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204 论功行赏
    ,精彩小说免费!

    特别是最后那一首《送别》,深深地触动苏禄可汗的心。

    “可汗,那个郑副使,真是多才多艺,虽说他让俺输了钱,可俺桑普还真是服他。”一名叫桑普的亲信,一边策马一边说道。

    “是啊”苏禄可汗点点头:“大唐初期有天可汗李世民、长孙无忌、房玄龄、杜如晦、李靖、迟尉恭、程咬金等人才,开元初出了一个姚崇,现在又多了一个郑鹏,真是人才辈出,什么时候突骑施也出这么多人才,那该多好。”

    一个光着头的将领笑着说:“可汗,看来你是被郡主的话打动了。”

    苏禄可汗点点头说:“没错,兰朵说得对,突骑施是需要一些改变,不能再这般碌碌无为了。”

    临行时,兰朵突然说留下,学习一下大唐,怎么才能让突骑施变得更强,苏禄可汗本来不同意,可最后还是让女儿说服。

    好在,库罗也在长安,两人可以相互照顾,也是库罗的原因,苏禄可汗这才答应让兰朵留下,这也兰朵没有出现在队伍的原因。

    一堆木头就赢了一匹极品好马,这对靠卖马为主要收入的突施骑来说,不是好消息,苏禄可汗很担忧,要是人人都骑那种脚踏车,大唐对马的需要减少,没人买马或马的价格下降,突骑施怎么应对?

    也就是说,突骑施要寻找对策或另谋生计,到了不得不变的地步,把精明的兰朵留下来,说不定有意外的收获。

    这个让人头疼的家伙,让她在这里祸害一下别人也好。

    “可汗,你看,有人。”大约跑了十多里地,有个亲卫突然指着前面大声禀报。

    “咦,你们看,那不是有王正使,鸿胪寺的王寺卿吗?”人群里有人眼尖,认出前面路边的人,是鸿胪寺卿王昌明。

    苏禄可汗闻言抬眼一看,正是王昌明,连忙示意一众手下停马。

    距离王昌明大约二丈远的地方,苏禄可汗从马上跃下,走到王昌明面前,笑着给他一个拥抱:“老朋友,还以为你不来呢。”

    怎么回事,不是说王昌明身子不舒服,在家养病吗,怎么来了?

    王昌明笑着说:“其它事好说,老朋友回安西,下次见面,还要很长时间呢,你说,能不来吗?”

    “那是。”苏禄可汗附和地笑道。

    两人也没什么离别煽情的话,就像两个老朋友在聊天。

    聊了一会,王昌明上了候在一旁的马车,掀起马车的窗帘对苏禄可汗说:“老朋友,某还有事,就不远送了,祝你一路顺风。”

    “好,也祝老朋友身体康健。”

    王昌明指指前面那个小树林说:“老朋友,哪里有某送你的一点小礼物,上路前,不要忘记哦,珍重。”

    “珍重。”

    等王昌明走远,苏禄可汗开口说道:“走,我们去看看,这位老朋友到底卖什么关子。”

    当苏禄可汗到前面的树林时,不由呆了一下:小树林里,系着几十匹好马,地上还有一堆武器,旁边还有二口箱子,好像装着一些首饰、玉石一类的贴身物品。

    “咦,这不是俺的马吗?”

    “巴尔,你看,那不是你典当掉的家传宝刀吗?”

    “俺的马,怎么...在这里。”

    “你们看,这里有好多钱,天啊。”

    看到里面的马匹和物品,不少人大声地惊呼着。

    苏禄可汗哪里还不明白怎么回事,一下子跳下马,对着长安的方向,三叩九拜,然后一脸郑重地说:“陛下放心,苏禄有生之年,绝不背叛大唐,如有违誓,有如此箭。”

    说话间,从箭壶拿出一支箭,用力一拗,一下子把箭拗成二截。

    这次比试,包括苏禄可汗在内,很多人陷了进去,有激进的把心爱的马和武器都典当了,以至有手下要骑驴回安西,太丢脸了,苏禄可汗也没给他们置买,而是先让他们吃些苦头,免得动不动就豪赌,打算在路上再置买,没想到大唐不声不响,把这些全部送了回来。‘

