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207 三个女人一台戏
    ,精彩小说免费!

    “兰朵,我的好乌阿度,你还是一个女孩子,这样不太好吧?”库罗骑在马上,有点愁眉苦脸地说。

    赫赫有名有的葛罗禄勇士,号称天山下的飞鹰,库罗一直是族人的骄傲,然而,此刻他骑在马上,有点不情愿地向前走,原因很简单,马的缰绳在兰朵手里,由兰朵拉着向前走。

    “库罗阿哈,有什么不好”兰朵一脸不以为然地说:“为了我们突骑施,我愿意奉献我的性命,这点算什么,你可不要忘了,以前你说过,无论做什么事,你都会帮我的,天神在上,这话你有没有说过?”

    “...有。”库罗有些无奈地说。

    “葛罗禄族几次被人攻打、偷袭,有一次差为被灭族,是我阿爸率领突骑施的勇士,一次次帮你们化险为夷,你们曾经承诺过,只要我们突骑施有需要,你们会没有保留地帮助,天神在上,这话你说过没有?”

    “...有。”

    兰朵有些得意洋洋地说:“这就行了,又不是让你做违背良心的事,记住,一会你多配合一点。”

    “...我的好兰朵,全听你的,行了吧。”库罗一脸郁闷地说。

    “那还差不多,嘻嘻,我就知库罗阿哈是一个言而有信的人。”兰朵脸上露出胜利的微笑,眉开眼笑地说。

    兰朵得意地骑在马上笑时,林薰儿也在马背上暗暗窃笑,不过她不是一个人骑马,而是跟郑鹏共骑一匹马。

    轻轻靠着郑鹏结实的胸膛,林薰儿有一种恍然在梦中的感觉。

    被一个太监带走,先是以为被哪位王爷或皇子看中,没想到被带走后,就被安排在一间幽静的小院,有一个小婢侍候,除了不能出门,其它的没有限制,一直以为被哪位权贵眷养,没想到今天突然被要求细心打扮,直到坐上车时,太监这才说出实情:奴籍已脱,将会被皇帝赏赐给郑鹏。

    直至此刻,林薰儿感到好像做梦一样。

    好像一天之间,自己的命运就截然不同。

    突然间,林薰儿整个人楞了一下,好不容易褪下去的红晕又爬上俏脸,不知什么时候,好像被什么硬硬的东西顶着,还以为是郑鹏的武器碰到自己,刚想开口,突然想着郑鹏并没有携带武器,聪颖的她很快就想明白什么回事,一下子就脸红了。

    郑鹏经常去平康坊饮酒作乐,但从没有留宿,也没听说他哪个女生亲近,很多姐妹还暗中议论郑鹏是不是有某种特殊癖好,感觉到郑鹏这种反应,林薰儿有种又羞又喜的感觉。

    排除某种可能,也间接表明自己有魅力。

    犹豫一下,林薰儿小声地说:“小郎君...”

    “薰儿姑娘,不用叫小郎君,要是不介意,叫我少爷就好。”郑鹏开口道。

    林薰儿轻咬着嘴唇,有些羞涩地说:“少爷,其实不用那么心急,奴家都是少爷的人,骑马小心路人...”

    郑鹏面色一红,有些尴尬地说:“不急,就是...一时高兴,忘记控制速度,不是薰儿姑娘想像的那样。”

    平日一直忍着憋着,自己又不是柳下惠,抱着这么漂亮的女子,没点反应才是另类。

    骑得快一点,那是刚才一高兴,都忘了请马车,大唐虽说作风开放,可一男一女在大街上共乘一匹马,有点张扬,再说郑鹏还小有名气,路上不时有人指指点点,心急一下,想走快一点,没想到被林薰儿误会自己着急色。

    这误会有些大。

    嘴上说不是,下身却很诚实,特别是那句的“奴家是少爷的人”,从一个绝色美女口中说出这种话,作为一个正常的男人,听到不动心就真有问题。

    林薰儿低头掩嘴一笑的,也不说话。

    好像越解释就越说不清,郑鹏也懒得解释,反而把林薰儿抱得更紧,好好享受投怀送抱的滋味。

    好在,从朱雀大街回到宣阳坊并不远,郑鹏一会儿就到了。

    “少爷,你回来啦,咦,这位是...薰儿姑娘?”阿福一看到郑鹏回来,马上哭丧着脸着冲上来,突然看到郑鹏怀里的美女,一时间说话都有些结结巴巴了。

    郑鹏去春风楼,阿福跟着去了几次,对林薰儿算是如雷贯耳,一眼就认出来了。

    林薰儿淡然一笑,不说话。

    郑鹏正想说二句,突然看到阿福面上有一个清淅的巴掌印,连忙问道:“脸上是怎么回事,本少爷不在,你跟阿寿打架了?”

    不提还好,一提阿福眼中都闪着了泪光,一脸委屈地说:“少爷,库罗公子把那个突骑施的郡主带来,兰朵郡主一来,就把西厢那间房子占了,说那房间归她,小的东西全被清了出来,因为没有少爷的吩咐,小的就拦住她,说等少爷回来再说,没料到她扬手就打了我一嘴巴,还说我是狗仗人势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,兰朵郡主,我二哥带来的?”郑鹏吃惊地说。

    “是啊,少爷要是不信,你可以去看看,还在西厢收拾房间呢。”

    这次送行的队伍没看到兰朵,郑鹏以为她输了不好意思,提前上路,要不就是像来的时候一样,女扮男装混在使团中,没想到跑到这里来。

    二哥库罗也来了。

    郑鹏跳下马,一边抱林薰儿下马,一边问道:“阿福,你没对人家动手动脚吧?”

