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205 皇帝也是心机BOY
    ,精彩小说免费!

    “微臣参见陛下。”郑鹏一直跟在李隆基的身后,听到的高力士传召,连忙上前参拜。

    郑鹏有些纳闷,在灞桥不召见,都到朱雀大街上了,也不回宫召见,突然在大街上就要召见自己,还当着这么多人,不得不说,做皇帝,可以任性。

    “爱卿平身”李隆基微笑着说。

    郑鹏行礼时,偷偷四周望一眼,只见目光所到之处,全是围观的百姓。

    皇帝出宫,还在朱雀大街上召见臣子,这可是一件新鲜事,在古代没什么娱乐的百姓,一下子围了里三层外三层。

    郑鹏注意到,老百姓看到皇帝,不是想像中跪成一片,高喊着万岁,老百姓有的跪下行礼,有的作躬,有的行注目礼,还有的悄然走开,这是传说中的敬而不畏。

    禁卫和武候们也不训斥,只是密切留意四周的动静,有意无意在李隆基的四周筑起人墙。

    虽说下跪的人不是很多,但从老百姓的眼中,还是看到他们对李隆基的敬重和认可。

    郑鹏谢过后,这才站了起来。

    李隆基看着郑鹏,开口说道:“这次接待苏禄可汗,郑爱卿作为接待副使,任务完成得非常出色,就是苏禄可汗也表示满意,朕要好好赏你,郑爱卿想要什么赏赐?”

    这个李隆基,又在开空头支票了。

    自己真想要,可他嘴上说说罢了,又不是真给,郑鹏心想道:自己想位极人臣、想富可敌国、想美女环绕,可李隆基答应吗?说不定万金又给一万文钱,千亩良田实得几亩旱地。

    唉,做皇帝的就是这样爱面子,而郑鹏也不能说真心话,要得少没意义,要得多,说不定自己又成文人雅士攻击的对象,说自己狂妄、贪得无厌。

    “食君之禄,担君之忧,这是微臣的份内事,不敢奢求陛下封赏。”郑鹏中规中矩地说。

    李隆基微微一笑,好像对郑鹏识大体、知分寸表示满意,话音一转,突然开口道:“娉娉袅袅十三余,豆蔻梢头二月初,春风十里平康路,卷上珠帘皆不如。这首诗,是爱卿写的吧?”

    “回陛下的话,是。”郑鹏有些摸不着头脑地说。

    这算什么意思,刚刚还问自己要什么封赏,可转眼又背起这首诗,要知这首诗就是写给林薰儿的,李隆基这时候提这件事,不会说参加那种宴会不合适,身为朝廷官员写诗捧妓女有**份,然后来个功过相抵吧?

    众目睽睽说出的话,就是抵赖也没用,郑鹏老老实实地认了。

    在皇帝面前,可讲不了道理。

    姚崇有些奇怪地看着李隆基,轻皱着眉头:他想不明白为什么在这里召见郑鹏,李隆基是皇帝,他想在哪里召见臣子不是问题,这次接待苏禄可汗的工作做得非常出色,极大地安抚了苏禄可汗的心,在大食和吐蕃动作频频之际,安抚好麾下有二十万控弦之士的苏禄可汗,有非常大的意义,郑鹏的功劳可以排在首位,给些赏赐无可非。

    但是,君臣二人,在大庭广众下,在朱雀大街上,谈论一个青楼女子,似有不妥吧,传出去,还以为皇帝有多好&色呢。

    正想提醒,突然看到一旁的高力士不着痕迹地轻轻摇了摇头,姚崇很快就改变了主意,站在一旁,眼观鼻,鼻观心,就像前面什么也没听到。

    作为一个宰相,需要耳目通明,也得搞好人际关系,姚崇是李隆基最信任的外臣,而高力士士是李隆基最信任的内臣,为了自个的需要,高力士和姚崇的关系很好。

    高力士都暗示了,姚崇也就聪明选择闭口。

    李隆基说话声很哄亮,很多大臣和百姓都听到,一个个都饶有兴趣地看着郑鹏,一些站得远的百姓,还小声议论起来:

    “那首诗做得真好,郑乐正真是才华横溢。”

    “一首诗就林薰儿推上第一花魁的位置,长安没谁了。”

    “当日薰儿姑娘还跟郑公子表白呢,真是敢爱敢恨。”

    “平康坊对郑公子表白的多了去,做男人能做到郑公子这种境界,就是死了也值。”

    “可惜,薰儿姑娘被神秘人赎走,若不然,肯定成为一段名流千古的佳话。”

    “对,对,对,可惜啊,当日薰儿的身份太高,郑公子只是一个小乐正,能有多少俸禄?”

