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215 这下误会大了
    ,精彩小说免费!

    “郑公子,午时还没到,这么快就下值了?”兰朵走到郑鹏跟前,一脸惊讶地说。

    本来就去得晚,从出门到现在,也就一个时辰左右,这么快就回了。

    郑鹏有些得意地说:“像某这种人才,自然不是普通人能够相比,别人要做一天的活,对我来说一会就足够了。”

    这话明显有夸张的成分,没想到兰朵点点头说:“也对,郑公子可不是普通人,不过以郑公子的才华,只做区区五品官,有点大材小用。”

    郑鹏还没得意完,兰朵突然补充道:“可惜人品差点。”

    “兰朵郡主,不能这样说自己人品差,不就是一千金吗,我早就忘记了这件事。”郑鹏毫不犹豫地反驳。

    只说前面的话不好吗,非要在后面加这么一句,听着就让人别扭。

    “是吗?”兰朵上下打量了一下郑鹏,撇撇嘴说:“要是忘记,郑公子还记得这么清楚?”

    好吧,争下去也占不到什么便宜,郑鹏拱拱手说:“郡主,失陪一下,我去工场看看进展先。”

    刚想走,兰朵一下子拦在前面:“郑公子,慢着。”

    “郡主,还有什么吩咐?”

    兰朵有些不好意思地说:“那个,你教我踩这个脚踏车吗?”

    “不好!”

    本想叫春红来问,可为了表示诚意,兰朵亲自找上郑鹏,自己是郡主,还是大美女,本以为这家伙会受宠若惊地同意,没想到郑鹏张口就拒绝。

    “为什么?”兰朵有些不解地说。

    郑鹏一脸郑重地说:“郡主,这三宝号不是朝廷的衙门,而是某的私人产业,就是衙门你也不能乱闯吧,要知道,脚踏车可是好东西,普通人根本就不让碰,也就是看在我二哥的面子上,让你在这里练车,哪能还教你呢。”

    看到兰朵一脸失望的样子,郑鹏继续说:“再说也没什么好处。”

    “郑公子要什么好处?要不,我给你一千金。”兰朵听出郑鹏的弦外之意,眼珠子转了转,很快笑嘻嘻地说。

    还来?

    郑鹏摆摆手说:“郡主,有些事只能用一次,再用就有点侮辱别人的智商了。”

    突骑施使团,为了下注,连心爱的战和兵器都卖了,一个郡主为了区区千金不惜毁誉,不用说,兰朵还是想一文钱当一金的把戏,郑鹏自问还没糊涂到这种地步。

    “那郑公子想要什么,直说说,最好是我能力范围之内,先说了,我可没钱。”兰朵也懒得再跟郑鹏罗嗦,径直说道。

    郑鹏是一个精明的人,不会无的放矢,既然他张口说要好处,肯定是心中有了想法。

    “简单,就是有需要时,郡主要出手帮我一个忙。”郑鹏笑着说。

    早就想好了,借兰朵的名义偷懒、索要好处,就怕纸包不住火,必要时还要兰朵打一下掩护,正好趁这个机会让她同意。

    教她骑个脚踏车,对郑鹏来说不过是举手之路,要求也不能太过份。

    “行,我答应了。”兰朵很干脆地说。

    只是帮忙,还是在自己的能力范围之内,兰朵想好了,要是要求太过分,那就是超出自己的范围之外,到时郑鹏也无话可说。

    达成了协议,郑鹏嘿嘿一笑,然后带着兰朵来到那辆样车上。

    郑鹏先检查一下脚踏车,结实、灵便,各个零件没问题,车况良好,这才拍拍那也鞍座说:“郡主,你看,这叫脚踏车,就是用脚踩动转盘,要骑这辆脚踏车,只要注意一个要点就行,就是找到平衡,来,我先作一个示范。”

    兰朵闻言连连点头,然后睁大眼睛,仔细看着郑鹏每一个动作。

    郑鹏让春红等人走开,示意自己不用人搀扶,两手握着车把,扭头对兰朵微微一笑,然后推着快走二步,左脚一踩在脚踏上,右脚熟练向后一跨,一下子就坐在车鞍上,然后轻松地踩了起来。

    这么简单?

    兰朵的眼珠子瞪得老大,自己练了这么久都没做好的事,郑鹏眨眼间就做好了,这也太夸张了吧。

    突然间,兰朵的漂亮的眼睛再次瞪大,因为她看到郑鹏把手松开,双手交叉放在心口,仅靠二条腿也能顺利地骑行、转圈,有种神乎其技的感觉。

    其实这些都是小技巧,掌握了重心位置和平衡就行,小露了一手,看到兰朵一脸崇拜的样子,郑鹏这才心满意识地停在她面前说:“怎么样,郡主,看清楚了吗?”

