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196 苏禄可汗的误会
    ,精彩小说免费!

    苏禄可汗也顾不得听王寺卿宣布,在长安百姓震耳欲聋的欢呼声中,带人灰溜溜地回驿馆。

    胜负已分,根本没有留在这里的必要。

    比试开始时,郑鹏让了二刻钟才出发,全程受到监视,还是自己女儿兰朵亲自监视的,能顺利回到这里,说明郑鹏没有犯规,估算一下马力,扎维尔起码还要二天才回到,赢得无可挑剔。

    大唐百姓那一张张骄傲自豪的笑脸,还有响震天际的欢呼声,在苏禄可汗耳中都变成了讽刺和嘲笑。

    此刻,苏禄可汗最难受的不是丢脸,大唐是天朝上国,给它比试,赢了光彩,输了也不觉丢脸,最难受的是,整个使团有可能是出使大唐,第一个频临破产的使团。

    突骑施是一个游牧民族,就靠卖牛羊马赚点钱,其中最主要是卖马,所有生活用品都要购买,有点小钱就买酒喝,闲钱还真不多,一千金是一大笔巨款。

    难不成真要把马卖掉,走路回安西?

    百里追风是苏禄可汗最心爱的马,就是忍痛甩卖,可它输给脚踏车,价值大损。

    苏禄可汗来的时候,骑着高头大马,抬头挺胸,哼着歌来的,走的时候,一个个垂头丧气,走得有些狼狈。

    走的时候,隐隐还听到,王寺卿大声宣布郑鹏获得胜利的声音。

    大唐百姓叫“威武”的声音,把苏禄可汗的马都吓了一跳。

    回到驿馆,苏禄可汗看到兰朵正在狼吞虎咽地吃着手抓羊肉,有点想训斥女儿擅自加大赌注,可看到女儿一脸疲惫,不仅晒黑了,人还瘦了一圈,最后叹了一口气,有些颓废地坐在对面。”

    “阿爸,你去朱雀门了?”兰朵瞄了一眼,边吃边问道。

    “嗯”苏禄可汗有些心情重重地问说。

    兰朵的兴致也不高,闻言放下手中的羊肉,叹了一口气:“大唐就是大唐,真是人才辈出,俺这次算是认了。”

    虽说是女儿身,可兰朵有一种巾帼不让须眉的拼劲,从不轻言而败,可这次输得心服口服。

    苏禄可汗点点头说:“天朝上国,真是名不虚传,大唐人才辈出,俺也服了。”

    父女两人对视一眼,很有默契地一起叹了口气,频有种相对无言的感觉。

    过了半响,苏禄可汗打破沉默道:“兰朵,等扎维尔回来,你找人,给百里追风找一个新主人吧。”

    说到后面,苏禄可汗的声音都有颤抖了。

    “啊,阿爸,为什么,胜负是兵家常事,输一次就不要你的马了?它可是你的最心爱的马啊。”兰朵吃惊地说。

    “女儿啊,我们突骑施是穷了点,但穷也要有骨气,言出必行,你跟郑副使不是加大赌注吗,这笔钱得给啊。”

    兰朵楞了一下,吃惊地说:“阿爸,这事你知道了?卖你最心爱的马,就是为了给女儿赔上赌注?”

    “当然,你是俺的女儿,突骑施的郡主,是阿爸的心头肉,也代表着突骑施的颜面,不能让天下人笑话。”苏禄可汗斩钉截铁地说。

    “哈哈,不用”兰朵一脸自信地说:“阿爸,你放心,不用卖马,女儿可以自己处理这件事,绝不让人说突骑施半句闲话。”

    苏禄可汗看着女儿,有些焦急地说:“女儿,很多人都说郑副使对你有意思,你不会是为了这一千金,对他以身相许吧?郑副使是个人才,长得也不差,可这事也得征得你额吉(妈妈的意思)的意见啊。”

    要让一个男人放弃一千金的赌注,对一个女生来说,好像只有美人计这招了。

    “阿爸”兰朵俏脸一红,有些气羞成恼地说:“你说什么,女儿喜欢的顶天立地的英雄汉,哪会喜欢他这种小白脸,女儿有办法就是。”

    兰朵说完,附在苏禄可汗的耳边小声说了几句。

    “这也行?”苏禄可汗的眼睛瞪得牛眼那么大。

    兰朵一脸自信地说:“当然行,阿爸你看好就是。”

    ......

    “三弟,天才,你真是天才。”

    “真是服了你,三弟,这一次比试,你可是响彻长安,不对,到时整个大唐都知你的大名。”

    郑鹏一回到家,郭子仪和库罗马上冲上来,每个给郑鹏一个兄弟式的拥抱。

    郭子仪和库罗也到朱雀门看情况,只是郑鹏被太多人围着、赞扬着,二人没冲上去抢郑鹏的风头,而是尾随其后,一直到家里,这才一起恭喜、庆贺。

    “那些都是虚名,我们兄弟之间,不说这些客套话”郑鹏一脸郑重地说。

    郭子仪有些感动地说:“没错,我们兄弟之间,讲的是真心,相互之间不用客气。”

    “三弟这几天累坏了吧,今晚我们得好好庆祝一下,祝三弟胜利归来,名扬天下。”库罗高兴地说。

    “那还用说吗,今晚不醉无归。”郭子仪亲自搬了一张逍遥椅给郑鹏:“三弟,你先躺下,剩下的事就交给大哥处理。”

    郑鹏道了一声谢,然后舒舒服服往上面一躺,高兴地说:“还真累了,那就有劳大哥和二哥了。”

    一连骑了八天,都是在炎夏骑的,看似轻松,实际也不好过,每日衣服湿了吹干,吹干了又被汗水打湿,一天不知重复多少次,每晚洗澡时,衣服上都能看到白色盐状物,可累得不轻,就是回到长安也没轻松,这个恭喜,哪个道贺,特别是经过平康坊坊时,那些青楼姑娘太热情了,也不顾郑鹏一身臭汗,一个个拉扯着,都说要伺服郑鹏沐浴更衣。

    不知多少男人羡慕妒忌恨。

    郭子仪好像想起什么,突然好奇地问道:“对了,三弟,那个突骑施郡主,不是一路陪着你的吗,怎么回长安时,不见她的?”

    黄三笑嘻嘻地说:“那个郡主,快到长安时一个人跑了,估计是不好意思吧,少爷倒时好福气,路上兰朵郡主还替少爷揉肩呢。”

    这可是大新闻,库罗有些吃惊地说:“不会吧,兰朵,给三弟揉肩?”

    郭子仪都让这花边新闻震惊了,眨眨眼说:“不会吧,三弟,你真把那个突骑施郡主给拿下了?厉害啊。”

    能让郡主像婢女一样伺候,这个三弟,也太强了吧?

    据郭子仪对郑鹏的了解,那个兰朵郡主,还真是郑鹏喜欢的类型。

    郑鹏有些不以为然地说:“别乱猜,某跟她可是清清白白的,就是这位郡主想试一下脚踏车,百般恳求,我就随口一说,没想到她还真答应。”

    郭子仪默默对郑鹏伸出了一个大拇指。

    “说起这位郡主,某又有些期待起来”郑鹏弹了一个响指说:“把赌注加到一千金,哈哈,估计她现在悔得肠子都青了,看她怎么付这笔赌注。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