    众人议论纷纷,都替郑鹏婉惜。

    此时,李隆基再次开口:“朕一向赏罚分明,做得好,自然要赏,要不就寒了天下臣民的心。”

    说到这里,给高力士一个眼色,高力士马上会意,大声喊道:“鸿胪寺乐正郑鹏,上前听封。”

    不会吧,在这里听封:

    郑鹏有些惊愕,不过很快还是依礼跪下:“臣在。”

    李隆基轻轻摸了一下美须,又环视一个个伸长耳朵倾听的臣民,嘴角露出一丝不易察易的微笑,这才开口道:“郑爱卿,你担任接待副使,做得很好,不仅让苏禄可汗感到满意,还维持大唐的声誉,深慰朕意,现升你为左教坊判官,望爱卿再接再励,多创作像《送别》这样的好歌。”

    “皇恩荡浩,谢主隆恩。”郑鹏心中一喜,连忙行礼。

    乐正只是一个八品下的小官,而判官可是五品,从八品升到五品,一下子升了三个品阶,一下子晋了十多级之多。

    速度堪称火箭。

    郑鹏谢恩的时候注意到,无论是姚崇还是宋景,都是面带微笑,平日那些喜欢挑刺的言官们,也没人跳出来指责李隆基逾制,这官一升就升了三个品阶啊。

    转而一想,郑鹏很快就想明白了:教坊脱离礼部后,显得有些不伦不类,有点像皇帝自娱自乐的地方,官大官小没关系,反正手里也没实权,就让皇帝“玩”着去。

    再说教坊的官制就那样,由郑鹏帮一个左教坊判官,总比那些贱籍的人强多了。

    郑鹏怎么也算出自荥阳郑氏,名门大族不反感;有秀才身份,文人有认同感,才华就不用再证明,一首《送别》,更是把他的音乐天份表现出来。

    于是,李隆基把郑鹏连升十多级,也没人反对。

    就是傻的都知,李隆基把接待副使交给一个八品小乐正,这是要升郑鹏官的信号。

    一个无关要紧的乐官,没人会傻到这个时候惹李隆基不高兴。

    李隆基哈哈一笑,摆摆手说:“郑爱卿不要急着谢恩,朕还没说完呢。”

    “微臣失仪,请陛下恕罪。”郑鹏没有半句争辩,马上请罪。

    “都说君子有成人之美,朕是君主,君主也有成人之美。”说到这里,李隆基笑着说:“郑爱卿与薰儿姑娘的事,朕知道也被尔等真情所感动,爱卿为挽回大唐颜面,亲自上阵比试,日晒雨淋也在所不惜,就在比试当日,朕就想好好赏赐你,一时不知赏什么好,无意中看到这首《赠薰儿姑娘》的诗。”

    “朕命人寻回了薰儿姑娘,现在把薰儿姑娘赏给你,以解爱卿的相思之苦。”

    说到这里,李隆基拍拍手掌,好像变戏法一样,有禁卫开路,一个穿着粉色襦裙的女子,在婢女的搀扶下,款款而来。

    郑鹏一看来人,眼都瞪大了:林薰儿。

    几个月不见,林薰儿长得高了一些,像她这种年纪,还在发育阶段,长身子很正常,除了长高一些,她的面容还是那么清秀,气质还是那么出众,远远看去,宛如不食人间烟火精灵,又像跌落凡尘的仙子。

    魁力只增不减。

    “这,这不是春风楼的林薰儿姑娘吗?”

    “平康坊第一花魁,果然名不虚传。”

    “真不愧是春风十里平康路,卷起珠帘皆不如的美人。”

    “陛下真是太有心了,成全一对痴男怨女。”

    “好一句君王也有成人之美,今日的事传出去,必定又是一段流传千古的佳话。”

    “郑乐正,不对,应叫郑判官才对,郑判官真是幸运,得到陛下这般看重。”

    众人议论纷纷,郑鹏闻言,一时内心百感交感,忍不住偷偷看了李隆基一眼,只见李隆基骑在马上,昂着头,挺着腰,眼里闪着神采,嘴角流露出掩饰不住的笑意,那种洋洋自得的表情,就像一个得到喜欢玩具的孩子。

    皇帝也是有血有肉、有喜怒哀乐的人啊,郑鹏终于明白李隆基的小算盘。

    李隆基很聪明能干,在登上皇位初期,兢兢业业,开元盛世就是对他努力的最大褒奖,但李隆基有一个爱好,就是喜欢音乐,包括戏曲,为此还创立了一个梨园,亲自教授弟子,有时兴致一来,脱下龙袍,穿上戏袍,亲自唱上一曲。

    才子佳人的戏多人喜欢看,不用说,多人看也容易出名,李隆基花了那么多心思,又是找回林薰儿,又是在朱雀大街对自己进行封赏,成全一对才子佳人,有种为戏曲准备绝佳的题材的嫌疑。

    编成戏曲后,以后只要一演出,有成人之美的李隆基就会以正面形象出现,并随着戏曲流传千古,这可是多大的荣耀。

    郑鹏一阵恶寒:没想到,李隆基也是一个心机boy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