    “看清楚了。”兰朵跃跃欲试地说:“让我试试。”

    “这么快?行不行啊。”郑鹏有些吃惊地说。

    还等着这小妞求教呢。

    没想到一句关心的话,落在兰朵耳里成了挑衅,兰朵咬着牙说:“少瞧不起人,族里最烈的马我都能驯服,我就不信治不了这堆破木头。”

    郑鹏越是瞧不上自己,兰朵就越要证明自己,不顾郑鹏的劝阻,直接把脚踏车抢了过来。

    兰朵回忆了一下,郑鹏骑上脚踏车,也就四个动作,一推、一跨、一坐、一踩,想了一遍,然后学着郑鹏的样子,准备自己的又一次尝试。

    只见兰朵猛地向前推了二步,看准一个脚踏,左脚一下子踩上去,然后右脚向后一跨,那个迷人的大长脚在空中划过漂亮的弧线,一下子骑了上去,虽说步伐有点猛,但是动作却丝毫不差。

    果然聪明,这么快就掌握了技巧,就当郑鹏暗暗吃惊时,兰朵突然一脸慌张地说:“啊...为什么它不动,不好,要掉...要掉了。”

    那自行车左摇右晃,骑在上面的兰朵花容失色,慌得该干什么都忘记。

    眼看兰朵就要摔下来,说时慢那时快,郑鹏突然一个箭步冲上去,一手捉住脚踏车,想把脚踏车扶稳,只要车子一稳,上面的兰朵也不用摔下来。

    骑马和骑脚踏车不同,马有四条腿,驯服的时候只要用力抱紧,不断鞭打它,不让它甩掉,耗掉它的耐性就行,只要抱紧就不怕摔下来,可脚踏车不同,没把重心和惯性结合,很容易就摔倒。

    兰朵一急,该干什么都不知道,正在慌远的时候,无意中看到有人走近,以为是春红来扶自己,惊慌的她就像看到一根救命的稻草,一下子扑向那人,郑鹏刚扶到脚踏车,正想叫兰朵不要怕,突然感到眼前一个黑影扑来,由于没有防备,惯性也大,还没来得反应,一下子向后摔倒在地。

    “扑”的一声闷响,郑鹏和兰朵一起摔在黄泥地上。

    当郑鹏反应过来时,瞳孔一缩,脑袋一片空白,整个人好像石化一样:一睁眼,就看到一脸精美绝伦的脸庞,是兰朵,只见兰朵的长长的眼睫毛都快碰到自己的脸,二人是面贴着面,嘴唇碰着嘴唇,而兰朵那双漂亮的大眼睛满是不相信,还有惊恐。

    猝不及防之下,郑鹏都摔得有迷糊,不用说,是兰朵突然从车上扑过来,把自己都扑倒在地,在摔倒时,两人很巧合地亲上了。

    郑鹏被压着,下意识想推开上面的兰朵,忽然感觉两手的触感有点绵绵的,忍不住用手捏了捏,一捏那手感更好,好像揉着一团棉花一样。

    突然间,郑鹏感到颈间一寒,好像感到一股滔天的怒气,怒气中含着杀意,定眼一看,正好看到兰朵犹如利刃般的目光。

    郑鹏心里打了一个激灵:不好,现在这个误会就有点难解释,自己的手也不知为什么,正好放在兰朵的敏感处,而自己还捏了那么一下,这下跳到黄河都洗不清。

    这小妞,会不会直接给自己两记耳光?

    会不会把自己杀了?

    趁机勒索,喜欢钱财的她狮子大开口?

    跑到李隆基哪里哭诉,说自己非礼她,为了安抚突骑施的情绪,到时抄家?打入大牢?还是流放?

    一瞬间,郑鹏思如电转,脑中闪过无数个念头,眼看兰朵的脸色越来越难看、眼中的怒意越来越盛,郑鹏的急智来了,就在兰朵发飚暴走前,猛地一推开兰朵,急着倒爬二步,一边用手擦着自己的嘴唇,一边满脸委屈地说:“郡主,你,你要干什么,占我便宜不是?”

    说完,又自言自语地说:“坏了,坏了,坏气怕是要丢。”

    正想发飚的兰朵楞了一下,眨了眨眼睛,有些不知所措地看着郑鹏。

    不对啊,自己是女生,被郑鹏占了便宜,从没让人亲过的嘴唇让郑鹏亲了不说,那双手也不安分,竟然还故意抓了一下,兰朵感到自己的脸滚烫滚烫的,自己也不知到底是害羞造成还是愤怒造成。

    很快,兰朵很快又愤怒了,愤怒的不是被郑鹏占了便宜,而是郑鹏碰了自己嘴唇后,不断地擦着自己的嘴唇,好像很嫌弃的样子。

    在突骑施,漂亮的兰花和洁白的云朵都是美好的象征,兰朵是从小美到大,号称天山下最漂亮的一朵花,不知多少勇士百般讨好,可兰朵连笑脸都不屑给一个,郑鹏这动作什么意思?

    占了便宜,好像吃了大亏一样,那一脸嫌弃的样子,把兰朵彻底激怒了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