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197 主动造访的兰朵
    ,精彩小说免费!

    替大唐挽回尊严,能在李隆基面前露面,涨名气还有一大笔横财收入,一举数得,郑鹏表示非常满意。

    阿福眼前一亮,高兴地说:“差点忘了,少爷,你走了后,很多人找小的打听,那脚踏车卖不卖,很多人有意购买呢。”

    “对对”郭子仪也兴奋地说:“某也听到,很多人对这种脚踏车有兴趣,愿意花大价钱购买,三弟,这可又是一条财路啊。”

    一说到财路,郭子仪的眼睛又亮了。

    郑鹏点点头说:“没错,脚踏车的买卖划得来,我们得好好谋划一下,这可是一笔大买卖。”

    骑自行车走长途,不太现实,出远门很少人不换马或不多备一匹马,再说骑马的人,没多少有郑鹏这样的体力和耐力,但用作短程交通还是很不错,光是不用喂养这一项,就足够吸引人。

    “脚踏车算是一战成名,这么丰厚的利润,只怕引起不少人窥视,如此大的一块肥肉,只是我们三个,怕是吃不下。”郭子仪有些担心地说。

    这就是政治智慧,还没开始做,就考虑到经营的问题,郑鹏在贵乡时,不得不拉上郭可棠,就是分一点出去,也好过替人他人作嫁衣裳。

    “大哥提醒得对,要做脚踏车,还得拉点人进来才行。”郑鹏马上表示同意。

    于是,三人就脚踏车的事展开讨论起来,一直商量晚上,然后大肆庆祝,第二天一早,郭子仪和库罗回去继续锻练,为明年的武举作准备。

    要不是听到郑鹏回来,他们两人也不会出现朱雀门。

    郑鹏率先完成,可与兰朵比试的事一直到第十一天,也就是郑鹏回到长安的第三天才算结束。

    这天郑鹏正在厅里用早饭,黄三突然急急忙忙地跑进来:“少爷,快,快,到朱雀门看热闹去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热闹,这样紧张。”郑鹏有些好奇地回来。

    黄三眉飞色舞地说:“少爷,你不知道,突骑施那个扎维尔回来了,那匹马回来时走得一拐一拐的,好像路上摔了,好不容易回到终点,也就是朱雀门时,啪的一声摔在地上,口冒白沫,那个扎维尔也累得晕倒,苏禄可汗抱着他的马,好像眼圈都红了,相马很厉害的王五说,那马应是伤了筋,还劳累过度,算是废了。”

    看到突骑施输得那么惨,就是他们的首领苏禄可汗也一脸愁容,黄三却看得非常解气。

    主要是前面突骑施的人太嚣张了。

    百里追风跑伤?郑鹏一听,暗暗替的苏禄可汗感到可惜。

    不可否认,那匹百里追风,是万里挑一的好马。

    “少爷,你不去看看吗,当日突骑施的人大声讽刺你,一个个嚣张得不行。”黄三劝说道。

    郑鹏摆摆手说:“算了,人家都够惨的了,又不是敌人,落井下石的事本少爷可不干。”

    光是兰朵就输了一千金,郑鹏听说不少突骑施的人、包括苏禄可汗都参与赌局,有的突骑施将领,孤注一掷,把心爱的武器和马都押上,估计现在欲哭无泪了。

    苏禄可汗输钱输人,就是最心爱的马也废了,心情低落可想而知,没必要在这个时候再刺激别人。

    黄三楞了一下,很快恭维道:“还是少爷宅心仁厚,小的佩服。”

    这时郑鹏用完早饭,把筷子一放,开口说:“黄三,备马。”

    “嘿嘿,少爷,你改变主意,准备去瞧热闹?”黄三眼前一亮,一脸兴奋地问道。

    “废什么话,本少爷要去三宝号,看看脚踏车做了几辆,还有大用途呢。”

    有好的东西,得献上去,可以在李隆基面前露露脸,再说答应给高力士也送一辆,这事不能拖得太久。

    黄三正准备出去,阿寿急急忙忙地跑进来禀报:“少爷,兰朵郡主在门外,声称把赌注给少爷送来。”

    兰朵来了,还主动把一千金的赌注送来了?

    讲究啊,郑鹏还想着怎么把这笔钱要过来,没想到兰朵主动送上门。

    郑鹏哈哈一笑,大手一挥,高兴地说:“都楞着干什么,财神爷都上门了,快开门,把这位尊贵的郡主给我请进来。”

    一边说,一边往外面走,走到大门时,不由眼前一亮。

    大门外,有十多个穿着绢甲的突骑施将士,站在最前面,是一身襦裙打扮的兰朵,颜值高,气质好,身段风流,那精致中带着异族风情的脸宠让人百看不厌,漂亮灵动的大眼睛中,总是蕴藏着一丝骄傲和倔强,俏生生地站着,就像一朵在风中绽放的玫瑰。

    真不愧是祸水级美女,每次见面,总能给郑鹏一种惊艳的感觉。

    “一大早就听到喜鹊叫,还以为是哪个呢,原来是郡主驾临,真是有失远迎。”郑鹏笑容满面地说。

    兰朵漂亮的小脑袋微微向上抬,有些冷冷地说:“郑副使不用听,看你笑容可掬的样子,就像一只喜鹊。”

    这妞上辈子是不是孔雀,怎么动不动就是一脸傲娇。

    郑鹏笑容一滞,内心有点不高兴,什么像只喜鹊,这不是骂自己是“鸟人”么,脸色一沉,有些冷淡地说:“不知兰朵郡主这次来,所为何事?”

