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198 要告御状的兰朵
    ,精彩小说免费!

    “郑副使,这是什么,又香又脆。”兰朵直接用手拿起一只鸡翅,一边吃一边问道。

    突骑施的女子就是不同,大唐的女子已经很开放,可这些异族女子更洒脱,不仅主动上门,吃东西直接用手,仪态都不用注意。

    “油炸鸡翅。”

    “为什么这般香脆?”

    郑鹏解释道:“在炸之前,先用油、盐、调料腌制一下,再用米粉裹一层,这样炸起来肉不会老,外脆内嫩。”

    兰朵听得双眼放光,一边吃一边连连点头:“好吃,好吃,这是我吃过最好吃的鸡翅。”

    吃完鸡翅,兰朵把目光放在一碗白呼呼、冒着寒气的东西,闻起来有一种甜甜的奶香,好奇地说:“郑副使,这碗又是什么,怪怪的?”

    “这叫雪糕,郡主,你尝尝。”

    说话间,郑鹏忍不住瞪了阿福一眼,就送几样点心上来不就行了,他倒好,有什么就端什么,弄得兰朵像个主人,而自己像下人一样在这里解释。

    阿福吓得脑袋一缩,也不知自己做错什么。

    兰朵饶有兴趣地拿过来,问清楚吃法后,用汤勺轻轻挖了一小勺,轻轻放在嘴里,雪糕一进嘴,那双漂亮的眼睛突然瞪大,脸上出现不可思议的神色。

    好吃,太好吃了,入口即化,香甜的味道在舌间慢慢回旋进入肺腑,那种清爽、香甜的感觉充盈着口腔,特别那股香甜的奶香味,让人回味无穷,在炎热的天气,吃上一勺冰凉的雪糕,那种满足感难以形容。

    就在这一瞬间,兰朵感到自己被美食俘虏了。

    都不用郑鹏劝食,兰朵自己就开动起来。

    吃完一碗雪糕,兰朵又把目光投向卤肉......

    大厅内出现一道奇特地风景:兰朵一个人在餐桌大朵快颐,完全无视其他人吃惊的目光,旁边是有些神色复杂的郑鹏。

    这妞不是想把输了的钱都吃回去吧,郑鹏眼睁睁地看着兰朵好像几天没吃过东西一样,风卷残云搬把一大桌点心清了大半,像雪糕、炸鸡翅、卤肉、灌汤包子更是光了盘。

    吃这么多,真是奇怪她那妙条的身材是怎么保持的。

    “郑副使,你这房子很一般,不过东西却是非常美味,不错,不错。”兰朵优雅地用手绢擦了擦嘴,对食物表示满意。

    就不能好好说话?好像每说一句话,不贬一下就不舒服似的?

    郑鹏有些无奈地说:“哪里,就是一些不上台面的小零嘴,让郡主见笑了。”

    好吧,看在别人输那么多钱的份上,由她任性一下。

    “郑副使,雪糕、炸鸡翅、卤肉是哪里买的?”兰朵突然开口问道。

    看到郑鹏有些纠结,黄三马上说:“郡主,买不到,这几样都是我家少爷想出来的,长安就这里独一份。”

    兰朵闻言大吃一惊,有些不敢相信地看郑鹏。

    这个家伙,也太厉害了吧,写诗、做乐官、制木器,还会弄美食,好像就没他不会。

    郑鹏干咳一声,看着那侍女手中的锦盒,若有所指地说:“郡主,你这次登门...”

    “哎呀,我每次吃到好东西,都习惯给阿爸带一份,可现在没得买,让人好生为难。”兰朵有些郁闷地说。

    说就说,可说话的时候盯着自己,这算什么意思?

    看在那一大笔赌注的份上,郑鹏的老脸抽了抽,转过头吩咐:“阿福,把郡主刚才说的那几样准备一份,一会让郡主带回去,就当是某对苏禄可汗的一点敬意。”

    “小的明白。”

    阿福刚转身,兰朵在后面叮嘱道:“多做些,我阿爸的食量很大。”

    真不把自己当外人啊。

    阿福下去准备后,兰朵好像没听明白郑鹏的暗示,一会问凉得快的原理,一会又追问郑鹏怎么想出踏脚踏车这种天才的设计,对方是郡主,又是使臣,最重要是一个大美女,郑鹏只好耐下心,简略说了一遍,当然,像关健的要点,都是一言带过。

    又过了大约二刻钟,阿福提着一个大的食盒上来:“少爷,郡主要的美食都准备好了。”

    “给郡主吧。”郑鹏吩咐完,笑着兰朵说:“郡主,雪糕和炸鸡翅都要抓紧时间吃,放久了就不好吃了。”

    有美女上门,这是一件好事,不知为什么,郑鹏总感到这个兰朵的表现有点诡异,好像是在故意整自己,也不知她想干什么。

    不管干什么也好,早点把那一千金拿到手才是正路。

    郑鹏还真怕使团突然就走,到时自己就是找人都找不到。

    兰朵示意侍女接过食盒,笑逐颜开地谢过后,这才转头对郑鹏说:“我与郑副使的比试中带有赌注,赌注是一千金,没错吧?”

    “没错,郡主记得很清楚。”郑鹏搓着手,说话时脸上也带着笑容。

    “今天冒昧前来,就是把这事了结”兰朵说话间,从侍女手上把锦盒拿过来,放在桌面上,对郑鹏做了一个请的手势:“郑副使,请。”

    郑鹏心中一动,强忍心中的激动,慢慢走到桌前,把手放到锦盒上。

    这么小的锦盒,放一千两黄金肯定放不下,估计是宝玉、名贵饰物一类,不管怎么样,只要值千金就好。

    伸手轻轻揭开,当盒子的打开的一瞬间,郑鹏先是楞了一下,很快,脸色沉了下来,脸上现出怒容,颈间的青筋都**。

    盒子里面,除了一堆黄澄澄的铜钱,别无他物。

    虽说那铜钱很新,很光鲜,可再新再光亮也不能增加它的价值。

    郑鹏再也忍不住,瞪着兰朵怒问道:“郡主,你这是什么意思,戏耍某不成?”

    说好赌注是一千金,看到兰朵主动上门说履行诺言,郑鹏对她好感大增,又带她参观,又好吃喝的送上,还让她打包,可现在什么意思,给自己一堆铜钱算什么意思。

    兰朵一脸无辜地说:“戏耍?郑副使何出此言?”

    “郡主,我们前面是赌三百金,途中加到一千金,没错吧?”

    “没错。”

    郑鹏指着锦盒内一堆铜钱,咬着牙地说:“你不会说,这里就是一千金吧?”

    “对啊,这就是一千金。”兰朵一脸淡定地说。

    看到郑鹏想暴走,兰朵不慌不忙地说:“郑副使,不急,请让我说几句。”

    郑鹏盯着兰朵,冷冷地说:“郡主想说什么,某洗耳倾听。”

    兰朵不慌不忙地说:“陛下赏我万金,我从中挑出十分一,也就是一千枚,这里肯定就是一千金,郑副使说本郡主戏耍你,难不成陛下给我的封赏是假的?”

    说到这里,兰朵咬牙切齿地说:“要是这不是一千金,郑副使,还劳烦跟我走一趟,我要告御状,告那些官员贪没本郡主的赏赐,让陛下好好追查这些人,到时还请郑副使替我作证。”

    告御状,要自己御前作证?

    郑鹏当场傻眼了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