人你一言,我一语地劝说,没想到苏禄可汗脸上怒意更盛,瞪了巴特尔一眼,有些恨铁不成钢地说:“你们这些家伙,别一个个在装大尾巴狼,以为本可汗不知道是不是,你们都偷偷下了赌注,哼。”

    说到这里,苏禄可汗有些愤愤不平地说:“本可汗的马跑得那么辛苦,都替你们这些大尾巴狼赚钱了。”

    大唐不仅富饶,经济发达,就是消遣的活动也多,郑鹏和兰朵比试的消息传出的当天,就有人推出赌局,像赌哪个赢,还赌兰朵让多少时间给郑鹏,就是赌多长时间有人主动提出认输也有。

    当然,不同的条件,返利也不同:赌郑鹏赢的一赔三十,而赌兰朵赢的三十赔一,兰朵让三十六个时辰十赔一,让四十八个时辰八赔一,郑鹏三天内认输,一赔二等等。

    玩法多种多样,那些突骑施的人对百里追风无比信任,差不多所有人都押了赌注,一些大胆的,甚至把自己心爱的坐骑都押了出去。

    在他们眼内,这可是白送钱,不要就是笨蛋。

    突骑施并不像大唐那样等级森严,他是由从多小部落联合而成,苏禄可汗是实力最强大、最受尊敬的人,这才做了大头领。

    不能对手下将领太苛刻。

    哈桑嘿嘿一笑,有点二皮子脸说:“属下也是看到可汗出手,才忍不住挣点小钱,大唐有句老话,马无夜草不肥,人无横财不富,可汗放心,赢了钱,肯定少不了可汗的那份。”

    “对对,少不了孝敬可汗。”众人纷纷附和道。

    苏禄可汗脸色微微一红,郑鹏和兰朵比试,自己知道有赌局后,让人偷偷投了五百贯,没想到让这伙家伙知道,一个个跟着投了。

    “哼,算你们识相。”苏禄可汗没好气地说。

    “可汗,我们去朱雀门接兰朵吗?”人群中有人大声问道。

    “去,怎么不去”安禄可汗大手一挥:“都去,一会大伙叫得响亮些,也让大唐的百姓,知道我们有突骑施的厉害。”

    造造势,到时伸手要援助时,也能多要一些。

    苏禄可汗大手一挥,一行人浩浩荡荡向朱雀门走去,准备迎接扎维尔,确认赛果后,也好找开设赌局的人拿钱。

    来到朱雀门时,这里早就人山人海,喜欢凑热闹的大唐百姓,早早就围了外三层内三层,要不是有禁卫和武候维持秩序,估计早就乱了起来。

    好在,有大唐鸿胪寺的人开路,苏禄可汗这才挤了进去。

    看着街上密密麻麻的百姓,苏禄可汗忍不住又有一些羡慕,要是突骑施也有这么多人口和壮丁,自己就不需要依靠大唐,寄人篱下了。

    “呵呵,可汗,没想到你也来了,有失远迎。”王昌明一看到苏禄可汗,马上笑着迎了上来。

    苏禄可汗轻轻抱了一下王昌明,高兴地说:“老朋友,你也在呢。”

    “没办法,接了裁判这活,想偷懒都不行,听到有选手要回到,没办法,马上到这里验证登记。”王昌明苦笑着说。

    说到这里,王昌明小声对苏禄可汗说:“高公公也在。”

    高力士也在?

    苏禄可汗闻言扭头一看,正好看到高力士对自己微笑,并抢先说:“原来是苏禄可汗,杂家有失远迎,还请可汗恕罪。”

    “高公公言重了,是俺请高公公多关照呢。”苏禄可汗不敢怠慢,马上恭敬地说。

    苏禄可汗也算“封疆大吏”,对朝廷一向很关注,知道高力士是大唐皇帝李隆机最信任的人,甚至有批奏折的权力,是大唐除了皇帝外,最有权力的人,自然得恭恭敬敬。

    “可汗真是客气,杂家除了伺候陛下,其它的都不知道。”高力士不动声色否认,然后开口说道:“可汗是来看热闹的?”

    “没错,比试了这么多天,俺的那匹马估计也累得够呛,得好好让它歇息一下。”

    高力士眉毛一扬:“哦,可汗这般有自信?要是胜出者不是扎维尔,那怎么办?”

    “不可能”苏禄可汗一脸认真地说:“知道高公公希望郑副使取胜,想法倒是美好,可惜,这不可能。”

    无论对人还是对马,苏禄可汗都充满自信。

    “凡事没有绝对,苏禄可汗,可不能把话说得太满。”

    苏禄可汗哈哈一笑,然后“谦虚”地说:“好一个凡事没绝对,高公公这话真是金玉之言,说到诗词歌赋,突骑施自认比不上大唐,但说到人强马壮,俺还就真当仁不让了。”

    高力士嘿嘿一笑道:“那好,我们就拭目以待了。”

    说话间,突然听到有杂乱的马蹄声,有人大声叫“回来了”,然后听到人群的欢呼声,苏禄可汗高兴地说:“听,马啼声,回来了,哈哈哈,大唐的百姓,还真是.....”

    话只说了一半,苏禄可汗的嘴巴张开,半天没合拢,眼睛瞪得牛眼那么大,眼珠子快要掉下来,好像活见鬼一样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