    李隆基在宫中没赐还,在灞桥也没归还,最后交由王昌明以私人的名义尽数奉还,小心翼翼照顾着的苏禄可汗的面子。

    有前面的感情基础,再加上这份感动,就是大唐的人不在这里,苏禄可汗还是忍不住表态。

    表完态,苏禄可汗转过身,一脸严肃地看着自己麾下将士说:“最近正是多事之秋,俺知道,有不少人暗中游说你们,暗中给你们送钱、送女人,许下什么诺言,这话只说一次,墙头草不好做,三心二意的人,多不会有好下场,以前的事,既往不咎,要是以后再让俺知哪个勾结外人,休要怪俺不留情面了。”

    堡垒最容易从内部攻破,一直以来,吐蕃很喜欢用金钱、美色引诱突骑施的将领,突骑施也曾闹过分裂,有部落投靠吐蕃,为了坚定自己的信念,苏禄可汗给手下表明自己的态度和立场。

    众人很少看到自家可汗这样认真,一个个忙大声应下。

    就在苏禄可汗表态时,李隆基骑着马信步而行,与一众大臣边走边议事。

    礼部尚书沈既开口说:“陛下亲自到灞桥送行,臣看苏禄可汗的神色,被陛下的真诚打动,为子大唐的长治久安,有劳陛下了。”

    “臣也没想到陛下会送到这么远”姚崇有些惊讶地说。

    大唐是开朝上国,突骑施和大唐的关系,说是同盟,其实突骑施是大唐的附属,以李隆基的身份,能送出宫门已经很给面子,没想到李隆基一口气送到灞桥,这不是君臣商量的结果,而是李隆基临时起意。

    这也是李隆基没坐龙辇的原因。

    李隆基眼角微微扫了一下跟在远处的郑鹏,一脸沉稳地说:“苏禄可汗功苦功高,突骑施为安西的繁荣稳定,作出很大的努力和牺牲,理应给予他们最高的待遇。”

    有半截话李隆基没说出来:自己这么一送,换来苏禄可汗的效忠,换来突骑施二十万控弦之士的死心塌地,绝对值了。

    这话是郑鹏汇报时跟李隆基说的,李隆基一听就上了心。

    不良人不仅低调,效率也很高,在长安布满眼线,突骑施使团上下输得快破产的事,自然瞒不过李隆基,这件事王昌明也有汇报,当时李隆基就决定补回突骑施将士的损失。

    怎么也不能让他们带着对大唐的怨恨回到安西,为了照顾安禄可汗的面子,这才有王昌明不出席送别宴,而是在灞桥前面等苏禄可汗的事。

    作为副使,郑鹏向李隆基汇报了几次,还替李隆基出了不少主意。

    郑鹏本想让李隆基也跟着唱的,这样更感人,可这事王昌明知道了,死活不同意,高力士也认为,李隆基能送到灞桥已经破格,身为一国之君给别人唱歌,传出去有辱国体,最后只让那些孩子唱。

    虽说李隆基有空闲时,没少在梨园穿着戏服唱戏,来一把唱曲的瘾,但地方不同,影响也不一样。

    关上门,想干什么都行。

    姚崇也发表意见:“这次招待,可以说收了突骑施将士的心,这是好事,其实最让人惊喜的,是郑乐正的那首《送别》,某看到苏禄可汗都激动得眼圈都红了。”

    “是一首好歌,某听后,不由想起远方的故友。”宋景也表态。

    高力士笑嘻嘻地说:“陛下,这次接待完满成功,郑乐正功不可没,老奴提议,应对鸿胪寺,特别是郑乐正论功行赏。”

    李隆基的心情不错,当场就吩咐:“传郑鹏。”

    高力士闻言大声叫道:“陛下有旨,传郑乐正上前晋见。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