    给脸不要脸,动不动就绷着脸,好像欠她很多钱一样,郑鹏也懒得跟这妞客套。

    最令郑鹏不爽的是,给兰朵三分颜色,她竟敢开上了染坊。

    兰朵楞了一下,很快微一笑:“没什么,我们突骑施的人,向来言而有信,今日就是把赌注双手奉上,怎么,郑乐正不会连门口都不让进吧?”

    这家伙,刚才还是笑眯眯,转眼就板起了脸,那脸真是属狗的,说变就变。

    兰朵对郑鹏的认识,先是从那册兰亭集,其实也没多在意,就是觉得写得不错,可比试当日,看到那么多青楼女子给郑鹏加油助威,又看到郑鹏用一堆木头装成一辆脚踏车,轻松赢了百里追风,对郑鹏越来越感兴趣,于是,她决定亲自把钱送过来,顺便看看郑鹏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人。

    “差点还忘了,郡主,里面请。”郑鹏马上说。

    不知道这妞为什么找上门,还主动要求进到里面坐,看在她主动上门送钱后份上,郑鹏还是把她请到的里面。

    “打扰。”兰朵也不客气,示意那群卫士在外面候着,带着两个侍女率先走了进去。

    郑鹏的眉头皱了一下,不过很快就释然。

    一千两黄金可不少,可郑鹏只看一个婢女捧着一个绸布包着的箱子,也不见有多吃力的样子,不像拿着一千两黄金,可是一想到兰朵的身份,觉得她不好抵赖,再说人家大老远来,带太多钱也沉,就是没一千两黄金,有价值千金的财货也行。

    兰朵进去,随意看了看,然后有些吃惊地说:“没想郑副使的日子过得这么清苦。”

    郑鹏的房子有点小,因为是租来的,也懒得花心思去装潢,显得小而简陋,再加上没有婢女,还有点脏乱,兰朵看到都皱起了眉头。

    三百金的赌注,面不改色,把赌注加到一千金,郑鹏也一口气应下,还以为郑鹏有多大富大贵呢,没想到就住这一个小破地。

    “某就是一个八品乐正,职低禄薄,日子也就过得简单一些。”郑鹏有些无言地说。

    兰朵有些嫌弃地说:“看你的大厅,比我们马厩都小。”

    寒一个,这话有点伤人啊,这可是宜阳坊,妥妥的“长安三环”,就是宰相姚崇也就租个房子呢,可不是安西那鸟不拉屎的地方,想圈多大就圈多大,用后世的话来说,安西的一幢房换不了长安的一张床。

    郑鹏忍住不满,苦笑二下,也不了声。

    也不知是不是这妞输了钱,故意打碴。

    “咦,这是什么?”兰朵突然指着墙上转着的风扇说:“一直奇怪为什么这里那么凉爽,原来是它在转。”

    “这叫凉得快,纳凉用的。”

    “哦,这是郑副使做的?”

    郑鹏随口答道:“嗯,就做来纳凉.....”

    说完,郑鹏这才发现自己说漏嘴了,想想很快又释然,又不是坏事,怕什么,反正这妞过几天就要回安西。

    兰朵眼前一亮,她没说什么,又把目光放在一张奇怪的椅子上:“咦,这,这是什么,这椅子怪怪的?”

    “这叫逍遥椅,躺上后,只要轻轻摇动,它就会来回摇动,郡主.....”郑鹏本想叫她试试的,可话只是说了一半,就不用说了。

    兰朵自己躺了上去,然后无师自通的摇了摇,然后一个人饶有兴趣地摇来摇去。

    “不错,不错,这个逍遥椅挺好”兰朵笑逐颜开地说。

    这时阿福把茶水糕点端了上来,郑鹏看了看待女抱着的锦盒,又看看像好奇宝宝一样的兰朵,开口邀请道:“郡主,不如先喝口茶,用些糕点吧。”

    兰朵应了一声好,有些不舍地从逍遥椅站起来,走到桌前,不由眼前一亮:“郑副使,你也太客气了,准备了这么多吃的。”

    郑鹏看了一下,有些无言地看了阿福一眼,然后笑着说:“也没什么,就是一些小零嘴,郡主,请不要客气,请吧。”

    桌上有大盘有小碟,上面摆着各种各样的糕点,家里来了一名郡主,阿福不知做什么菜,干脆有什么就拿什么,一股脑都摆出来了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