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201 不如趁早归去
    ,精彩小说免费!

    郑鹏苦笑一下,有些无奈把兰朵的理论说了一遍,然后问库罗地说:“二哥,你怎么看?”

    “这个嘛,也不会全怪云朵,可能她觉得这就是千金,说起这事,那得找大唐的皇帝说道,对吧?”库罗有些帮亲不帮理地说。

    说完,又开口安慰郑鹏道:“皇帝赏赐的东西,上面沾了贵气,三弟也不缺钱,收下也好,说不定多沾了贵气,哪天就飞黄腾达呢。”

    郑鹏撇撇嘴地说:“二哥说得这么好,到时三宝号分红,就把这些沾了贵气的金给二哥好了,小弟有了官身,不急,反而二哥明年参加武举,这贵气对二哥更重要。”

    库罗闻言笑容一滞,很快一脸正色地说:“俺一向帮理不帮亲,依事论事,赏赐是赏赐,赌注是赌注,不能混为一谈,云朵这样不好,回头俺要好好批评她。”

    转变得太快了,郑鹏有些鄙视地瞄了库罗一眼,然后拍了拍库罗的肩膀哈哈一笑,也不再为难他。

    库罗只是呆了一会,说一会还约了同道中人切搓,骑上马又飞奔回去,郑鹏看到没事,继续前往三宝号。

    看看那批自行车准备得怎么样,答应给高力士一辆,还要给李隆基献上几辆,得抓紧进度。

    到了三宝号,老胡一看到郑鹏,马上笑容满面地说:“恭喜少爷旗开得胜,声名大振,以一辆脚踩车就赢了苏禄可汗的宝马。”

    真是那壶不开提哪壶,刚刚被兰朵那小妞气得不轻,郑鹏也没了庆祝的兴致,闻言摆摆手说:“这些都是虚名,不提也罢,对了,老胡,这些天准备得怎么样?”

    听到郑鹏问话,作为工匠队队正的老胡,恭恭敬敬地说:“回少爷的话,这些天一直在测试各种木头的优劣,发现花梨木、檀木、枣木、桃木都很不错,我们准备在不同的部位可以用不同的木头,估计还要多花点时间。”

    “不错,这些事不能马虎,三宝号要么不做,要做就要做好的,质量一定不能差”

    顿了一下,郑鹏马上说:“一边研究一边赶制,一边赶制一边改良,抓紧时间先做十辆,就用檀木和花梨,选最好的木材和最好工匠,因为这批是要送进宫的。”

    别的能拖,高力士哪里不能拖,听说李隆基对它也很感兴趣,送一批进宫,在李隆基面前露露脸也不错。

    老胡连忙应下。

    犹豫了一下,老胡小声地说:“少爷,有件事不知该不该说。”

    “有什么事只管说。”

    “有工匠说,木做的车轮,容易坏、散,现在很多车都有铁铸的轮子,整辆车用车太奢侈,轮子用铁铸坚固很多,少爷你说这事...”

    脚踏车是郑鹏一手设计,有些人不喜欢别人修改自己的设计,问话的时候,老胡可以说小心翼翼。

    “好事啊”郑鹏肯定地说:“参加比试用到木轮,那是时间太短,来不及铸注,脚踏车没人规定一定要木头做,你们可以大方想像,不要心痛花钱,发现不好的地方就改,做得好,重重有赏。”

    差点忘了这件事,脚踏车的车轮小,古代路况一般,又没有减震,车轮很容易损坏,郑鹏跑了一趟洛阳,来回就换了五个轮子,折损率太高了,要是用铁轮来替代,肯定坚固、结实很多。

    “明白了,少爷”老胡有些得意地小声说:“其实也没花什么钱,材料大部分都是从工部的库房拉来的,一文钱都不用给。”

    郑鹏和兰朵约定比试,高力士得到李隆基的授意,让郑鹏到工部要人要材料,这么好的机会郑鹏自然不会放过,看到好的就拿,足足拉了三大车材料回去,反面又让人拿了一些,这是李隆基发的话,工部自然不敢跟郑鹏伸手。