    要是看到别人漂亮,一时忍不住动手动脚,那被打也活该。

    “少爷,那可是郡主,还是库罗公子带来的,就是借小的十个狗胆也不敢起这心,躲还来不及呢,哪敢惹她。”阿福一脸冤枉地说。

    “不是就好,走,某倒要看看,这位郡主要干什么。”

    自己的人被打,库罗和兰朵在里面,郑鹏自然要搞清到底发生什么回事。

    “少爷,奴家要不要回避一下?”林薰儿小声地问道。

    郑鹏干脆地说:“不用,跟着就行。”

    也不是什么大宅子,也就是三间正房的小宅子,避也避不到哪里去,库罗以前笑过自己,说不要再打林薰儿的主意,像她这种摇钱树是不可能给郑鹏拿下,正好他在,带林薰儿去,一来可以显摆一下,二来也为自己正名。

    一行人进了门,黄三看到郑鹏回来,好像看到救星一样,一脸兴奋地说:“少爷,你可算回来了。”

    “嗯,回来了,没事吧?”郑鹏随口问道。

    黄三没说话,只是朝西厢的方向使了一个眼色。

    郑鹏刚想去西厢,听到的动静的库罗匆匆忙忙地走出来,人还没到,声音已经到了:“三弟。”

    库罗走出来,一看到林薰儿,整个人呆了一下,然后吃惊地说:“这,这不是薰儿姑娘吗,怎么,她在这里?”

    郑鹏和林薰儿的事,全长安皆知,库罗和郭子仪也讨论过这件事,还暗中派人去寻找,要是找到人,就想办法拿下,给郑鹏一个惊喜,毕竟郑鹏对两人太好,可惜一直找不到人,没想到郑鹏今天把人带回来了。

    “奴家见过库罗公子。”林薰儿一脸恭敬地行礼。

    郑鹏和库罗以兄弟相称,说明库罗的地位很高,林薰儿也不敢怠慢。

    “客气,客气,请起”库罗高兴地说:“看到薰儿姑娘在这里,俺真替二位高兴。”

    “这次算是立了功,陛下体恤某,成全了这一桩美事,所以就在一起了”郑鹏简单地解释一下,然后惊讶地问道:“二哥,你怎么在这里?”

    阿福说库罗把兰朵带来,那兰朵一来还霸占了西厢,这是怎么回事?

    郑鹏一脑子的疑问,可这种场合也不能冲着库罗焦急,只能慢慢来。

    一提起这事,库罗脸色一白,有些尴尬地笑了笑,拍拍郑鹏的肩膀说:“三弟,有些事你二哥也是迫不得已,这事是我错了,你多担待,晚点再给你赔罪。”

    不等郑鹏发问,库罗好像想什么一样,焦急地说:“看我这记性,约好大哥去找人比武的,快迟到了,三弟不用送了,晚点再聚。”

    库罗说完,撒腿一阵风似的往外跑,很快就冲出大门,消失在郑鹏眼前。

    郑鹏气得脸都直抽抽:这家伙,给自己弄了一个大麻烦,一看到自己回来就跑,这算是甩锅还是躲避,也太坑人了吧。

    跑得还真快。

    “少爷,现在怎么办?”黄三有些发呆地说。

    能怎么办,兵来将挡,水来土掩,先弄清怎么回事再说。

    郑鹏没说话,转身向西厢走去。

    说是西厢,其实就是大厅左边的房间,郑鹏还没到,就听到兰朵吩咐下人的声音:

    “那花瓶摆这边。”

    “擦干净一点,一点灰都不留。”

    “被子先不要打开,免得弄脏,里面的东西全扔出去,别人用过的,一件也不要留。”

    .....

    来到西厢,只见门口堆着一堆东西,还有几件衣裳扔在上面,不用说,这是阿福的东西。

    这是租来的地方,不用太正式,郑鹏挑了正房住下,其它的地方就阿福他们自己解决,阿福运气不错,挑了一间大房,没想到让兰朵强行霸占。

    郑鹏有些惊讶地走进去,一进去就看到面容精致、高材高挑的兰朵正在指点着一个婢子干活,听到有动动静,兰朵扭头一看,正好看到郑鹏。

    “郑副使,你回得还真早。”兰朵笑逐颜开地说。

    那语气,平和镇定,没有丝毫慌乱,好像是跟一个相识多年的老朋友打招呼,给人感觉她本应就在这里一样。

    没有丝毫不请自来、鹊巢鸠占的感觉。

    心还真大,这位突骑施骑郡主,到底要干什么?

    “不知郡主驾临,有失远迎。”郑鹏拱拱手,算是行礼。

    自己也算是五品官,兰朵只是一个部落的郡主,也不用跟行太大的礼。

    “郑副使不必客气,本郡主来的时候你不在,不能远迎也在情理之中。”兰朵笑着说道。

    寒一个,自己跟她客气,可她不跟自己客气,弄得她像她才是主人一样。

    郑鹏忍不住问道:“郡主,你这是...要干什么?”

    又扫地又铺被,正主来了,也不解释一下?

    兰朵不以为意地说:“郑副使,知会你一声,本郡主决定在这里住下了。”

    不会吧,真在这里住下?

    什么知会一声,这是自己租的房子,你决定就行?我可还没同意呢。

    郑鹏刚想说话,突然有人大声地说:“郡主,这是我家少爷的地方,不是驿馆,不是你想来就来的?”

    这声音有点熟悉,郑鹏扭头一看,一下子眼睛瞪大,眼珠子都快掉下来了:说话的是小音,这小妮子什么时候来的?

    怎么回事,平日这宅子是清一色的男子,今日一下子多了三个女人,还都是要住下的哪种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