    “对了,那些工部的工匠不急着让他们走,让他们在这里好好干,就说要做脚踏车献给陛下。”郑鹏想起工部的那些顶级工匠,马上开口吩咐。

    这么好的人才,不用白不用。

    老胡得些得意地说:“他们才不想走呢,这里好吃好住,又没人打骂他们,还有人给他们打下手,天天有酒有肉,工部的那些老工匠说像是天天过节,还偷偷问小的,能不能在这里干久一点呢。”

    匠人在唐朝的地位不高,得不到尊敬和认同,做得好是天经地义的事,做得不好就要受罚,还受到上司的剥削,工部的老工匠,地位令只比杂役高一点,哪像三宝号,郑鹏把工匠的位置定得很高。

    “那就好。”郑鹏满意地点点头。

    看到郑鹏心情不好,老胡马上抓紧机会提出要求:“少爷,现在凉得快和风来仪还有市场,一边研究一边做工,人手也有点不足,小的想,趁这些工部的老工匠还在这里,机会难得,多派些人给他们打下手,这算是学艺偷师,可这样来,人手就显得有点...不足。”

    “让郭七陪你去人集买奴,对了,叫上老丁,你们两个商量着办”说到这里,郑鹏想了想,继续吩咐:“也不用光买工匠和学徒,买些妇人来洗衣、做饭、缝补什么的,嗯,要是谁表现好,以后可以配一个。”

    老胡眼前一亮,一脸兴奋地说:“是,少爷,小的一定办得妥妥当当。”

    那样子,好像要给他配一个似的,郑鹏呵呵地笑:“老胡,你最近也辛苦了,这些本少爷都是知道的,好好干,亏不了你。”

    这话的暗示很明显了,老胡闻言像打了鸡血一般,马上恭恭敬敬地说:“给少爷办事,不辛苦,少爷,小的那个车架还没完成,那...”

    郑鹏摆摆手:“去吧。”

    重赏之下,必有勇夫,一听到有妇人许配,老胡马上精神抖擞一样,卖力地去干活了。

    就在老胡主动卖力去干活的时候,皇宫的后花园内,苏禄可汗也在向李隆基请辞。

    “陛下,臣到长安已经快半个月,眼看秋收即将到来,吐蕃贼子每逢秋收都会来打草谷,是时候回到去加强防备,免得让贼人有可乘之机,再说也掂记家中老额吉,特来向陛下请辞,望陛下恩准。”

    这一次“比试”没占上风,不光苏禄可汗输了五百贯,就是麾下的将士也赔了不少,留在这里不光彩,还不如趁早归去。

    李隆基闻言点点头说:“爱卿所言甚是,准奏。”

    这次苏禄可汗进京,比原计划晚了一个月,原因吐蕃和大食有动作,麾下有二十万控弦之士的苏禄可汗,是安西都护府的定海神针,不能长时间离开。

    不仅是吐蕃和大食的动作可疑,每到秋收季节,边疆的防务都是重中之重,原因很简单,防止吐蕃贼人打草谷。

    打草谷是吐蕃人的一种说法,并不是打草防冬,而是馋涎大唐富饶的吐蕃人,想在冬天吃饱穿暧,又没钱购买相应物资,于是偷偷潜入大唐境内烧杀抢掠,他们把这种行为称为打草谷。

    今年吐蕃和大食动作频频,更要小心防务。

    就是安禄可汗不说,李隆基都得让他回去。

    苏禄可汗闻言,连忙叩谢。

    “爱卿准备什么时候起程?”李隆基开口问道。

    “回陛下的话,若是陛下没其它吩咐,臣打算后日起程。”

    李隆基点点头说:“也罢,到时朕在宫中设宴,为爱卿饯行。”

    “皇恩浩荡,臣感激不尽。”苏禄可汗恭恭敬敬地说。

    等苏禄可汗退下后,李隆基开口说:“力士。”

    “陛下,老奴在。”高力士连忙上前躬身听令。

    “传王昌明。”

    “遵旨。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